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吕莉——故乡, 亲情快递

    发布时间:2019-02-14        

“沙市的亲,哪位给我快递寄来了鱼糕,请私信我。”上周我收到了沙市寄来的快递,打开一看满是惊喜,是沙市最有名气的地方美食──鱼糕,可是我并没有接到和它有关的信息,快递单上寄件人姓名地址电话等信息也全是空白。也许是谁想让我多惊喜几天吧。等待中,我的惊喜变成焦急。这腊月,到底是哪位亲人用家乡的美味抚慰我的乡情?经儿子提醒我通过快递单号联系到快递李师傅,李师傅呵呵地笑着说:“我知道你要我做什么,放心,我会尽力。”接着,李师傅又调侃起我:“你人缘还蛮好的,还有朋友从那么远的地方给你寄美食到天津!”我急忙说:“腊月里给我寄鱼糕的一定是亲人!”李师傅听了,爽快地笑着说:“对,是亲人!”第二天,李师傅打电话给我,电话中满是歉意,说年底快递太多,只查到发货站点,没有其他信息了。我谢过李师傅,思忖半日,想念着我远在沙市的亲人们,在朋友圈发出了这条信息。

这来自故乡的鱼糕勾起我对故乡的情思。感谢上苍的眷顾,让我能在十五岁到二十五岁的黄金年华,遇见沙市──长江中游江汉平原的一座小城,被这里的风土文化一路滋养。我曾生活学习过的小城幽幽地透着江南独有的风韵,如撩人的美少妇,回眸一瞥满眼风情,如今离开了二十多年,也惦念了二十多年,这惦念犹如江南的米酒,愈陈愈醇。

三千年的小城自古就是“三楚名镇”,人杰地灵,这鱼糕就发源于春秋时期的楚地,也就是沙市一带,用鱼糜、猪肉、鸡蛋为主料蒸制而成,色如羊脂,鲜香嫩滑,谐音“余高”,是宴席上的主菜。当年我初尝鱼糕,即为楚地先人的灵慧折服,才明白什么是吃鱼不见鱼,口口有鱼香。怎奈鱼糕虽美味,制作工艺繁复且不便保存,小店、家庭制作实属不易。为此,在外聚餐鱼糕一定是我的必点菜。

喜欢小城鱼糕的美味,更热爱小城厚重的历史。春秋战国时期小城名为江津,是楚国故都“郢”的外港,一时引得八方朝圣,群贤毕至,三闾大夫屈原的《天问》即写于此,“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闇,谁能极之?”驻足江渎宫,天问阁前我仰望上苍,诵读着屈子之声,感喟上天为何不能给这颗忧国忧民之心多些垂爱,让他报天地之恩。清朝末年《马关条约》开辟沙市为通商口岸,八个国家在此设立领事馆。民国初年设沙市镇,凭借长江港口优势,小城成为上通重庆下达上海的长江黄金水道中转站,湘鄂的农副产品、川黔的山货都在这里集散,港口内一时桅樯如林,千帆竞发。长江码头就像小城的嘴,不停地吞吐着,沙市也就在这样的吞吐中发展起来,码头文化蕴含的进取、诚信、开放、包容精神成为小城不断发展的内在不竭动力。

小城有几千年厚重的历史积沉,有屈原的忧国忧民,有《马关条约》丧权辱国的屈辱。新中国的沙市负重前行。长江沙市段为荆江,有“万里长江,险在荆江”之称,是洪涝的首当其冲之地,几乎年年遭受洪灾。1950年新中国成立伊始,为确保荆江平安,国家组织打响建设“荆江分洪工程”战役。1954年首次开闸分洪,沙市平安度过险情。镌有毛泽东、周恩来题词的“荆江分洪工程纪念碑”伫立在江边堤岸,注视着浩浩江水,小城再无水患之虞。自此,依托物产优势和区位优势,小城的经济尤其是轻纺工业得到快速发展,以“名优产品众多,文明卫生秀美”一度成为全国明星城市。三千多年的沧桑风雨,小城如今风采依旧,令我引以为傲。

小城住久了,总有些习以为常的所在,值得细细品味。沙市依长江北岸而建,东西长,南北窄,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湖泊池塘和一条穿城而过的便河,让小城有了不一样的灵动。便河东侧岸畔立有一块名为“沙石”的太湖石,这沙石之于沙市,就如海河之于天津,是沙市的标志。几十年来便河两岸,沙石之侧,四季梧桐成荫,商铺或排或列,传递着时代活力,已然成为沙市的经济文化中心,市民在这里休闲徜徉,展示着沙市人的生活节奏。

除了四季成荫的绿树、耀眼的霓虹灯,沙市更有令我钟情至今的四通八达的老巷子,青莲巷、杜工部巷、胜利街、迎禧街、肖家坊,这些老巷子历经千百年的风雨沧桑,饱含着从过去年月传下来的信息,把人们带到时间的另一端。最爱那青莲巷。公元726年,一位年轻文人从四川来到这里择屋而居,自号“青莲阁”,这“青莲阁”便成为他游历天下的一处驿站,这位年轻文人便是自号“青莲居士”的诗仙李白,他在这里写下了“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千古名句,后人将这条巷子命名为“青莲巷”。如今,这青莲巷里还有哪个孩子不会背诵“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诗人给了小巷无限的诗意。那青春的十年,我曾无数次走过青莲巷的青石板,都是在匆匆中奔波,从没有静下心来好好看一看那光滑铮亮的青石板、层层斑驳的马头墙、朱阁重檐的木板房、锈迹斑斑的铁门环,还有李白汲过水的那口老井。司空见惯便是熟视无睹,不以为然,直到前不久,听说老城区改造的步伐也将踏上青莲巷,感觉不仅是惦念,内心忽然有一种被揪住的痛,这般无奈:苍老的面庞是人的宿命,也会是老巷的宿命。

记得当初,我常常穿行于青莲巷中,或上学,或上班,偶尔到住在青莲巷的同学家吃上一次她妈妈亲手做的鱼糕解解馋。似水流年的芳华之龄,仰仗着七分纯真二分混沌一分无畏,有过那个年龄才有的开心、闹心、交心的你争我怨,有过意气风发、只争朝夕的努力奋进,也有过小儿女“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暧暧婉婉。如今小城的人和事渐渐沉淀在记忆里,偶然被某个相似的场景触动,那记忆里青春的日子便会从大脑深处跳出来。回小城探亲,与故友相聚,这鱼糕定是餐餐必有。一起回忆沙市的美,回味着年少时的故事,青春絮语如在耳畔,那同学情,同事情,便是亲人一般的情。那日组建了同学微信群,惊喜之余,我一时激情难耐,以诗明意:“喝茶唯普洱,相伴有泰迪。心香缓缓至,时光浅浅移。也曾卧霜宿,出更马蹄疾。芳华沁丹心,快意舞战旗。今伴云舒卷,八方任尔袭,聊慰同意人,娓娓畅永頔。”

发出朋友圈的第二天,微信里有了回音,一位无事不联系的同学,以她依旧柔柔的声音对我说:“年夜饭要有鱼糕才好啊!”等不到年夜饭了!那天晚饭,我就把鱼糕端上了餐桌,和家人一起边畅聊小城沙市,边分享这亲情快递。当年,青葱岁月里有你们的陪伴我不曾孤单,这年夜饭的餐桌上有家乡的味道,定会让这年味更悠长。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