文学赏析

张松新--春风一夜吹乡梦

    发布时间:2018-04-12        

下了自家门前的土坡,沿着自然形成的土路,结伴追寻春的足迹。

四月的暖阳,让人觉得穿透力极强。徒步在解冻后格外松软的土路上,周身上下舒适异常。道路两旁清凌凌的河水泛着粼粼波光,仿若“镜之新开,冷光乍出于匣”似的清丽而铮亮。一群鹅鸭闲游于河面,忽而两爪倒立,奋力啄食河中的大鱼,忽而嘎嘎欢叫,游向岸边嬉戏的小鱼虾。惬意地尽享“春江水暖”之诗意。河边的柳树枝条舒展,叶芽闪现。顽皮的孩子们,已等不及树叶满枝,攀上树干,折下柳树的枝条,编成环状的帽子戴在头上,手巧得还能编就漂亮的“盒子枪”,神气活现地別在腰间。随后跳下树来,模仿电影《小兵张嘎》的情节,一溜烟冲向了田边的柴禾垛,去端“敌人的炮楼”啦。

追逐着鹅鸭游弋的路线,才晓得杜大爷家依水圈起的篱笆围栏,是这群鹅鸭的家园。在主人的训导下,机敏的鹅鸭白天出栏,在河中觅食;傍晚回栏,殷勤地产下鹅蛋、鸭蛋。难怪杜大娘收拾着干净的院落,总是笑得合不拢嘴呢。

紧临杜大娘家的东面,一绺不甚高的土坯房,是村东后场张家老哥仨的居所。印象中,这老张家男孩子们生就英俊帅气,女孩子们可心俏丽。个个学习顶呱呱,工作家务响当当。这不,在“红医站”工作的治琛大姐笑盈盈地刚出诊回来。再瞧,门前河边洇着剪好的大捆小捆的稻草,是多少双手劳作的结晶啊;细听,有节奏的草绳机、草袋机的音响,伴着姐妹们哼唱着悦耳的歌声飞出了温馨的土屋。

顺路前行,就到了孩子们喜欢的马号(是生产队饲养牲口的地方)了。年逾花甲的王希彬表叔是一位朴实厚道的饲养员。一辈子没儿没女的老人家,格外喜欢孩子。见孩子们来到马号,老人赶忙从热腾腾的大锅里,盛出刚煮好喂马的卤黑豆,晾到簸箕中,热情地招待孩子们。临走还要装满每个人的口袋儿,送出门口,老人才算安心。

手拉着手愉快地踩过独木小桥,跑向马路的对面,循着“芳草萋萋”的小径走不多远,便望见被密密的树木环绕的院落,那是“地里八叔和老叔家”,因家族庞大,仅父一辈的老叔就有四位,为了区分起见,就这样称呼了。

地里八叔和老叔家,可谓“风水宝地”。远眺,住宅坐落于三队与四队打麦场中间,西面是大片菜地,每当夏秋季节,绿茵铺地,勃勃生机,是天然的疗养圣地。东面是广阔的大田,待秋季“稻菽千重浪”之时,亦是鱼虾满塘之日。近观,枣树、桃树、杏树等各种果树围严了宅基地,遮蔽了宽敞的院子。

谈吐幽默的老叔,背着双手,踱着方步,自豪地指点着树木,耐心地给“来访”的孩子们讲解每棵果树背后隐藏的故事。那诙谐生动的语言,让孩子们如闻童话一般,时而惊异,时而大笑,时而浮想联翩……

站在老叔家高高的房山下,俯瞰春光沐浴中的辽阔土地,果真是一幅“浅草才能没马蹄”的优美画卷!对啊,那疏疏落落的几户人家,岂不是出口即是快板儿书的托二叔家?是育有聪明后生的龚大爷家?还是素有搞笑“蒙太奇”著称的王大伯家?王大伯家那棵村里稀有的花椒树也该返青抽芽了吧?

通往海河支流的“东小河”,是本村与邻区接壤的一条较宽的河流。此时,岸边芦锥密密萌生,犹如雨后青青的微型竹笋,脆生生地倒映在碧波荡漾的河水中。依傍在小河岸边,貌似规整的土屋内,寡居着一位白发苍苍的张六奶奶。

六奶奶一辈子心灵手巧,凭借着得风接水的地理位置,在不大的院子内,养着花,种着菜,真乃水水灵灵,羡煞旁人。就连房前屋后的芦苇,到了夏天都高过房屋,一个苇叶就能包一个粽子呢!六奶奶饲养的动物更为出奇:狼狗护院,无人敢随意靠前;大公鸡啄人,奓着翅膀低着头可以追你老远;成群的母鸡一律为棕红色的“太和鸡”、毛毛腿儿、咕咕头儿,下起蛋来不停留。六奶奶常年就靠着太和鸡蛋换取生活的费用。

张六奶奶家院子虽然不大,可总会给人一种“篱落疏疏一径深”的神秘感。惟其如此,愈加使村里喜欢养花的姑娘们向往不已。因为开春后,院子里又秧了数不清的花卉新苗啊!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家家户户掌灯十分。

那昏黄的灯光下,正是戴着老花镜的杜表娘与相依为命的侄女一起,又在为邻家即将出嫁的闺女一针一线地缝制嫁妆了。

老程大爷家灯火通明,一如既往地“高朋满座”。《七侠五义》《封神榜》《水浒传》《西游记》等作品改编的评书,在程大爷绘声绘色的演绎下,众多鲜活的人物形象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致使村里的“皮小子们”,白天在胡同里用木棍打枱的游戏,皆是“武松打虎”“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呢。

张五先生习惯地提着他那盏“气死风灯”,到临村去给患顽疾的病人扎针灸了。先生的医术精湛,为大家义务看病已成佳话。曾听老人们传说:那是解放前,在一个北风呼啸的夜晚,先生看完病半夜回家,路过一片坟地时,不料,被一群狐狸夹击。老先生毫无畏惧,用行针扎了一宿。天亮了,才得以脱身。每每听到这一传说,就禁不住为蒲松龄笔下,那美丽而善良的“狐仙”捏一把汗。

温柔而多情的春风啊!你吹蓝了高天,吹绿了大地,也吹暖了人们的心田。唐代诗人武元衡在《兴春》一诗中曾深情地感叹“春风一夜吹乡梦”,怎不使我又逐春风忆故乡。下了自家门前的土坡,沿着自然形成的土路,结伴追寻春的足迹。

四月的暖阳,让人觉得穿透力极强。徒步在解冻后格外松软的土路上,周身上下舒适异常。道路两旁清凌凌的河水泛着粼粼波光,仿若“镜之新开,冷光乍出于匣”似的清丽而铮亮。一群鹅鸭闲游于河面,忽而两爪倒立,奋力啄食河中的大鱼,忽而嘎嘎欢叫,游向岸边嬉戏的小鱼虾。惬意地尽享“春江水暖”之诗意。河边的柳树枝条舒展,叶芽闪现。顽皮的孩子们,已等不及树叶满枝,攀上树干,折下柳树的枝条,编成环状的帽子戴在头上,手巧得还能编就漂亮的“盒子枪”,神气活现地別在腰间。随后跳下树来,模仿电影《小兵张嘎》的情节,一溜烟冲向了田边的柴禾垛,去端“敌人的炮楼”啦。

追逐着鹅鸭游弋的路线,才晓得杜大爷家依水圈起的篱笆围栏,是这群鹅鸭的家园。在主人的训导下,机敏的鹅鸭白天出栏,在河中觅食;傍晚回栏,殷勤地产下鹅蛋、鸭蛋。难怪杜大娘收拾着干净的院落,总是笑得合不拢嘴呢。

紧临杜大娘家的东面,一绺不甚高的土坯房,是村东后场张家老哥仨的居所。印象中,这老张家男孩子们生就英俊帅气,女孩子们可心俏丽。个个学习顶呱呱,工作家务响当当。这不,在“红医站”工作的治琛大姐笑盈盈地刚出诊回来。再瞧,门前河边洇着剪好的大捆小捆的稻草,是多少双手劳作的结晶啊;细听,有节奏的草绳机、草袋机的音响,伴着姐妹们哼唱着悦耳的歌声飞出了温馨的土屋。

顺路前行,就到了孩子们喜欢的马号(是生产队饲养牲口的地方)了。年逾花甲的王希彬表叔是一位朴实厚道的饲养员。一辈子没儿没女的老人家,格外喜欢孩子。见孩子们来到马号,老人赶忙从热腾腾的大锅里,盛出刚煮好喂马的卤黑豆,晾到簸箕中,热情地招待孩子们。临走还要装满每个人的口袋儿,送出门口,老人才算安心。

手拉着手愉快地踩过独木小桥,跑向马路的对面,循着“芳草萋萋”的小径走不多远,便望见被密密的树木环绕的院落,那是“地里八叔和老叔家”,因家族庞大,仅父一辈的老叔就有四位,为了区分起见,就这样称呼了。

地里八叔和老叔家,可谓“风水宝地”。远眺,住宅坐落于三队与四队打麦场中间,西面是大片菜地,每当夏秋季节,绿茵铺地,勃勃生机,是天然的疗养圣地。东面是广阔的大田,待秋季“稻菽千重浪”之时,亦是鱼虾满塘之日。近观,枣树、桃树、杏树等各种果树围严了宅基地,遮蔽了宽敞的院子。

谈吐幽默的老叔,背着双手,踱着方步,自豪地指点着树木,耐心地给“来访”的孩子们讲解每棵果树背后隐藏的故事。那诙谐生动的语言,让孩子们如闻童话一般,时而惊异,时而大笑,时而浮想联翩……

站在老叔家高高的房山下,俯瞰春光沐浴中的辽阔土地,果真是一幅“浅草才能没马蹄”的优美画卷!对啊,那疏疏落落的几户人家,岂不是出口即是快板儿书的托二叔家?是育有聪明后生的龚大爷家?还是素有搞笑“蒙太奇”著称的王大伯家?王大伯家那棵村里稀有的花椒树也该返青抽芽了吧?

通往海河支流的“东小河”,是本村与邻区接壤的一条较宽的河流。此时,岸边芦锥密密萌生,犹如雨后青青的微型竹笋,脆生生地倒映在碧波荡漾的河水中。依傍在小河岸边,貌似规整的土屋内,寡居着一位白发苍苍的张六奶奶。

六奶奶一辈子心灵手巧,凭借着得风接水的地理位置,在不大的院子内,养着花,种着菜,真乃水水灵灵,羡煞旁人。就连房前屋后的芦苇,到了夏天都高过房屋,一个苇叶就能包一个粽子呢!六奶奶饲养的动物更为出奇:狼狗护院,无人敢随意靠前;大公鸡啄人,奓着翅膀低着头可以追你老远;成群的母鸡一律为棕红色的“太和鸡”、毛毛腿儿、咕咕头儿,下起蛋来不停留。六奶奶常年就靠着太和鸡蛋换取生活的费用。

张六奶奶家院子虽然不大,可总会给人一种“篱落疏疏一径深”的神秘感。惟其如此,愈加使村里喜欢养花的姑娘们向往不已。因为开春后,院子里又秧了数不清的花卉新苗啊!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家家户户掌灯十分。

那昏黄的灯光下,正是戴着老花镜的杜表娘与相依为命的侄女一起,又在为邻家即将出嫁的闺女一针一线地缝制嫁妆了。

老程大爷家灯火通明,一如既往地“高朋满座”。《七侠五义》《封神榜》《水浒传》《西游记》等作品改编的评书,在程大爷绘声绘色的演绎下,众多鲜活的人物形象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致使村里的“皮小子们”,白天在胡同里用木棍打枱的游戏,皆是“武松打虎”“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呢。

张五先生习惯地提着他那盏“气死风灯”,到临村去给患顽疾的病人扎针灸了。先生的医术精湛,为大家义务看病已成佳话。曾听老人们传说:那是解放前,在一个北风呼啸的夜晚,先生看完病半夜回家,路过一片坟地时,不料,被一群狐狸夹击。老先生毫无畏惧,用行针扎了一宿。天亮了,才得以脱身。每每听到这一传说,就禁不住为蒲松龄笔下,那美丽而善良的“狐仙”捏一把汗。

温柔而多情的春风啊!你吹蓝了高天,吹绿了大地,也吹暖了人们的心田。唐代诗人武元衡在《兴春》一诗中曾深情地感叹“春风一夜吹乡梦”,怎不使我又逐春风忆故乡。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