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东丽

胡张庄村

    发布时间:2018-11-19        

村情简介:胡张庄村,“文革”时曾更名建设大队。全村有540户,1445人,原有土地8066亩。村址位于金钟河南岸,南临北塘排污河,东靠永和村,西邻李场子和东丽湖。2007年启动拆迁工作,村民们统一搬入华明家园居住。

 

村名的由来

  胡张庄村建村至今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关于村名的来历,流传着几个不同的版本。

  第一种说法,清朝光绪年间,朝廷以工代赈拓宽金钟河,当时金钟河一带属于顺天府管辖,有一名官员人称孙状元,他在金钟河南部开垦了上百顷田地,西至小份(李场子西),东到傅家堼(胡张庄村东),招收民工,开沟筑垄,兴修水利,垦荒造田。从此,胡张庄一带开始有了人烟。那块地始称孙大甸,“甸”指的就是郊外的地方。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因为金钟河一带连年遭受自然灾害,颗粒无收,孙状元便将大片土地出让,东部的5000余亩土地卖给地主王义门(河北省深泽县地主),西部5000余亩(包括金钟河北2000亩)土地卖给官僚地主胡尚义及其表弟张小庚。后来,胡尚义和张小庚一直经营这片土地,渐渐地人们就忘了孙状元,只知道村子里胡家和张家最富有,是村子里的大户。胡家和张家人口越来越多,在村子里社会地位也越来越高,于是人们就把这个地方称作胡张庄村。

  第二种说法,相传很久以前,村里并没有胡姓人家。到了清朝末年,村里来了一名胡姓官员。具体叫什么名字不详,只知道他是安徽人,曾经在河南当过道台,于是大家都叫他胡官。胡官退休后,偶然来到胡张庄,看见这块地方地广人稀,良田众多,便在这里买田置地养老。随着购置的田地越来越多,胡官逐渐照顾不过来,就请自己的张姓表弟来当管家,管理所有田产。渐渐地,张管家在村里的名望越来越大。后来,胡姓和张姓就成了村里最有名的两个姓,“胡张庄”便由此而来。

  第三种说法,相传,有个在河南当道台的胡姓官员来到村子里,广买田地,大置产业。但因为公务繁忙,没有时间管理这些家产,因此想请人来帮忙。他一直在物色合适人选,胡官思量,那么大的家产,交由管理的人,不仅要能力强,还需要十分忠诚,这样才能确保家产安全。几经考量,他最终选择了胡姓和张姓二人来共同管理家产。胡、张两位管家齐心协力,一起把胡官的家产管理得井井有条,胡官十分满意。

  后来,胡姓管家和张姓管家,在村子里逐渐获得越来越高的地位和威望,并在村子里安了家,胡姓和张姓也成了村子里的大姓。为了纪念这两个尽心尽责的忠诚管家,村子便被称作“胡张庄”。

  注:1996年版《东丽区志》载,胡张庄村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建村。

  讲述人:姚恩仟,74岁      

       王云岭,70岁      

整理人:黄润兰 王 伟  

 

“八一四”惨案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经常到村里烧杀抢掠,村民生活苦不堪言。而连年遭受的自然灾害,如蝗虫、冰雹等,可谓雪上加霜,饥饿的村民们只好去南洼扫草籽当粮食吃。

1938年初夏,村里又遭遇蝗灾,庄稼全被吃光了。村民家中粮食所剩无几,只能祈祷日本鬼子不要再来抢夺粮食。但祈祷没有用,农历八月十四日上午,一群日本兵由西向东浩浩荡荡来到村里扫荡,犹如蝗虫过境,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村民老秦被枪杀,惨死在胡张庄道旁,他的儿子秦坤和已经怀孕好几个月的儿媳妇被日本兵用刺刀活活挑死。在傅家堼官房后居住的村民袁青太、王玉槐也被日本兵用刺刀挑死。此事件被称作“八一四”惨案。由于转天就是传统节日“中秋佳节”,所以这天可以说是胡张庄历史上最黑暗的一个中秋节。

  讲述人:王云岭,70岁  

 整理人:黄润兰         

舍身为村的李老五

1942年3月,日本鬼子在山岭子设立据点。一天,日军又到胡张庄扫荡,把全村男女老少都圈到傅家堼官房大院,周围架着机枪,在人群中逐个检查,企图问出是否有八路军,以及是否有人替八路军办事。

日军把16岁的村民林德贞抓去严刑拷打,然后又抓走了王宝仓、孙贤恒、李老五等五六个村民,带到山岭子据点,采取用火烧胸、用竹尖钉手等方式,进行刑罚逼问。

村民们守口如瓶,没有透露一点消息。日军一无所获,恼羞成怒,架着刺刀逼迫李老五带路,要再次去胡张庄村里抓人。为了不让更多村民被日本人迫害,李老五假装迷路,领着日军一直转到天亮。日军累得精疲力尽,一怒之下用刺刀将李老五杀死。

 

  讲述人:王云岭,70岁  

  整理人:黄润兰       

 

地震惊魂

1976年7月28日,唐山、丰南一带发生强烈地震,波及胡张庄村,给村民们带来了沉痛的灾难。地震发生在凌晨,大部分村民都处于睡眠之中。当天天气闷热至极,夜越深,空气越闷热,接着小雨也开始飘落,一些年轻人睡不着觉,就起床聚到一块儿打牌聊天。地震刚开始的时候,先是慢慢地摇晃,大家都以为是村里的老屋倒塌了,但随着地面摇晃的不断加剧,人们意识到是地震。仍在屋外的年轻人纷纷回到家中喊醒家人,拉他们到开阔地去。但许多房屋年久失修,经不住如此强烈的地震,所以大部分人跑回家时,家中已变成一片废墟。有些人在熟睡之中便不幸遇难,有些人被困在废墟之中。不等地震结束,村民们就开始了紧张的救援工作。由于是夏季,大家身上衣物都穿得很少,所以大部分村民都受了轻伤,不过没有人顾及这点伤,都尽可能地去救人。

村民李瑞海的父亲被困废墟,不断呼救,而李瑞海和李瑞江两兄弟也被压在废墟之下动弹不得,且没有回应,这可急坏了老父亲。救助村民来到李瑞海家,立即着手清理废墟,希望能把李瑞海一家人救出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瑞海的父亲被第一个救出,他的一只手臂骨折。随后,李瑞海兄弟被救出,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兄弟二人伤势都比较严重,被安置在村里比较安全的区域。那一晚,所有受伤不重的人都在争分夺秒地救人,所有村民都团结在一起共抗天灾。

大部分房子都已经倒塌,一些震裂的地缝中还不断往外冒砂浆,村民们都十分害怕,地震之后的几天,都住在村子附近的公路上。地震之中也有幸运人家,村民老李家,由于房屋高大,结构比较复杂,房屋倒塌时,一根檩条正好架在屋内的床前,刚好形成一个避难空间,老李家的孩子全部幸免于难。他们被救出来时,还活蹦乱跳,毫发无伤,村民们都说这几个孩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在地震中幸存的村民至今都不愿回忆当时地震的场景,毕竟那场灾难给村里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损失。但是经过那次地震,胡张村更加团结,大家一起经历过生死,相互之间亲如手足,整个村就是一个大家庭,这种团结一心的品质和坚韧的性格一直延续了下来。

 

  讲述人:鲍吉臣,71岁  

  整理人:王 伟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