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东丽

朱庄村

    发布时间:2018-10-08        

村情简介:朱庄村,明永乐二年(1404年)建村,原名朱家庄,俗称朱庄子,“文革”时曾更名红星村。全村950户,2202人,原有面积6176亩。位于于明庄村南,小王庄村东,隔两减河与赵庄相望,外环线东侧,南临天津国际机场,有连村路接跃进路、津赤路。2011年朱庄村启动拆迁工作,2015年2月撤村,现村民统一搬迁到明珠花园居住。

 

村名的由来

说起朱庄村村名的由来,还要追溯到历史上鼎鼎有名的“燕王扫北”。明朝初年,燕王朱棣向其侄子发动了称为“靖难之役”的夺权战争,就是史上有名的“燕王扫北”。大部分百姓在这场战争中纷纷送命,少数幸存下来的人则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外出逃难。一位在战场上幸存的朱姓男子经过数月跋山涉水,来到现朱庄村所在的位置。他发现这个地方虽然荒无人烟,但是远离战乱,环境安谧,很适合居住,便在这里安定下来。紧接着,越来越多来自山东、安徽、山西的难民纷纷逃难到此,在此成家立业,繁衍后代,开辟新的家园,本是一片荒芜之地的朱庄村渐渐繁荣起来。由于朱姓男子是来到村子的第一个人,所以大家便将村庄命名为朱家庄。

几百年间不断有来自山东、河北等地的人来到此地,到现在形成了朱、王、高、刘四大姓氏,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人口的迁移,当年的第一大姓朱姓的后代已经越来越少,而王姓逐渐成为村里的第一大姓,现在已经有五六百人,是朱庄村的第一大家族。

 

  讲述人:王瑞生,55岁,村党支部书记  

  整理人:陈天诺

 

国民党抓丁记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共产党组织开始活跃于朱庄村。1946年,毗连天津张贵庄机场交通要冲的朱庄村首次出现了国民党军队的身影,国民党军队的到来彻底打乱了这个小村子的正常生活秩序。此次国民党军队并不只是单纯地路过,而是为了肃清防区内一切进步力量,以保证其统治的稳固。国民政府深知,华北地区长期活跃着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且颇得民心,只有斩除进步思想,方能维护其反动统治。随着偶尔出现的国民党军队,国民党当局为便于进一步控制广大农村,迅速任命了较为可靠的刘金龙、刘金凤两兄弟为朱庄村保长、甲长,马上着手对进步势力予以取缔打压。一时间,朱庄村内形势危急,人人自危,不时有人因言获罪。

1947年,随着解放战争进行到第二个年头,华北地区国民党军屡遭打击,亟待补充。朱庄村人口不过三四百,国民党当局却命令朱庄村最少要出青壮20名,只要哪家哪户有精壮劳动力,刘氏兄弟定会上门反复劝诱从军。但刘氏的劝诱效果不大,因为此时正值农忙时节,村民们不愿因参军而耽误生产。随着募兵截止日期的临近,刘氏兄弟便开始使出浑身解数用尽各种借口哄骗村民,他们对村民说:“乡亲们,政府准备加固机场工事,需要十几个壮劳力,去的人有美国救济粮和赏钱拿,去了的人家里就不用服兵役。”村中青壮听了之后,虽然感觉这是给国民党做工,但能在短时期内挣到更多的钱养活一家老小,不至于使他们活活饿死,有的人便有所动摇,于是报名参加。不成想他们前脚才报完名,后脚就被国民党的军车直接拉走了,都来不及和家人道别。村民王某的妻子当时刚刚生完第二个孩子,王某本想赚些米面给家人补补身子,就报名参加了所谓的“加固机场工事”的项目,谁知道这一走,并不是被送到机场进行劳作,而是直接被拉到了热河省隆化,和村中报名的其他青壮年一起被编入了国民党第13军。

在朱庄村,留下的村民知道真相后,纷纷斥责刘氏兄弟的无耻行为。在战场上,被强征入伍的十几名村民本没有受过任何正规的军事训练,甚至连枪都没摸过,况且他们根本不想与共产党为敌,更是无心参战。第二次隆化战役打响时,十几名村民纷纷主动投诚于人民军队旗下,无一人伤亡。当时人民军队的负责人给了国民党降兵两个选择,第一,拿着部队发放的路条回家,凭着这张路条,回家的村民每经过一个共产党管辖的村,村里都会提供便利并安排食宿,保证村民能顺利回到家乡。第二条路则是加入革命军队,一起和人民军队打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朱庄村这十几个投诚的村民中,除了3个人留在部队外,其他人纷纷拿了路条走上返乡之旅。凭着路条,解放区沿途村落都为他们的衣食住行提供了方便。

1948年12月,当王某历经千辛万苦辗转回到朱庄村时,朱庄村已经被共产党解放,共产党的部队驻扎在了村口。王某急忙回家找自己的老母和妻儿,当王某与其母相见之时,老大娘紧紧抱着他,几十分钟不愿松手,痛哭流涕,生怕是她做的一个梦。原来,在王某被抓走后,村里的人便告知老母亲,王某并不是去修机场,而是上战场扛枪去了,他可能会死在战场上,永远回不来了,所以老母亲从没指望这辈子还能活着见到自己的儿子。在王某家中帮忙挑水的解放军战士看着这亲人重逢的一幕,在一旁劝慰道:“大哥你别哭了,好歹活生生地回来见老娘了。你看我们过几天拔营一走,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家乡的亲人呢。”村里的村民们也纷纷安慰母子俩,当时跟王某一批被抓走的村民们,只有少数几个回到家,其他人大部分还在路上,所以其他还不知道自己亲人下落的村民看到这一幕十分唏嘘感慨,纷纷安慰母子俩:“不管怎样,只要回家了就好啊!”王某回家不到一星期后,共产党的军队就从村庄撤走,为解放天津而进军城区。

 

  讲述人:王瑞生,55岁,村党支部书记  

  整理人:冯牧野

 

革命、鲜血与英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朱庄村,总人口只有三四百人,虽然是一个小村庄,但就有4名村民为革命献出了生命。在朱庄村人眼中,他们是无可厚非的英雄。

王、刘、武三位村民(姓名不详),本是朱庄村淳朴的农民,但自从被国民党13军强抓成为壮丁,他们三人的一生从此改变,曲折地踏上了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之路。王、刘、武三人在国民党军中,亲眼见到国民党军内部的肮脏腐败,军官不光打骂士兵,还克扣粮饷,甚至公然倒卖军用物资。他们三人心中愤恨不已,无时无刻不想离开这个危害人民的“土匪”军队,不能让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也不能让自己的祖国继续在战火纷飞中支离破碎。

1948年,人民军队在隆化对国民党军队进行整编,当时一同被抓来当壮丁的朱庄村村民纷纷选择回乡,而这三位英雄则不顾同乡的劝阻,放弃了回乡的机会,投身人民军队,进入战场,开始了波澜壮阔的革命生涯。王、刘二位英雄参加了东北野战军第11纵队,在平津战役期间,二位英雄都牺牲在解放北平密云的战斗之中。而武姓英雄投身于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历经平津战役,最后牺牲在解放武汉的战斗中。

朱庄村现年88岁的王嘉诚老人,则是历经抗美援朝战争的英雄。当年王嘉诚也是被国民党抓壮丁而离开了朱庄村,他参加了傅作义将军的部队,随军驻守在北平。傅作义的部队军纪严明,被国民党其他军队讥笑为“七路半”,意为与八路军只有半步之差。平津战役时期,北平和平解放,傅作义将军带领北平守军起义,后北平守军经过整编,集体参加了革命军队,不久革命军队取得解放战争的胜利。

全国刚解放不久,百废待兴,王嘉诚正准备卸甲归田,投身家乡的农业生产,突然传来朝鲜战争爆发的消息,他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与朝鲜军民一起保家卫国,高唱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在异国他乡与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展开了殊死搏斗。

面对“联合国军队”占有极大作战装备优势的不利形势,王嘉诚所在的队伍毫不畏惧,采取运动战、穿插战等灵活的方式与敌军周旋。惨烈的战场上,他和战友们如同战场幽灵一般,不断伺机收割着敌人的生命。在朝鲜战场上,与志愿军为敌的不仅仅是武装完备的“联合国军”,还有朝鲜寒冷的冬夜,维生素缺乏的战士们普遍患上了夜盲症,而面对“联合国军”的立体作战能力,志愿军又不得不借助黑夜的掩护进行作战。王嘉诚老英雄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黑夜中他耳畔呼啸的子弹声,对面山头难以看清的敌人,以及身后战友中弹后的痛苦呻吟。朝鲜战争结束之后,王嘉诚老英雄复员回到天津,分配到天津市劳改局工作。

 

  讲述人:王瑞生,55岁,村党支部书记  

  整理人:冯牧野

 

齐心协力办教育,众人拾柴火焰高

朱庄建村以来,村民们一直以种田为主,农闲的时候就下河摸摸鱼,熬着吃,一直觉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挺好,认为“读书学字还不如种田实在呢”,于是对自己孩子的教育并不是很重视,只要会写自己名字,知道“一二三四”怎么写也就足够了。

到了民国初年,一些外地的小商贩到村里卖东西的时候,顺道给村民们说点村外的故事,村民们发现在这些故事里,那些厉害的大官、大老板、大英雄都是会读书写字的人,于是村民们也想让自己的孩子读书学字,成为像故事里那样厉害的人。当时的几十户村民一合计,让村里年龄最大、名望最高的村民去请来了经常在各村间说书的说书人,让他来当孩子们的教书先生。老师的问题解决了,但教学场所又让村民们犯了愁,就在村民们四处寻找空地时,其中一个村民灵光一闪,说道:“村里大庙的后堂有挺大的空地,可以做讲堂。”这个提议提出之后,虽然许多村民觉得在大庙里办学堂会亵渎神明,但是为了孩子的前途,村民们还是拿着工具进了大庙,打扫出一片空地,把烛台、香炉、蒲团撤走,摆上桌子凳子,于是,一个最基本的“教室”便有了。学生们交给教书先生一袋米或是别的实物充作学费,每天天没亮,就到“教室”中学习。

教书先生先从最基础的四书五经开始教起,那时经过大庙的村民总能听见庙里传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琅琅的读书声。但是不久之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相继开始,虽然朱庄村是一个偏远小村,但战火还是影响到了村里,村民们的生活都难安稳,谁还顾得上送孩子读书,于是私塾停办,孩子们也回到家中帮忙种田。尔后的几十年间虽然日伪政权、国民政府都曾进驻村里,推广过一阵新式教育,但由于政权更迭频繁,村民们还没弄清楚这些当权者的脸长什么样,这一任的当权者马上就被下一任当权者给赶跑了,所以这几十年系统的新式教育体系都未能在村里扎下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随着政局的安定,村里渐渐恢复了正常的农业生产,村民的温饱问题一得到解决,就马上着手商量办起之前停办的教育。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村里的学堂早已年久失修,愈发容纳不了孩子们求知进学了,村民们看着附近的其他村都纷纷落成自己的小学,别人家孩子高高兴兴去上学,而自己的孩子要读书还要去其他村的小学,心里都不是个滋味,商量着要办一所属于自己村里的小学。

在村党组织的号召下,村民纷纷投入到“办学校”的大潮中来,众人拾柴火焰高,男女老幼都积极行动起来。村里购买了新的黑板、桌椅等教学用具,大家将村里堆放杂物的一间小平房腾出,简单地布置成一间教室,平房前的小院则成为孩子们活动的“操场”。同时村里还开办了扫盲班,大批青壮年村民进入扫盲班学习,也有上年纪的村民一起学习。村民们白天种地,晚上点着煤油灯在教室里认字,一笔一画学怎么写。通过扫盲班的学习,许多目不识丁的村民识字程度大大提高。尝到识字甜头的村民们倍感之前吃了不识字的大亏,便下决心不能让这一切在子孙后代身上重演,愈发重视教育。

到90年代,村里要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多,村里小学的教室太小,孩子们只能挤在一起坐,于是村里决定再扩建小学。这次建小学的费用需要几十万,除了政府的财政拨款,剩下一部分费用需要村里自己出。村干部看着筹集款数字后的好几个零,每天急得团团转,就怕小学扩建不成,孩子们没处上学,耽误了受教育的最佳时间。村干部们挨家挨户找村民们说明情况,没想到村民们一得知筹款是要扩建小学,马上解开腰包,你一百我五十,不到几天,扩建需要的费用就有了。于是,朱庄村的小学再一次扩建,新小学的面积是之前的五六倍大,村里的孩子全部都能在开阔明亮的教室里上学。后来,随着适龄儿童的减少,朱庄村小学并入于明庄小学。

 

  讲述人:王瑞生,55岁,村党支部书记  

  整理人:陈天诺

 

远近闻名的“家电维修组”

要说朱庄村里电器维修产业为何能发展得这么好,成为村里乃至街里的特色产业,这还要归功于当年村里的“家电维修组”。而说起“家电维修组”,其中还有一段曲折的历史。

20世纪60年代,村里因水资源缺乏曾一度停止高产量的水稻种植。没有了大量的水源“压住”盐碱地的盐碱,盐碱立马又上升到地表面,一些农田只好弃用,村里的粮食作物也换成了小麦、高粱、大豆等。小麦、高粱、大豆这些作物没有水稻高产,赖以生存的农业一下子减产不少,村民们的收入自然也减少了,腰包一下子瘪了下去,大家都很心急。一两年过去了,水资源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让许多村民看到了村里农业的软肋,纷纷盘算着“要想解决这灌溉水源问题可能遥遥无期,以后依靠这时不时没有的灌溉水源,靠天吃饭,迟早不是个办法”。于是一些村民暗暗想着收拾行李进城或者去其他村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活干。

面对这样的情况,不仅村民们愁,村干部们更愁。村里只有农业这一主导产业,工业方面没有任何发展,农业发展不起来,村里经济发展水平就不能提高,村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每天上班的时候就跟干部们商讨对策,下班回家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每天巴望着能找到一个新的产业突破口,让村民增加点收入,但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

有一天,村长的老伴回到家,吃饭的时候跟村长说起自己今天去隔壁村串门,隔壁村的小媳妇抱怨自己结婚时买的收音机坏了,找遍全村都没一个人会修,只好哪天有空进城一趟修修收音机的事。此时村长脑海里灵光一闪,自言自语道:“有了!这么多个村都没个会维修的,我们就办个机电维修组!”说完立马丢下碗筷,顾不得吃完饭,就挨家敲门召集村里的干部,一路小跑赶往村大队,大家商量之后,当晚拍板决定试着办个小型家电维修组。

第二天,干部向村民们传达了这个想法,此时正值农闲时节,许多村民觉得也没什么农活可忙,于是纷纷加入维修组。确定成员之后,村干部立马到乡里找一些家电方面的技术员,请他们来教一些有关小型家电开关、电路、拆卸方面的基本知识。培训了一段时间之后,村里以及附近村的村民们都知道朱庄村新办了一个“家电维修组”,但就是没人来找他们维修家电,生怕这些刚出师的“维修员”不但不能把家电修好,还把家电拆坏了。没有家电可以维修,组员们学的知识无处实践,没有实践,组员的维修技术就没办法提高,村里又不能一直借乡里的家电模型练习,一时间,维修组陷入了发展困境。

为了能接触到更多的家电,提高技术水平,维修组的成员们一起商量了许久,想出一个“免费修理、义务劳动”的方法。让维修组的成员纷纷到村里各户及附近村宣传“来修家电,一律不要钱”的政策。听到有这样免费的好事,一位胆大村民心想着,“反正不修也是坏,还不如死马当活马医”,拿着家里坏了的收音机敲开了维修组的门。组员们之前维修的都是向乡里借来的家电模型,等了这么久终于看到有家电可以实践一下自己的技术,个个激动不已,但还是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在修理过程中十分小心谨慎,全组的人围着收音机一起研究维修方案,尔后开始动手,拆、修的每一步都是大家一起商量。不到一天,收音机修好了。看着自己学习了这么久的技术终于可以派上用场,组员们个个乐开了花,而另一边,根本没抱任何希望的收音机主人发现维修组竟然真把收音机修好了,说什么也要给维修组塞一些维修费,可是组员们坚决不收这钱,还告诉他如何保养收音机。

村民乐得合不拢嘴,一回家就向邻里宣传“家电维修组”,一时间朱庄“家电维修组”的三好——“技术好、服务好、态度好”传遍了各家,于是越来越多的村民来找维修组修理家电。虽然是义务维修,但组员们修理每一件家电都毫不含糊,只要村民们来修理家电,组员们都给修,而且基本上都能修得好。一传十,十传百,“家电维修组”的名气越来越大,组员们的技术也越来越精湛,一些好学的组员在维修的过程中还慢慢摸索出了大型电器的维修和组装技术,并把这些技术教给越来越多的村民。

不久之后,村里申请政府的政策支持,开办了朱庄村家电维修工厂。这些懂技术的组员成为村里电器维修产业的中流砥柱,并培养出不少技术人员,为村里电器产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带领村里的电器维修产业闯出了一片天。电器维修就这样成为朱庄村的特色产业。

 

  讲述人:王瑞生,55岁,村党支部书记  

  整理人:陈天诺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