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东丽

魏王庄村

    发布时间:2018-12-28        

村情简介:魏王庄村,原名魏家码头,“文革”时曾更名革命村,当时全村有329户,1645人,全部都是汉族,耕地面积1177.53亩。1965年左右军粮城公社把白沙岭(军粮城机米厂开垦的荒地322.47亩)划给该村,现在魏王庄村的土地总面积约1500余亩。该村东靠袁家河,南朝向海河,西邻大郑村,北距离津塘公路约2公里。2015年随着军粮城街新市镇建设,村民们搬迁到军粮城示范镇军瑞园、军祥园、春竹轩、夏荷轩、秋棠轩、冬梅轩居住。

 

村名的由来

关于魏王庄村村名的由来,有多种说法:

其一,很久以前魏王庄村是一片退海之地,荒无人烟。明永乐二年(1404年),一户王姓人家由外地来此定居,为了糊口,他们在搭好生活起居必备的窝棚后,开始开垦起荒地来。在王姓定居后,又相继有魏姓、黄姓迁入。因为地处海河沿岸,交通便利,很多打短工、做买卖的人都把这里当作据点,这里的常住人口渐渐多了起来。到民国初年,以王、魏、黄三大姓为基础形成三个相邻的小村子,分别称为王庄子、魏家码头和黄家码头。1938年,三个村合并,因为魏、王两姓人口较多,便将村子叫作魏王庄村。

其二,三国时期,曹操为平定冀州袁绍的残余势力,亲自率军出征。曹操用兵老道,深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所到之处都是粮草随行。大军途经军粮城地区,当时这一带荒草遍野,只稀稀疏疏地住着几户村民。曹操见这里距离前线较近,补给方便,地势又十分开阔,便下令在此地囤放行军粮草。由于曹操被称魏王,所以曹操存放粮草的地方就被人们称为魏王庄。

注:1996年版《东丽区志》载,魏王庄村为明永乐二年建村。

 

  讲述人:马宝德,72岁  

   整理人:郝   爽       

 

三水塘解决吃水难

一般来说,河流附近的村庄都是依靠河水生活,只有那些河流稀少的地区才会用水坑储水,而魏王庄村却情况特殊,它虽紧临水量充沛的海河,但主要水源却是三个人工开挖的水塘。这三个水塘沿海河由东向西分布,村民们都从这里挑水吃。

魏王庄一带地处九河下梢,地势低洼,每当大潮的时候,海河经常被海水倒灌,滚滚的海水沿着河道一路溯流而上,使得海河下游相当长的一段河水水质偏咸。进入秋冬季节,由于河水水位下降,海水倒灌导致河水变咸的现象更为严重。这样一来,水质变咸的这段时期内,村民们守着这条波涛滚滚的大河,却不能用河水来灌溉庄稼,就连吃水也成了问题。

这个问题难不倒聪慧的魏王庄村民们。在几百年前,刚刚到魏王庄村定居的那几批村民就想出了治理方法——利用水塘解决潮汐导致的海水倒灌问题。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沿着海河边挖了三个水塘,水塘的周边略微高于河道,并通过一些小的水沟同海河相连。平时,河水在下,水塘在上,河水无法进入水塘。在涨潮时,海水顶着河水往上游流,甘甜的河水就注入水坑。这样,每到了海水倒灌的季节,不用村民们动手,依靠潮汐的力量涌入水塘的淡水足以满足村民的日常需要,村中用水的难题就这样被解决了。此后,勤劳的村民们每年都会自发组织起来,轮流维护水塘,而且还逐年扩大水塘。

现如今,村里用上了自来水,水塘所在的地方已被填平建起了房屋。

 

讲述人:张凤友,80岁     

        刘永勤,78岁     

整理人:郝   爽       

 

魏 家 码 头

魏王庄村曾经有一个码头,因为是魏姓人家经营所以得名魏家码头。码头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二三百年前,在清同治年间,魏家码头的载运量进一步提升,可容纳三十吨对艚,运输枢纽地位也进一步加强。

魏家码头虽然不大,交通却十分便利。村民可以在魏家码头上乘船,抵达宁河、宝坻、市区等地。到市内不到两小时的乘船时间,给村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村民可以在早上乘船,将自己的劳动所得运到市内卖个好价钱,下午便同购置好的生活用品一块儿乘船而归。河上航行,十分便捷,大家都愿意选择这一交通工具。码头除了为村民所用之外,还成为附近地区货物的集散地。稻谷、玉米等农产品从周围各村送到这里,再从码头装船启程运往各地。而外地来的大船也常在这里停靠,货物由海登陆,运往各地。魏家码头常常樯橹如林,鼓帆争先,船工的号子声此起彼伏,呈现一派繁忙的景象。

咸丰年间,天津被开辟为商埠,逐渐成为北方的对外贸易中心,海河上的运输量也日益增大,出现了外国公司经营的既载人又载货的大轮船,往返塘沽和市区之间。这种轮船的航速更快,载的货物也更多,行驶平稳,相比村民们的木船有着极大的优势,于是大家纷纷选择乘坐这种大船。

海河河道的修整使得这些轮船可以沿河而上直达市区,而由于轮船的吨位太大,无法在中途停泊,因此不在魏王庄靠岸停留,在途经此地时于河中鸣笛提醒在河边等待的村民注意,村民就带上要到市区出售的农产品从码头坐小船靠帮登上轮船去市区。就这样,在新式轮船的冲击下,停靠在魏家码头往来于村庄和市区间的老式木船越来越少,周边村庄的货物也运往上游的轮船码头装载运出。魏家码头因此萧条下来,变成一个供人临时登船的渡口。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建设了不少连接市区的公路,相比弯弯曲曲的水路方便不少,魏家码头慢慢地荒废,逐渐成为一个历史名词。如今,码头的原址处长满了高高的芦苇,随风摇曳,刷刷的响声如船工的号子一般,在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讲述人:张凤友,80岁     

整理人:陈   金       

 

庆胜利,迎友军

1945年8月,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消息传来,举国欢庆,天津人民沸腾了,魏王庄村也沸腾了。抗战胜利后,美国海军陆战队登陆天津,沿海河分水陆两部分向城里进发。其中一部分军队要经过魏王庄村,村民们得知消息后都兴奋不已,期盼着能够尽早见到这支胜利之师。

喜悦涌入每一个村民的心头,人们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而狂奔疾呼着,宣泄着八年来压抑在心头的种种不快。9月的一天中午,全村充满了鞭炮火药的味道,清脆的声音响彻了每一个村民的耳朵。当时中美为盟国,村民们把美军部队也看成自己人。听说美军军舰要经过村子旁,一大早村民们就向河边涌去,聚集在那儿等着。不仅有本村的村民,邻近的一些村子也有一些村民赶来见证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大约到了傍晚,村头传来了欢呼声,美军部队终于到达魏王庄。这些坐着卡车的美国大兵沿途向村民打招呼,他们虽然不懂中文,但都明白这些洋溢着笑容的脸庞所表达的种种善意,后来人越聚越多,美军的卡车只能缓缓前进。人们互相捶打着,拥抱着,紧握着手,完全沉浸在狂欢里。

村里的小孩子们,也出奇的活泼、热闹,尽情地在人堆里大跳大叫,一会儿互相追逐打闹,一会儿拖拽别人的衣服。还有的小孩子淘气地和美国兵抱腰架玩,也就是双方互相抱着腰比力气玩。那个美国兵个子虽小,气力却大,他把这个小孩子高高举起,又甩了下来,两个人玩得特别开心。

这个美国兵从口袋里掏出块巧克力,递给小孩子吃,但村里的小孩子哪里知道巧克力是什么东西,拿在手里翻来覆去,不知道这个蓝眼睛的美国人给他这个黑乎乎的东西干吗。美国兵见状,自己也拿出一块,放到嘴里,示意小孩子这是能吃的,还做出个非常美味的表情。小孩将信将疑地将巧克力咬了一小口,发现这果然是好东西,三下五除二吃完后又伸手向美国士兵要。这时一群小孩子也闻讯赶来,都想尝尝这“能吃的黑泥”是什么味道。吓得这位美国士兵双手一摊,连连摇头表示自己身上已经没有巧克力了,滑稽的表情惹得旁边的村民哈哈大笑。后来,一些年轻人还跳到美军的卡车上,挥舞着彩旗,高声呼喊“胜利万岁”“中美同盟万岁”等口号,更是将现场的氛围推上顶点。

美军的车队经过魏王庄后,尽管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但人们还是不愿就此散去,大家点起篝火,载歌载舞,直到深夜。

 

讲述人:刘永勤,78岁     

整理人:郝   爽       

 

朝战英雄黄老逮

黄老逮(约1920—1951年)并不是大名,而是小时候大家给他起的绰号,只不过叫的时间长了,反而把他真正的大名给忘了。黄老逮从小丧父,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姐弟俩和母亲相依为命。

20世纪40年代初,抗日战争尚未结束,日本人经常会来魏王庄征收稻谷,村民要是交不够的话便会遭到毒打,甚至被残忍地用刺刀杀害。这些事强烈地刺激了黄老逮,使他萌发了参加军队把日本人赶出中国的念头。后来,他听说京津附近有一支国民党军队在活动,便说服母亲和姐姐,离家参军去了。黄老逮逢人便打听,连续赶了十来天的路才终于找到这支部队。

抗战胜利后,内战很快爆发,黄老逮所在的国民党部队在和解放军交手的过程中被歼灭,黄老逮也被俘虏。在解放军的部队里,黄老逮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他发现相比于国民党军队,解放军才是真正的人民军队。后来在选择是回乡还是留下参加解放军时,黄老逮毅然选择了留下,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他跟随部队南征北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做出了贡献。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黄老逮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跨过鸭绿江,奔赴冰天雪地的朝鲜,同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军队展开交锋。在朝鲜战场上,黄老逮遇到了从军多年来前所未有的困难,冬季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温,加上敌人没完没了的轰炸,使得黄老逮和他的战友们只能躲在坑道里躲避袭击,等到炮火停后再赶紧占领阵地,阻止敌人步兵的冲锋。后勤补给很难运到前线,战士们只能在战斗停顿的间隙就把雪吃炒面,因为长期缺乏维生素,不少战士都患上了夜盲症。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黄老逮始终坚定着必胜的信念,在异国他乡同敌人进行着殊死搏斗。

在一次战役中,黄老逮所在的部队奉命阻击敌人,黄老逮和他的战友们依靠着落后的武器阻挡住敌人飞机坦克的一轮又一轮冲击。不幸的是,在最后的战斗中,一发子弹击中了黄老逮的胸口,他永远地长眠在这片冰雪之中。

黄老逮牺牲的消息传到家乡后,他的母亲和姐姐几乎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母女二人抱头痛哭。后来,黄老逮的姐姐因太过于思念弟弟,把家搬到鸭绿江岸,守望着这片弟弟曾经为之战斗过的地方。

 

讲述人:刘永勤,78岁     

整理人:胡民东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