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吕文志--出差

    发布时间:2018-12-13        

1970年,我厂接受了试制军工产品的任务,在试制过程中遇到了一个难题,要解决的话必须到南京某军工研究所去查看俄文原始资料。该所是参阅原苏联图纸资料设计的,后已转型开发新产品,原先的图纸资料由所里资料室保管。

厂领导决定派人出差。那年代强调政治挂帅,阶级斗争为纲。一些单位都加强保密管理,严防坏人混入里通外国。对外来人员进行严格的政治审查,“门难进,脸难看”让出差的人望而却步。派出人员既要政治条件好,又要懂俄文。学过俄语的人连我在内有几个,论政治面貌都不是党员,若论家庭成份,我是工人家庭出身,领导决定派我出差。为避免对方在政审时挡了驾,又派了党员小王和我结伴同行,当我的助手。

到了南京,通过了政审,办理了有效期为7天的临时出入证。我们每天到贴有“机要重地,非请莫入”的资料室查阅俄文资料,我来口述,小王记录。不到一个星期终于找到了解决疑难问题的原因,大功告成。我们将资料整理好,送给负责人过目审阅,这些资料是机密,带在身上乘车船路上不大安全,他们建议最好坐飞机回去。那时候出差是不能坐飞机的,我们就给厂里打长途电话。长话业务归邮局管,走进邮政大厅,到长话柜台前填表登记,交了押金。服务员要我们坐到对面长椅子上等候,听他喊名字去打电话。我问等的时间长吗,他说他们只是从南京接通到武汉,武汉再接通到你们省内各地,多长时间就不好说了。长椅子上有一些人在正襟危坐,瞪着眼睛注视着长话台,竖起耳朵听着什么。接电话的地方是一排编了号的亭子间,每间面积不足一平米,只容一人在里面金鸡独立。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听到一声喊叫:“湖北姓吕的X号房接电话。”我赶紧跑去,拿起话筒向领导做了汇报,并同意我们乘飞机回厂。我立刻挂上电话,跑出亭子间,对小王喊道:“我们可以坐飞机回去啦!”然后乖乖地向服务台走去进行结账,因为押金还在那里呢。出示出差介绍信就买到了飞机票。 

坐上飞机,遥望窗外,千里江陵一日还。回到厂里,立即将记有军工产品内容的笔记本交给资料室保管。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