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狄青--鞍马铿锵定军山

    发布时间:2018-05-07        

汉中是盆地,北面是秦岭,南面是大巴山,一条汉水由西往东蜿蜒穿过,仿如一条彩练,映衬出汉中特殊的地理风貌和人文景观。晴朗的天气下,汉水能散射出一片片晶莹的磷光,煞是好看。我从城固到汉中城区,再由汉中城区到勉县,一路上总能被这片片磷光所吸引,也总能由此而陷入美好的想象。与关中和成都平原不同,那里放眼四顾都是一马平川,而汉中盆地则是被两座大山挟持,无论你置身于汉中盆地的哪一处,秦岭与大巴山的地形山貌都能撞入你的眼帘。是汉水切开了两大山脉,也划出了中国南北的分野。我此次专程来探访的定军山便属于大巴山脉的余脉。大巴山脉自勉县高庙子渐入平地后,忽又隆起秀峰十二座,自石山子至元山子,号称“十二连峰”,再东为当口寺孤峰,自西向东又绵延十多公里,如游龙戏珠,故称“十二连山一颗珠”,其主峰便是定军山,海拔833米。相较于汉中的其他地方,定军山一带的习俗与口音都更接近于四川,倒像是四川的一块飞地。

出勉县县城向南再四公里,但见山势绵亘,峰峦起伏,宛如游龙,巍然屹立于苍烟云海之中的,便是定军山了。其实在中国的诸多名山中,定军山算不上特别出名的一座,虽不是特别出名,却是知名,至少在历史上,定军山是一个响当当的地标性的名称,如同定军山上那一块块的岩石,敲一下,生冷梆硬,仿佛蕴涵着历史岁月凝集的特殊质感。许多人或许并不知道,咱们中国人拍的第一部电影的名字就叫《定军山》,它是由北京丰泰照相馆于1905年拍摄的,由著名京剧老生演员谭鑫培先生主演。此片无剧本,是一部无声戏曲功夫片,谭鑫培先生在影片中表演了“请缨”“舞刀”“交锋”三个武功片段,他也遂成为中国第一位走上银幕的演员。影片上映后在北京曾制造了万人空巷的盛况,毕竟是咱中国自己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嘛,同时也使得定军山这个名字一时间家喻户晓。人们谈定军山,说老黄忠,也聊谭鑫培先生的身手。电影《定军山》的出现也使传统京剧《定军山》再度火爆。京剧《定军山》是舞台上一出久演不衰的传统剧目,一代京剧大师谭鑫培、言菊朋、马连良都曾主演过《定军山》,当年马连良出演的老黄忠,曾让京津两地的戏迷听得如醉如痴。前几年因为曾短暂参与过戏曲文学的整理工作,接触了一批老唱词儿,还记得《定军山》里面的几句:“师爷说话言太差,不由得黄忠怒气发。一十三岁习弓马,威名镇守在长沙,自从归顺皇叔爷的驾,匹马单刀取过了吴夏,斩关夺寨的功劳大,师爷不信你在功劳簿上查一查,非是我黄忠夸大话,铁胎的宝弓手中拿,满满瘩上朱红扣,帐下的儿郎把咱夸,二次再用这两膀的力,人有精神力又加,三次开弓秋月样,再与师爷把话答。”据说马连良每每唱及这一段时,台下都叫好连连。

定军山一役,诸葛亮是用激将法激活了老黄忠,也让黄忠黄汉升的威名从此名满天下。就在定军山下,黄忠用他的大刀杀退了曹操手下的悍将张颌,又斩了曹操的爱将夏侯渊,京剧《定军山》主要就是表现黄忠力斩夏侯渊这一段的。而我才到定军山下,就跑来几个开农用车的当地人,说是可以带我去看当年黄忠力斩夏侯渊的地点。

说实话,依我的经验,像这种所谓的黄忠斩夏侯渊的地点难说没有附会之嫌,而武侯祠与武侯墓却是实实在在的,就位于定军山脚下,已经快两千年了。

武侯祠始建于蜀汉景耀六年(公元263年),占地五十余亩,呈南北布局,中轴线直穿七进,有古建筑28座一百余间,规模雄伟,唐、元、明、清都进行过多次大规模修葺,保留下来的建筑大多是明清两代一所三院并连式的形制。因为是夏天,不是一年一度的清明庙会前后,武侯祠显得有些冷清。墓区内山水环绕,进入景区大门,扑面而来的是一片汉柏古松,显得清幽古朴,其中有几株汉柏据测定树龄接近1800年,与三国时期时间相符。大殿院内,是历代歌颂诸葛亮的诗词和复修墓庙记文的石碑。进入大殿后,在大殿龛上是诸葛亮端坐的塑像,纶巾,羽扇,鹤氅,神态庄严,两旁护佑的是关羽的儿子关兴和张飞的儿子张苞。而在大殿所悬挂匾额中,则以南宋嘉定年间皇帝亲笔御书的“忠贯云霄”金匾最为珍贵。

诸葛亮的墓位于大殿之后,四周有砖墙环绕,头朝南、脚朝北的方向,寓意“北顾中原,南立蜀汉”。可是,武侯祠与武侯墓为何要建在这里?要知道,这里毕竟算得上是魏蜀争夺的前线啊!据《三国志·诸葛亮传》记载,公元234年8月,诸葛亮积劳成疾,病卒于北伐前线的五丈原。临终前遗命将他的遗体归“葬汉中定军山,因山为坟,冢足容棺,殓以时服,不须器物”。这是目前有关诸葛亮最为权威的说法。不过,在勉县,老百姓对此却有自己的看法,这里有这样一个流传很久远的民间传说:当时诸葛亮在五丈原的遗言是,在他死之后,装入棺材,命人用绳子绑好抬着从褒斜道撤走,绳子断于哪里就将他葬于哪里。话说蜀军一行人抬着诸葛亮的棺材走了很长时间,当走到定军山时抬棺之绳突然断裂,蜀军遂按照诸葛亮的遗言将其葬于此地。抬棺之人将棺材放好后便分头到附近人家寻找挖墓工具,当他们离开不远时,突然听到山崩地裂般的一声巨响,急忙回头往停放棺材之处看,只见定军山山头已经垮塌下来,把诸葛亮的棺材埋了个严严实实。于是蜀军又将垮下来的石土加以修整,遂成为现在定军山下的武侯墓。

诸葛亮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但其指挥的真正可以称得上完胜的战例并不多。赤壁大战显示了诸葛亮杰出的军事领导才能和过人的智慧,但毕竟战斗是借助东吴的人力物力进行的。入川作战,刘备有庞统与法正的辅助,诸葛亮基本上没有插手。渡泸水擒孟获,是平定内乱、稳定后方之战。而出岐山北伐,屡次难有进展,更是诸葛亮抱恨终生的遗憾。所以说,定军山一役,可谓诸葛亮军事征战中非常重要的一仗,打得不仅干脆利落,而且打得曹操损兵折将却没有一点儿脾气。当时的情况是拿下定军山就等于拿下了汉中,而拿下汉中就使得蜀汉有了北部屏障,进可攻,退可守,是真正具有战略意义的决定性战役。而且,分析一下就不难看出,诸葛亮把他一生与蜀汉帝业的荣辱兴衰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他未定中原,此魄也不甘回归故土,选择定军山为葬身之地,可谓用心良苦。定军山虽归蜀汉管辖,但在地理划分上却并非蜀地,而是巴蜀与关中、中原之间的桥梁,葬在这里,既可以北望中原,又可以南顾蜀汉,正所谓生为兴刘尊汉室,死佑护蜀葬军山呀!所以,在《三国演义》第一百一十六回《钟会分兵汉中道   武侯显圣定军山》中,死去的诸葛亮还会在定军山显圣,把钟会吓个半死。后来,诸葛亮于夜间在钟会帐中显灵,于梦中告诫其要善待两川百姓。

定军山因一个人的名字而走进了电影,这个人是黄忠;定军山又因另一个人的名字而被人们敬仰,这个人就是诸葛亮。据说定军山山顶原有“古定军山”石碑,“文革”时被毁。山南有一个天然锅底形的大洼,周长1.5公里,即三国时称为“可屯万兵”的“仰天洼”;北麓有一片广漠沃野,传说是当年诸葛亮大布“八阵图”、设“督军坛”的武侯坪,我听当地人说,定军山山上山下,至今还经常发现有“扎马钉”和箭镞,传为三国时用兵之物;定军山主峰半山腰有一块大石,高约3.3米,宽约两米,中开一缝,宽窄不一,名曰“挡箭牌”,传为诸葛亮遮挡敌箭的遗物。

当年诸葛亮去世的消息传到蜀国,官民无不为之恸哭,街头田野祭祀悼念者随处可见,故而乱了当时的“礼秩”。为此,步兵校尉习隆、中书郎向宠等文武大臣联名向后主刘禅上书,引经据典,陈说利害,强烈要求朝廷为诸葛亮修庙,“以表武侯功德,而千秋祭祀”,上慰英灵,下安百姓,以此维护礼秩,巩固政权。刘禅下诏为亮“立庙于沔阳”,同时规定:立庙之后“凡亲属、臣吏、百姓等赐祭、供奉”诸葛亮者,“皆限至庙,断其私祭,以崇正礼”,从此以后,扫墓、祭祀、凭吊武侯的节礼“始从之”。这就是武侯墓一年一度清明庙会的由来,千百年来一直传承延续,从未间断。是中国最早,也是唯一由皇帝下诏修建的武侯祠,故有“天下第一武侯祠”之称,比如今成都等地的武侯祠无疑更正宗。

夏侯渊有一个侄女,叫什么不清楚,只唤她夏侯氏吧。公元200年时,十三四岁的夏侯氏外出采桑,为张飞所得,从此成为张飞的妻子。公元219年夏侯渊在定军山战死,夏后氏已经跟张飞过了19年了,提出将其叔父遗体埋葬,得到张飞同意;此后逃亡蜀国的夏侯霸,也因为与夏侯氏的亲戚关系而得到厚待,官居车骑将军。当然这些都不是信史记载,《三国志》记载夏侯渊就是于乱军中战死的,并不是被黄忠一刀斩首的,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定军山下的老百姓说起黄忠,说起诸葛亮,说起三国,一个个都不亚于说评书的单田芳和袁阔成,尤其是《定军山》里面的唱词,大人小孩儿都能亮开嗓子吼上几句,那架式,那神情,感觉不输给谭鑫培跟马连良。那天我于勉县县城与当地两位诗人一起吃饭,其中一位诗人兴起,自己打着拍子便唱了起来:“站立在营门三军叫,大小儿郎听根苗:头通鼓,战饭造;二通鼓,紧战袍;三通鼓,刀出鞘;四通鼓,把兵交。趋前个个俱有赏,退后项上吃一刀。三军与爷归营号,到明天午时三刻某要成功劳。”虽不专业,可在我听来,很有味道。

有许多记载都是关于明初刘伯温挖诸葛亮坟的事儿,包括勉县当地的地方志中也有如此说法,感觉并非空穴来风。当年刘伯温打开诸葛亮墓便看到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的是:“我能算后世出伯温,你能算后世出何人?”刘伯温见后赶紧磕头请求恕罪,命人重新修缮陵墓,再也不敢动与诸葛亮掰手腕的念头了。

离开定军山已经很远了,还是能够听到有一种声音不断地传来,钻入耳际,于是不由得一再驻足回头张望,连绵起伏的定军山已被云霭所笼罩,增添了几许神秘,传出来的声音,如有金属在不断撞击,潜心细听,原来是鞍马铿锵。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