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清秋--白菜里的父爱

    发布时间:2019-01-04        

入冬以来,年逾古稀的父亲隔三差五就会骑车去离家不远的大超市,以比市场价低几分钱的价格,买上几棵饱满的大白菜,放到自行车的后架子上,推着步行十几分钟,先给我这里搬上一棵来,再给我留着纸条在电脑桌上:白菜放在了阳面阳台上。然后才回同一个小区里的自己那面。

父亲知道我喜欢吃白菜,也清楚我和妻每天早出晚归,平时几乎没有时间买菜,就以这样的方式主动送过来。我家住六楼也没有电梯,每次看到阳台上用报纸包得严严实实的白菜竖着倚在墙边时,妻就会感觉有些过意不去,多次让我嘱咐老人不用总惦记着这面,周末休息我们自己也可以买。主要还是担心父亲岁数大了,千万别太累。

我也曾经这样从侧面提醒父亲,可他却说:“我现在身体还可以,不愿意整天待在家里,去大超市逛一逛散散心挺好,那里的白菜便宜点儿,几棵其实也少不了几个钱,但毕竟也是便宜啊,我给你们送上楼,也是锻炼身体,再说知道总有人出入,小偷大概都不敢光顾了。”彼时,听着喜欢爱开个玩笑的父亲的话,我便总能从老人的眼里看到慈祥和善良,还有那份对孩子无私而不图回报的爱。

而每每看到阳台上的白菜,我就会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父亲是个勤劳节俭的人,记得那时每到冬天,健壮的他便用飞鸽牌自行车从附近的副食店里,运回来“一大车”白菜:脚蹬子和大梁之间可以放七八棵,后车架放四棵,车座子放两棵,有时还要在车把上放几棵,回到家整整齐齐码放在楼道里,然后再去买一次,最终几十颗白菜堆在那里甚是壮观。这就是我们一家整个冬天的主菜。

那时放学回到家,搓完手的我吃着母亲端上来热气腾腾的熬白菜:里面大约有些粉条,再奢侈一点还会放点冻豆腐。我端着碗,大口大口就着白米饭吃得满头大汗,真是说不出来的香甜。后来冬天菜的品种多了起来,大白菜慢慢从“当家菜”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再后来,成家立业工作忙了,而每次回父母那面,如果是在冬天,我一定要撒娇地请母亲给炒个白菜:母亲弄出来的味道谁也比不了。

如今,母亲年事已高,也因多年的老年痴呆症越来越重,已经不可能做饭了。而父亲,还一直想着儿子的这个癖好,他怕我们没时间买,甚至怕买得不好、买贵了,就时时买些拿过来。很多时候,我也心疼父亲,想干脆多买一些放在家里,省得老人爬六楼给我送,可后来一想,这其实是老人表达爱的一种方式,他爱自己的孩子,他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我们多一点的爱,干嘛非要拒绝呢。父爱不仅仅藏在白菜里,更是藏在父亲的心里。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