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马择宇--远方

    发布时间:2018-04-18        

“师父,这缸压怎么测啊?”

“先保证发动机温度正常,再把高压线都卸下来,火花塞松两圈,然后启动,用压缩空气把火花塞周围吹干净了,小心杂物掉进缸里……”

修车学徒小光一边点头,一边认真地往心里记着这些话。好学的他又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东西该注意时还是要注意的,毕竟细心决定一切。

“有时候,通过气味也能辨别出车辆零件的损坏程度。”

小光小心翼翼地把火花塞取下来,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有一种甜甜的金属味道。

“师父,我记住了。”

 

刘老板,既是小光的师父,又是这家修车厂的创始人。在修车这个行业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般新来的学徒都要跟着师父学上几年,出师以后才能自己挑起大梁,小光何尝不梦想着这一天。从外地来务工的小光,既崇拜又羡慕他的师父。崇拜是因为师父高超的技艺,羡慕则是因为他拥有一家口碑相当好的修车厂。

说起师父的这家修车厂,小光可以毫不谦虚地说,无论是奢华高贵的劳斯莱斯,还是人人艳羡的玛莎拉蒂,都在他们的手里重焕过活力。跟着师父学习的这三年来,他开过奔驰、宝马、保时捷等等,增长了太多的见识,也学到了一身过硬的本事。

至于小光这个人的外貌特点,长相清秀,皮肤白净,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的。除了修车时候会弄脏双手,衣服的袖子却始终是一尘不染。吃饭的时候,小光会用洗衣皂彻底地搓洗双手,任何一个油渍都逃脱不过。他平时穿着工作服,脚下一双白底的黑色布鞋,走起路来像带着风似的。工作累了,他不会像其他修车学徒那样找个地方躲起来抽烟。他的放松方式,就是蹲在修车厂门口眺望着远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的左耳垂经常带着一个黑色的圆形耳钉,迎着太阳,样子酷酷的。

“我的乖女儿啊,今天怎么又不高兴了?”刘老板看文文气哼哼的样子,急得整个人团团转。

“哼!”文文把头扭到了一边,“她们欺负我。”

“谁敢欺负你,老爸找她们家里去!”刘老板捡起地上的修车扳手,满脸通红地说到。

“她们瞧不起我开的车,说我是土包子。”文文撅着嘴说,但很快就用期待的眼神望着父亲,好像在暗示什么。

刘老板把扳手一扔,背过身去沉思着。

之后,便是良久的沉默。

在一旁修车的小光看在眼里,也不敢过问,只是继续忙着手里的活儿。

“文文啊,你这车也不差……”

“还说不差呢!这车还不是你从客户手里买过来的二手货!你就是抠门!”文文把嗓门提得很高,好像在故意说给大家听。

刘老板摇摇头叹了口气,“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到底想要什么车啊?”

“最起码也得是奔驰宝马,而且必须是新车!”

“不行!刚开了半年就换,你老爸是开印钞机的啊?”

“你不给买,我就不回家了!”

“别想威胁你老爸!”

文文和刘老板对峙得很是激烈,以至于修车厂的学徒们都停下手头的活儿,看着他俩。唯独小光还在车底下仔细检查着底盘,他明白,毕竟这是师父的家事,又有谁能管得了呢。  

几天后,文文把全新的奔驰CLA AMG轿车,停到了修车厂的院子中央。她把修车学徒们都叫了过来,得意地向他们炫耀着。小光站在一边,心想:这车可真漂亮啊,不过价钱也漂亮,50多万呢,师父可真舍得。

“小光,我带你去兜风!”文文对小光挑了下眼,说到。

“不行啊,师父说我下午还得……”

“嘿?你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

小光左右为难的样子,逗得大家都笑了。没办法,既然大小姐下了指示,小光又能说什么呢。吃完午饭,小光换了身干净的衣服,陪着文文一起坐上车,往目的地出发了。文文穿得很靓丽,这让小光有点儿不敢看她。

刚上高速,文文就把油门踩到了底儿。因为CLA是一款跑车,所以性能很强劲,没几秒钟时间速度就飙升到了120公里每小时。

“开慢点儿啊,高速公路有限速的!”

“变道给转向灯啊!”

小光紧张地盯着挡风玻璃,手里死死地抓着安全带。

下了高速之后,惊魂未定的小光手心里全都是汗。终于捱到了湖边,小光赶紧打开车门,下车透一透气。两个人坐在湖边,望着湖光山色,小光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突然,小光感觉脸颊被亲了一口。

“你干嘛!”小光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小光哥哥,你不喜欢我吗?”文文像受了委屈似的撅着嘴,眼睛里泪花一闪一闪的。

小光害怕她会哭起来没完,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于是赶紧坐回到文文身边,勉强微笑着说:“我当然喜欢你啊。”

“那就好,你最听话了。”文文破涕为笑,紧紧地搂住小光的胳膊。

可小光的眼睛深处,却闪过一丝忧愁。

“小光哥哥,我给你擦擦汗。”转天,文文拿着一块粉色的小毛巾,往小光身边跑去。

“谢谢。”小光难为情地躲了躲。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文文又不高兴了,撅着嘴,叉着腰,站在一边。

小光紧张地放下手里的活儿,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你蹲下来点儿啊,我够不到!”

小光机械式地蹲了下来,文文心满意足地给他擦着额头上的汗。

到了中午的时候,刘老板和徒弟们围坐在一起吃饭,文文故意坐在小光的旁边,拼命地给他夹菜。刘老板看了看文文,又看了看小光,没有说话。这顿午饭,小光吃得撑到了。

终于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小光回到宿舍疲惫地躺到床上。他拿出手机插上耳机子,播放那首他最喜欢的歌曲《小芳》,是李荣浩唱的。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小光听着听着,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个星期,文文对小光处处嘘寒问暖,连傻子也看得出来文文的心意。可小光偏偏不领风情,对文文总是敬而远之。

这一天,文文刚逛完商场回来,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小光面前,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对泛着银光的情侣对戒。

“喏,你戴一个,我戴一个。”文文把其中一个戒指放到小光的手心里。

“我干活儿可戴不了戒指。”小光推托着说。

“你平时可以戴嘛。”

“恐怕不好吧。”

文文的俏脸一下子拉了下来,“怎么?你又不听我话了?”

“没有,没有……”

小光回到宿舍,把戒指锁到了更衣柜里,便再也没有碰过。  

文文被小光这样一冷落,气就不打一处来。“要说我文文,是个美女,家庭条件也不差,为什么这个穷小子就对我不理不睬呢?我文文大美女,可不能剃头的挑子一头儿热,他王小光必须喜欢我才行!”

小光想不到,他的朋友“刚子”竟然出卖了他,把“芳芳”的事情告诉了文文。这天晚上,小光回到宿舍,里面竟然只有文文一个人坐在床边。小光看出来文文的表情很生气,便挪着步子走过去。凑近了才看到,文文的手里竟然拿着“芳芳”的照片!

“你怎么能动我的东西?”小光有点生气。

“这是我在你枕头底下找到的!”文文晃了晃照片说:“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你的梦中情人芳芳吧。”

小光羞红了脸,低头不语。

“嘿?我说王小光,你是不是审美有缺陷啊?论长相,论身材,论家庭,她哪点儿比得过我?”文文的语气带着讽刺。

“她就是比你好!”小光再也忍不住,大声地回了文文一句,却马上又后悔了。

“王小光,你看着我!”文文拿着那张照片,在小光的注视下,慢慢地撕成了两半。“我要你把她彻底忘记!”

文文哪里是在撕照片,她简直是撕碎了小光的心。

“小光哥,你这么听我的话,我知道你喜欢我,对不对呀?”文文的语气温柔了起来。

“文文,我实话告诉你。你的脾气很刁蛮,我之所以处处包容你,就因为你是我师父的女儿。”小光表情很认真地说:“今天你做的事情很过分,我以后都不会理你了。”

小光重重地把门一摔,走了。

“王小光,你敢摔我!”文文气得跳起脚来,朝门外大喊。

接下来的一周,小光就一句话也不跟文文说了,两个人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但文文哪肯罢休,这天,她早早地把车开了出去,等回来的时候车就“挂了彩”。

文文把车停到修车厂的院子里,下了车对刘老板说:“爸爸,我把车刮了,你快帮我修好。”

“刚子,过来一下!”刘老板赶紧招呼徒弟过来。

“不行,我要小光哥帮我修。”

“他不是正忙着吗,谁修不一样啊?”

“我就要小光哥帮我修!”

“好,好……”

小光放下手头的活儿,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车前,蹲下来,心疼地看着前保险杠的伤。文文微笑着走来,而且拿来了那条粉色小毛巾,往小光的额头上蹭过去。

晚上,刘老板把小光叫到了跟前。刘老板坐在小酒桌前,伸手示意小光坐在对面。面对满桌丰盛的下酒菜,小光拿起筷子,却没有一丁点的食欲。

“小光,吃菜啊。”

“知道了,师父。”

“小光,喝酒啊。”

“不了,师父,一会儿还得开文文的车去外面喷漆呢。”

 “小光啊,其实师父有些话早就想跟你说了。我觉得你这个小伙子挺老实的,也认干,是个好苗子,师父这些年没少培养你吧?”

“谢谢师父。”

“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虚岁26了吧,也该成家了。文文是我的心肝宝贝,是我最疼的人,把她交给你我放心。再说,师父也五十大几的人了,早晚有干不动的那一天,以后咱这个修车厂还得靠你呀。”

小光听完这些话,沉默了良久。终于,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重重地给师父磕了个头。

“师父,谢谢您瞧得起我!”

刘老板赶紧伸手扶起小光,“傻孩子,快起来!”

“师父,我就不陪您了,您慢慢喝着,现在我得开文文的车到外面喷漆去。”

“着什么急啊,明天再说……”

小光拿着车钥匙,开着文文的奔驰,往远处的一个喷漆厂驶去。一路上,他想了很多。

 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师父和其他师兄弟们都已经睡了。小光把车开到工作间,拿出抛光机给保险杠上剐蹭过的地方仔细打磨。

一个小时过去了,奔驰车的前保险杠焕然一新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光拿出扫帚和簸箕,里里外外把工作间打扫了一遍。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光用抹布把玻璃和大件儿都擦了一遍。

不知道过去了几个小时,整个修车厂被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就像他自己平时穿的衣服一样,一尘不染……

天刚蒙蒙亮,小光独自挥手道别,然后转身向着他经常眺望的远方,走去……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