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刘金镇——金桥横空紫气来

    发布时间:2019-04-22        

袅袅升腾的炊烟,萦绕在一排排土坯房的上空。广播喇叭响起“美酒飘香歌声飞,朋友啊请你干一杯,胜利的十月永难忘,杯中洒满幸福泪。来来来来来来……”激情饱满的歌声。打倒“四人帮”快两年了,社员们肩扛着铁锨,洋镐从“学大寨赶昔阳”的方田下班,疲惫的走上不堪负重的幺六桥,喘口气,看一眼夕阳在中河静静的水面上抹上一点殷红赶紧回家。跑了一天马车卸了套,热汗淋淋的骡马,在生产小队院里打上几个滚儿,站起抖抖身上的皮毛,甩着尾巴进了饲养棚。社员们进家顾不上自己的嘴,活好一桶猪食,奔向浓浓酸臭味的猪圈,把能换钱的大猪小猪喂饱,转身又“应酬”脚下围上来的母鸡们……这是深深植根于我记忆底层的20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故乡。

今天,我回到阔别四十年的故乡——现在的空港经济开发区、A320空中客车公司、天津张贵庄污水厂、天津地铁4号线修配站。却怎么也找不到故乡模样了!那再熟悉不过的中河两岸,似乎晨风还在掠过绿油油的稻秧,掀起层层的波浪,飘来阵阵青蛙大合唱的天籁之声,让人陶醉不已;一片片整齐的菜园里的西红柿、黄瓜、豆角、茄子沾着露水,被鲜活的霞光一照,显得格外水灵;蝴蝶们像五颜六色会飞的花,随风飘来,又随风飘去;头戴草帽挥鞭牧羊的老汉嘴里哼着评剧小段,走上了北边荒草地;还有那装满一袋袋一箱箱村办企业加工产品的胶轮拖来机,在坎坷不平的乡村土路上爬行,不时吐出一股股滚滚黑烟……四处散去没了踪影。

这就是我的故乡---幺六桥乡,1983年由原新立村人民公社划分出的13个行政村组建而成,由于乡政府驻地在幺六桥村,固起名为幺六桥回族乡。

蓝天白云下,我看见一万三千多回汉兄弟,走上一架气贯长虹的金桥。这是一架看得见摸得着、货真价实的的金桥,它在你的眼里,也在我的心里,她搭起了东丽区加速开发建设滨海新区的桥梁,他通向了东丽区落实滨海新区终合配套改革试验的重心区域。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用私家车开起漫游“金桥”之旅。车轮滚滚,在平坦的水泥路面几乎听不到一点声音。这条南北走向的路,叫民族路。穿过津滨高速公路桥洞,在刘辛庄、中心庄、骆驼房子村的地面上,一排高高的亮堂堂的建筑物向西延伸,老远望去,就像绿色的海洋里行驶着一艘航母,这是正在热火朝天兴建的天津四号地铁线修配站的车间;在中河的东面占据了郭家台、双合村、穆家台三个村的天津张贵庄污水处理厂。再往北走是流芳台村的南端,像是一条银河落人间,这是一条东西走向长1.3公里,寛45米的大河,因与津滨高速公路并行,起名为“津滨河”,在阳光照耀下恰似一条彩带,把东河与中河挽起,舞起了蓝天绿水的新音乐章。

下了津北公路向北,踏上一条旭阳路,耸立在眼前的是一排巍峨的A320空客组装车间,一架架银白色的大型飞机,从这里“孵化”出来,沿着一条宽敞的跑道向西驰向天津滨海国际机场,飞向世界各地。在它的东南方向A330空客也即将“孵化”。洒下种子就能长出丰硕的果实,洒下飞机的种子,就能长出数十架翱翔蓝天的飞机。途中碰上我村里的发小杨老弟,他用手指着大飞机落脚的地方说你忘了吗,那就是咱们一队的薄家圈儿地。一架大飞机隆隆隆轰鸣起来,震耳欲聋。杨老弟说以前听到这声音特刺耳,现在听起来像播放音乐,我跟上一句,那是金桥腾飞的交响曲!杨老弟挑起大拇说; 诗人!

公元2003年,在纪念幺六桥回族乡成立二十周年的大会上,乡党委、乡政府曾面向全乡一万一千回汉人民庄严承诺的:“以‘民族团结、勤政为民、艰苦创业、振兴桥乡’为己任,带领全乡人民,力争在较短时间内,实现工业化目标,建设工业园区,改变农民依赖农业单一的增长模式,提高百姓收入水平;实现城市目标,让乡民迁入设施完善,优雅舒适的镇区,改善生活环境,提高生活质量,用我们的智慧和汗水共创幺六桥回族乡未来的辉煌。今记之,请历史名鉴,请人民作证。”二百二十四个字的《二十年志》。今天终于兑现了!

仅仅是十多年的光景,金桥街桥的老百姓见证了,占地两平方公里金桥工业园拔地而起。那是新世纪初,通过整合土地资源,筑巢引凤,汇聚了一批高科技,无污染,有一定规模的企业。至今入驻企业超百家,涌现出工业产值超过亿元的航天精工(天津)制造有限公司、川铁电汽(天津)集团有限公司等十多家企业,形成金桥街工业发展的领头羊。

当车轮登上京津塘高速公路立交桥向北一瞅,映入眼帘的是顿觉一股清新,昂扬之气铺面而来。宽敞、笔直的公路两旁,高耸的标语牌醒目地的散发着开发区日新月异、突飞猛进的气息;规划如一的景观树、绿化带在明媚的阳光下,跃动着鲜活葱绿的朝气。成群的楼盘,井然有序。里边有电子信息、机械制造、汽车零部件、高新纺织、新材料、新能源、绿色食品等产业公司。在这里你闻不到一丝煤味、看不到一柱烟筒、听不到一声机器的轰鸣、摸不到一粒尘土。这就是高科技的环保花园式的产业园区。这就是我们原幺六桥回族乡大东庄村的村址,2003年为了支援天津市空港物流加工区建设,舍小家为大家,大东庄光荣地成为天津市“整体拆迁第一村”,永载史册。

 车轮飞转到津北公路,向南驶入宽敞平坦的万明路,左拐进入了宽畅明亮的中心大道,一辆洒水车迎面而来,向两边喷出水雾,顿时让人心旷神怡起来。大道两边是一排排六层高的还迁楼、商品楼。楼下,从西到东一溜底商,有服装、百货、药房、保健、装饰、邮电、早点部、小酒馆……五颜六色的字号横幅牌吸引着行人的眼球。谁会想到在当年的窦家房子村的基础上,几年变成了由大东庄、北窑、窦家房子村民组成的将近八千人口的小镇。小镇是温馨和谐的。朝霞牵来新的一天,孩子们背着书包到后面的刘辛庄回族小学,东丽民族中学上学;年轻人开着自家的轿车或乘坐家门口的371、690路公交车奔向各自的工作岗位;老人们在路径上活动着腿脚,谈笑风生,享受这太平盛世;个体幼儿园里不时传来阵阵歌声……我在这里见到原大东庄的乡村歌手张忠玲,她深有感触地说,看看现在的村民们哪个不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养老金月月拿。

 在华明悦园,碰见幺六桥村的八十多岁的老党员老干部孟二爷,在院内路径健身,虽然头上多了些银丝,但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我问他自打变成城市人,有什么感慨?他口若悬河:“万万没想到我这快要入土的庄稼人还能转非,住上年年不用泥房的高楼,月月领取养老金。六七十年代,我们雷鸣击鼓搞农业,也没解决庄稼人吃饭问题,一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家家粮满囤,一搞大开放,楼房就住进去了。”我很好奇地问:“咱在村里时,为咱效劳的自行车,摩托车都上哪去了?”

“那东西么很少有人骑了,有骑的都是轻便的电动车。”老人用手一指各个楼门笑着说:“过去村里家家门口卧着恶臭的大猪圈,现在平均户户都有一辆小轿车,过去,区长都坐不上的呀!”在阳光的照射下,黑、白、黄、蓝、灰、红、橙等颜色的轿车无不闪烁着新市民的幸福之光。“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看着眼前的一切,岂能不心生感慨。我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的先人们,恐怕做梦也难想到,他们的后代居然能赶上这样的好光景。

走进芳园与流芳台村的张二婶撞个正着。她也快到了耄耋之年,脸上虽然写满了沧桑,但脸颊的红晕足以诠释出她的日子过得挺滋润。我问起她的养老金,她裂开少颗门牙的嘴喋喋不休讲起来:“我现在每月拿1300多块,我一个人打着滚儿花,也花不完哪!学大寨那年,快到春节了,小队愣是没钱分红,跑到外村借来的款才给大伙兑现。”这一句话像一条索引,让我不由地翻回那段辛酸的岁月……

 那天,西北风卷着雪粒子,打在人的脸上生疼。四十多岁的张二伯脚踩着一层雪粒子,滑嚓嚓的往家赶。今年她两口子挣的工分最多,掂量着最少也得分给二百块钱,结果除抛净剩拿回23块6角2分。热乎乎心瞬间比外面的雪天还冰凉。这点钱给三个孩子添点衣服,买点肉过个年都紧巴,可漫长的春天,唉……他刚要进自己的院儿,发现门口蹲着个身穿补丁棉袄的人,他还怀疑年根底下怎么还有要饭的,走近原来是他亲爹,向他要养老钱。老人快七十了,只挣个七成公分,养活病秧子老伴,相依度命。今年成了红笔户,不光一分钱没领着,还欠生产队30多块。二婶哭着说爹呀!没有钱给您。二伯是个孝子,狠了狠心从口袋掏出五块递到老爹手里,半路叫二婶一把抢回来。没等老爹尴尬的脸色退去,吧!一个耳光重重落在二婶脸上,伴着一声“这日子没法过了!”的哭声,二婶嘴里吐出一颗血牙……

过去,养老金对于农民是一种奢侈,农民只能延续祖辈留下的那句话“养儿防老”来解心宽。翻开村史又有几个儿能养老?儿子给爹娘养老钱又能出多少“血?如今老爹老娘钱袋子有占地款,有养老金,张大嫂绝不会再重演她公公那样向儿子祈求的那一幕。她说她不但不向儿女要钱,到时候还贴给儿女点。这种反常现象一句话就能刨根儿问到底儿: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农村走向城市化,没有城市化就没有农民的好年华。

宅基地换房后,农民进入城镇,老年人每月领取养老金,有文化的年轻人都能找到工作拿薪金,股东领股金,租赁房屋的收租金,成了“四金”农民。而“4050”的村民们,他们个个身体强壮,都是种庄稼的好手,面临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他们能干点什么?生活来源靠什么?这对从田野里走来出的村官,不能不说是个严峻的考验。流芳台村党支部书记许会芳,与村两委会的成员达成一致,认识到群众利益无小事,整体撤村,村民迁入新居后要有物业管理。于是,他们果断地率先成立“流芳物业公司”,作为流芳投资公司的子公司,召聘“4050”人员,管理空客五个村的物业。优先安置残疾人就业,剩余岗位优先考虑安排有残疾人的家庭成员就业。解决了村民的后顾之忧,个个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不管走到哪个小区,哪个楼群,映入你眼帘的是当年种田的大嫂和大哥们,个个身穿着浅蓝色的工作服,找到了久违挥洒热汗劳动的快感,收获着清洁、干净,收获着居民们的点赞,收获着新市民的幸福感。

 根据流芳台党支部副书记季东晨透露的信息,我直奔流芳物业公司,去探寻办公室主任王姐,无私捐助助人为乐的先进事迹。没走出几步,我的手机响起来,金桥街道党委书记何继飞告诉我,现在街南六个回民村和郭家台的村民们,按顺序抓分房号。哎呀,时间太紧了,我当机立断,因时间太紧,拜访王姐改日再来。我驾车立马掉头返回,向着“军粮城二期”还迁楼驰骋,我要亲眼看一看金桥街最后一批乡亲们,即将进驻的高楼大厦的场景。饱经百年沧桑的故乡大地啊!生我养我的地方,你正进入历史的新时期,撸起袖子加油干吧!我的一万三千多回汉好兄弟,在街党委,街政府的领导下,新的步伐是那样的铿锵、坚定、自信……这正是:

幺六追福未懈怠,

大锅熬粥力渐衰,

改革焕发回天力,

金桥横空紫气来。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