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宋硕义-- 一位农民的追梦人生 ──黄俊明和200亩撂荒地

    发布时间:2018-12-13        

1985年12月18日,这是原东郊区赤土乡北于堡村村民黄俊明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他和一个伙伴联合承包了200亩撂荒地,并正式与村里签订了承包15年的合同。这200亩地是村里撂荒多年的盐碱地,里面长满了芦苇、狼尾巴条、碱蒿……一墩墩、一片片,严严实实。

对黄俊明的这个选择,很多庄户人不理解。当时村里有两家私人企业,都争着以高薪聘请他当厂长,他谢绝了;村西有块窑地,窑主一张口一年给他一万五,往后的待遇还好说,他执意不去。他说,看着撂荒的土地心里不是滋味。作为一个农民应该种好地,人勤地不懒,只要肯下功夫,是可以多打粮的。

承包合同刚订完,黄俊明就给村委会打了一个报告:根据市场蔬菜紧张的情况,计划先改造园田150亩,搞粮菜间作,再开挖80亩水面,用来养鱼。因开荒费用大,请求在资金上给予支持。报告交到村委会,因村经济底子太薄,报告由村转到乡,由乡又转到区里。紧接着,黄俊明又风尘仆仆地骑车四十余里到区政府找到当时主管农业的副区长。副区长听了老黄的汇报和请示之后答复说:“好啊,改造园田是好事。我马上组织有关部门下去看看。”

一个星期后,乡、村有关干部陪同区里六七个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前往地里考察。黄俊明胸有成竹地向区乡领导讲了排灌畅通的三步设想。得到区相关部门的认可并同意先贷款1万元。

这块地高的高,洼的洼,还有一道道淘鱼埝。用手捏点土放在嘴里,又苦又涩。黄俊明把几锨“一性土”用自行车拖到自家院子里,用甜水浇,洗掉碱,透了氧,种上了窝瓜、玉米、豆子三样作物作实验,结果都长出来了。黄俊明乐了,证明自己的想法不是空想。黄俊明改造荒碱地的战斗开始了。

他的老兄弟从部队转业回来,听说哥哥承包了200亩撂荒地,吓了一大跳,说:“你这不是给儿子留债吗?千万别包了,我省吃俭用每月给你45元,养活你。”可黄俊明的回答是:“一不等,二不靠,三不要,对国家还得有贡献。”

没多久,老黄那个联合体伙伴对这活儿也畏难了,带着孩子出去赚钱了,留下他一人种下了50亩高粱地。

夏天在地头找个乘凉的大树都没有,也没有个田间路,连自行车都推不过去。下雨了,黄俊明穿起那件旧塑料雨衣,冒雨蹲在地里观察风雨飘摇中可怜巴巴的高粱杆儿,看它们究竟有多大承受能力。雨后排水,得钻到草丛的沟里去排,干几分钟就得出来喘口气。口渴了,带的水没有了,就得喝沟里的咸水、污水。每天干活的时间长,累得十个指头握起来张不开,洗脸时胳膊打不过弯儿来。功夫不负有心人,黄俊明用辛苦的汗水换来了成果。1986年这50亩高粱地收获了1.2万公斤粮食。

秋收以后,黄俊明在地头上搭了一个塑料窝铺,用来防风、避雨、歇息。这窝铺前高后低,人进去只能躺下。从此,黄俊明和老伴一起住进了这个窝铺。该秋耕了,黄俊明备好了烟、酒和好吃的,请来乡亲们帮忙。该冬耙了,他又从邻村亲戚家借来了园盘耙,买来了35号高价坦克油。接着又从乡信用社贷款3000元,买来一骡一车。老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种好地,改造良田。

1987年初,在乡领导和农机局领导支持下,由农机局垫款支付一万元,以五年内还清的优惠政策为他置备了一台15马力的拖拉机。之后又从武清县杨村购进了播种机。

这一年,老黄提前安排挑沟等雨。他每天天一亮就下地,一直干到晚上9点多。正好沟都挑完了,下了一场春雨,真是天遂人愿。

雨过天晴,可以播种了。播种机虽然有了,但使用起来还不那么麻利。区农机局技术员又是调试,又教怎么开垅。出苗了就得锄,这叫锄小、锄早、锄了。苗长草更长,锄了一遍又一遍,草还是不见少,顽固极了。老黄到附近的范庄村联系打制传统式耕锄。这时区农机局的同志又来了,听说老黄这里需要耕锄,也没跟老黄商量,就安排人到辽宁省黑山县,经过7个昼夜的奔波,终于把中耕犁送到了地头上。草荒终于给治住了。艰苦奋斗加上机械化,这年200亩荒地上呈现出丰收的景象。乡里就在他的地头上主持召开了全乡干部参加的农机工作现场会。

村干部们赞叹不已。老黄说:“只要肯下功夫,改土治碱,肯定能收粮收菜。再说,党的政策好,把农机送到家门口,送到地头上,帮了我大忙。”这一年200亩撂荒地一共收了6万多公斤粮食。

按黄俊明自己的规划,“三年种瓜菜。”1988年老黄种了50亩西瓜。那时乡亲们都认为种西瓜技术性强、风险大。可老黄相信“实践出真知”。贯庄村有个种瓜的好把式,他登门求教,到地里“偷艺”。人家每天起很早,他比人家起得还早,到瓜地就仔细观察怎么修枝,怎么剪蔓,怎么施肥,回去以后边学边干,边改进。成熟的瓜品种好,又甜,个儿又大,上市后卖上了好价钱。接着又轮种秋菜,这50亩地到秋后又收了17万公斤白菜,7万公斤芥菜。“三年种瓜菜”目标算是实现了。

转眼到了1989年。黄俊明搞起了隔膜育秧试验,150亩稻地全部用插秧机插上了稻秧。在自己经营的土地上开了隔膜育秧机械插秧的先河。

1990年,老黄继续搞水稻隔膜育秧。不料,因为水咸,加之持续一个星期的高温天气,所育的200亩地的秧苗全部死掉了。季节不等人。偏巧老黄患脑栓塞还未痊愈,心急似火。他拖着病体先找了58个帮工,又到附近的范庄村农工商联合总公司宁河基地买稻芽子。筹钱贷款将芽子买回。经过7天的奋战,200亩的稻秧全部插上了。两天后看着稻秧由黄变绿,黄俊明喜上眉梢,病也好了一大半。这一年,这块土地收获了金黄的稻谷7.5万多公斤。

1991年,区政府在农村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改革传统的插秧方式,全面推行水稻“2881”科技示范工程。黄俊明借此东风,搞起了水稻宽行密植。所培育的20亩秧苗长势不错,但就是稗子草实在凶猛。杂草是秧苗的大敌,黄俊明买来农药“禾大壮”灭杂草,过了三天又施了尿素,不知什么原因,尿素和“禾大壮”犯咬,眼看所有的秧苗要糟蹋了。为使秧苗起死回生,黄俊明采用大水漫灌淋碱,再挑开咸水沟破药力。每天从天明干到天黑,一直拼了二十多天,秧苗终于得救了。这一年由于实施了水稻基宽行密植的新技术,水稻总产比上一年增加了一万多公斤。

黄俊明苦战七年建成了一个机械化家庭农场。七年来风雨无阻,战严寒斗酷暑,让这200亩盐碱地终于变成排灌畅通、粮菜间作的稳产高产田。黄俊明在承包开发的200亩荒地上办起了天津市农村第一个机械化家庭农场。7年来提供商品粮40万公斤,提供商品菜21万公斤,产苇草36万公斤。

黄俊明在荒碱滩上创造了奇迹,党和政府也给了他荣誉和奖励。1987、1988年连续两年被评为区级劳动模范,1988年还荣获区级科技文明致富奖;1991年他的老伴赵景兰也分别被市、区、乡授予“种田女能手”的光荣称号。几年来各级新闻单位的记者纷纷慕名而来,宣传报道黄俊明改造荒碱地的感人事迹。这些都给了黄俊明更大的鼓舞。

然而,长年积劳成疾,他的心血管病日益加重,以至那200亩撂荒地后来不得不委托亲戚家代种。即便如此,他仍经常坚持坐地指挥,直到最后实在支撑不了。

2003年12月1日,病魔夺去了黄俊明的生命,享年70岁。老伴儿心疼地说:“他是活活累死的呀!但老黄并不后悔,因为他把荒地变良田的愿望实现了。”

如今,北于堡人早已入住华明新市镇。可以告慰逝者英灵的是,昔日那200亩撂荒地承包期满交给村里专业队统一经营后,一年上一个新台阶。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