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东丽

北于堡村

    发布时间:2018-11-09        

村情简介:北于堡村,曾用名北渔堡,“文革”时曾更名前进村。有878户,2464人,原有土地9069亩,位于赤土村西北2.2公里,西南为范庄子。处于金钟河南岸,北靠金钟河。明永乐二年(1404年),有于姓人家由河南迁此,在荒草芦苇中择高地盖房,住户渐增,形成村落。因村地处金钟河南岸,是航运的驿站,故名于家堡。后又形成南北两村,村位于北部,故名北于堡。2007年启动拆迁工作,村民们统一搬入华明家园居住。

 

村名的由来

最初的北于堡一带是一片退海地,没有村庄,没有人居住。明永乐二年(1404年),于姓人家由河南、黄姓人家从浙江绍兴先后逃荒至此地。当时金钟河上至天津新开河,下达北塘出海口,河水、海水在这里交汇,渔业资源丰富。同时,这里的地势高,风餐露宿已有数月的先民们认为这个地方自然环境不错,就在这退海之地没日没夜地开垦起荒地来。当时的办法是先将准备开荒的一块地方给围起来,将湿地中的水排干,把生长的芦苇和荒草烧掉,然后再将这些土地进行平整、暴晒、引水冲盐,往往需要好久才能在这些新开垦的土地上种植粮食。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块块的荒地慢慢地被开垦成一片片的良田。盖房、开荒、种地、打鱼,祖先们在这里建起了村庄。渐渐地,于家、黄家的亲戚朋友也纷纷过来,之后不断有人从河南、山东、安徽等地迁到这个地方,村子规模不断扩大。因为最先到来的是于家人,因此以于家为主,村子的偏北部被命名为“北于家堡”,后简称为“北于堡”。直到现在,于姓、魏姓、黄姓仍然是北于堡村的三大姓氏。

 

金钟河的传说

关于金钟河名字的由来,村里流传着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金钟河在入海口处,水流湍急,潮水拍打岸边,发出金钟般的响声,故得此名。另一种则带有传奇色彩。

很久以前,天津东郊是茫茫一片的汪洋大海。一对老夫妇能力有限,缴不起沉重的赋税,便长年累月地漂泊在海上。他们以天为被,以船为铺,风餐露宿,过着清苦的生活。

一日,老汉将船停靠在赤碱滩头(现赤土村)后,抛锚落宿。蒙眬之际,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捕到一条五颜六色的鲤鱼。鲤鱼瞬间化身仙子,指着前方轻声说:“财宝藏在深水淀,连撒三网宝自现。一网白银鱼,二网碧玉蟹,三网打出黄金链。打到黄金链,捯三环,剁三环,分外财宝不可贪。”话音刚落,仙子便消失了。老汉也从梦中醒来,忙告诉老伴梦中的场景。老伴儿喜得口里不住地说:“鲤鱼仙子显灵了,我们要发财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夫妇便划船来到深水淀。老汉使出浑身劲儿将渔网撒下。没过多久,鲤鱼仙子的话就应验了。第一网收上一条活蹦乱跳的白银鱼,第二网网上满满的碧玉蟹,第三网果真拉上了沉甸甸的金链子。老汉两手抓住金链子,嘴里边数着数,数到三的时候,老汉刚要举起斧头砍断金链子,却被老伴一把抢过,继续接着捯金链子。船上被金链子压得都有点倾斜了,可老妇人还不松手。不一会,船身一歪,翻入海底。此时,水面突现一口亮闪闪的金钟。金钟携滚着波浪,拖着长长的金链子,汹涌澎湃一直向东飞奔而去。金钟所过之处,变成一条宽阔的大河,后人称这条河为“金钟河”。

  

  讲述人:崔凤柏,69岁  

  整理人:陈 金      

 

塌河淀的传说

相传,在宋朝时期,盘踞北方的辽国在萧太后的治理下发展迅速,一心想要打败大宋,占领中原,辽宋双方在边境地区长期交兵不断。一次,萧太后下令大举南征,为了鼓舞士气,她在属于前线的塌河淀建立了行宫,企图一举灭掉宋朝。宋朝方面也急忙调兵遣将,由当时的名将杨老令公率领,阻挡辽军南下,由于双方实力相当,结果在边境地区形成对峙,谁也无法一下子取胜。

杨老令公治军有方,赏罚分明,深得士兵们的爱戴。他每天都要亲自到前线去,看看士兵们有什么困难。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杨老令公每次视察回来时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因为谁也没有预料到会打这么长时间的仗,都没有准备冬装,战士们一直穿着单薄的夏装同辽军作战。另外,军队的粮食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杨老令公将这些情况上报朝廷,希望能够尽快调配些衣服粮食过来,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信是送出去了,但迟迟没有回复,杨老令公心急如焚,不断派人求援,可是都如泥牛入海。原来,朝廷中负责后勤保障的潘仁美不想看到杨老令公获胜,就将这些物资扣住,不准运往前线。

杨老令公见求援无望,心想自己的一世英名恐怕是要断送在这里了,自己虽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可那些在寒风中空着肚子站岗的士兵们是那么的年轻,他们的父母、妻儿都在焦急地盼望着他们能够平安归来。想到这里,本已抱定必死的决心又动摇了,他要把这些士兵们安全地带回家去,但需要这么多的棉衣、粮食,从哪弄呢?一天夜里,杨老令公在军帐里打了个盹,梦中有个白胡子老头跟他说:“老将军,我是这里的神仙,你不必这样焦虑,我来助你。”还没等杨老令公发问,就感觉一阵地动山摇,然后从梦中惊醒。这时,军士慌忙来报,前方辽军大营不知什么原因,陷入混乱。杨老令公想到刚刚那个奇异的梦,急忙集合军队攻击辽军。等宋军赶到辽军大营,发现原来萧太后建行宫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土坑,把整座宫殿都陷了进去,辽军慌忙救出萧太后已经全部撤退。杨老令公看到此景,心中难掩激动,望天而拜,就这样宋军不费一兵一卒将辽兵全部赶出了边境。

后来,人们就把塌陷的地方叫作塌河殿,慢慢地演变成了塌河淀。

 

  讲述人:黄宝福,76岁  

  整理人:胡民东      

 

庙 会

北于堡曾经有一座土地庙,庙是典型的北方土木质结构瓦房,与北方经常见到的土地庙布局一样,里面供奉着土地神,又称土地公或土地爷。由于北于堡距离渤海不远,地下水位很高,从古至今,海水倒灌时常发生,致使土地盐碱化严重,农作物产量不高,村民们便经常到庙中祈福,祈求土地爷能使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村民们除了到庙里烧香拜佛,还会以土地庙为核心组织庙会。庙会热闹极了,每逢初一、十五,附近村民就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赶集。大家三五成群,熙熙攘攘,到土地庙里烧香磕头、虔诚奉拜,这叫“小会”。逢双六即每年的农历六月初六,据说这天是土地爷的生日,为了庆祝,要举办“大会”,还有大戏同时上演,各村的锣鼓队、秧歌扇鼓、武术杂耍,纷纷登场亮相,外面那些卖小吃、日用品和贩牲口的小贩,还会大老远地赶来村里做生意。很多村民平时以打鱼为生,他们便趁着“大会”拿出一些平时织的渔网来卖,换些平时生活的必需品。

可惜好景不长,近代以来战火不断,北于堡也受到了波及,这座土地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毁于战乱,庙门的条石后来被放置到村大队门口,成为当时村里孩子们玩耍的工具。

   

  讲述人:黄荣禄,69岁  

       黄恩发,66岁  

  整理人:胡民东      

 

三个“顶子”

在北于堡流传着三个“顶子”的故事,“顶子”不是什么建筑,而是古时候从北于堡出来的三个文化人。相传明清之际,北于堡人口还很少,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有什么文化,一些村民不甘心让孩子像自己一样一辈子在村子里给人种地,就努力凑钱让孩子去书房读书,参加科举考试。后来,村里的两个大姓家的孩子于万九、黄金顶和另一个人魏茂谦经过苦读,相继考中了秀才,这是北于堡村数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大喜事。发榜那天村民们在村里张灯结彩,载歌载舞,把他们作为村里的骄傲。其他户的村民在教育自己孩子时,总是拿这三位作为榜样,希望孩子也能向他们一样考中秀才,好为自己家光宗耀祖。于万九、黄金顶和魏茂谦在村里的地位越来越高,村子里有什么大事也总是请他们来主持,后来村民们就把他们称为“顶子”,意思就是村子里最有文化、最有地位的人。

  

  讲述人:黄宝福,76岁  

       于海东,70岁  

  整理人:胡民东    

 

革命烈士于保发

在北于堡,只要一提起于保发(?—1947年10月)这个名字,上了年纪的老人们总会唏嘘长叹,那可是个好干部,他有勇有谋,带着老百姓打*派,只可惜牺牲得太早喽。

说起于保发烈士的事迹,就不得不提当时北于堡的特殊环境。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内人民历经了8年的残酷战乱,迫切期望能够有一个和平的生活环境来恢复生产生活,重建大好河山。北于堡位于金钟河南岸,历史悠久,百姓半以捕鱼为业,半以种田谋生,因自然条件较各处为好,被称为鱼米之乡。但近代以来,战乱频仍,百姓的正常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抗战胜利后,北于堡的百姓们本以为鬼子被赶跑了,能过上几天太平日子,没想到国民党很快又挑起了内战,再次将百姓置于水深火热之中。

当时以金钟河为界,以北为解放区,以南为国民党控制的区域。国民党企图依靠金钟河水,将解放军阻挡在北岸,北于堡就这样成了双方的必争之地。于保发烈士出生于北于堡,家境贫寒,依靠种田、捕鱼为生,虽然每天辛勤劳作,少有休息的时候,但依然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在村子里抓壮丁,强迫他们去修工事、运粮食,从事劳役,村子里的青壮年们被迫大量逃亡。于保发因为受地下党的影响,思想觉悟较高,面对国民党的压迫不甘心只是消极躲避,毅然加入了共产党领导的地方武装,并在对敌斗争中逐渐成长起来,被任命为北于堡的民兵队长。

于保发对当地的环境十分熟悉,在对敌斗争中常常牵着敌人的鼻子走,使得当地的国民党驻军对其又恨又怕。他们联合当地的民团武装,对这支游击队进行了多次残酷打击,却始终未能将其消灭。后来,贯庄成立了*武装“义勇壮丁队”,由地主吴世奎带领,横行乡里,处处与共产党作对。吴世奎经常以搜捕共产党为名,带人到村子里征收粮食,还抓村民给他干活儿。于保发不仅在暗中领导村民抵制吴世奎的征粮活动,还带领民兵伏击“义勇壮丁队”,将他们抢夺的东西夺回来。于保发因为在北于堡长大,对附近一带的情况非常熟悉,他利用这一优势在当地积极活动,不断将敌人的情况报告给上级组织。后来,于保发在执行任务的途中,与“义勇壮丁队”遭遇,虽然人数上同敌人相差悬殊,但是他抱着必死的决心依靠地形顽强地抵抗,直到打光了所有子弹后不幸受伤被俘。吴世奎听到抓住于保发的消息后十分高兴,希望能够劝降他,遭到了于保发义正词严的拒绝。1947年10月于保发被下令枪杀,牺牲时年仅30余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府为了表彰于保发的英勇行为,追授给他“革命烈士”荣誉称号。

  

  讲述人:于海东,70岁  

  整理人:胡民东    

 

渔业之乡

由于靠近金钟河,北于堡的村民们发展渔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金钟河水量丰富,鱼类众多,如鲫鱼、草鱼等,当时的河水没有受到什么污染,水质清澈,捞出来的鱼往往又肥又大,味道鲜美,远近驰名。秋季是捕鱼的最佳时节,有经验的村民往往在清早就驾船出发,带上一天的干粮,穿过港汊来到那些他们觉得鱼比较多的地方,撒下网去,之后就坐下来等着鱼儿进网,往往能根据水面渔网的轻微波动判断出网里的鱼能有多少。村民们在河上一般一待就是一天,运气好的话,能够打上百十斤鱼。这些鱼除了用来填饱肚子、代替粮食外,大部分都卖到城里。

每到这个时节,外地的鱼贩子们就会赶到北于堡,将村民们捕的鱼收集起来,那时也没有车,只能用担子挑到城里去卖。鱼贩子为了保证鱼的鲜活程度,在村子里收上来鱼后,必须马不停蹄地赶往城里把鱼卖给饭店,一些腿脚快的人还可以在一天之内赶上两个来回。村民们捕鱼用的渔网都是自己家织的,有粘网和旋网两种,分别在不同的水域使用。慢慢地,一些村民除了织网供自己打鱼用之外,也开始拿些渔网来卖以补贴家用。到后来,全村百余户人家有一半都在农闲时做起了渔网生意。

 

  讲述人:黄好兰,81岁  

  整理人:胡民东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