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孙学江——尊重农民工

    发布时间:2019-06-20        

我尊重农民工,当看到有人用鄙视的目光瞧不起农民工时,我就愤愤然。说起农民工,每当看到他们辛勤劳动的场景时,我就常常想起自己年轻时“卖苦力”、当“农民工”的日子,心里很感慨。

1966年,我13岁。那年,文化大革命刚开始。学校放暑假后,为了给家里多挣点钱,我和好多同学结伴到天津市农场局的东郊农场,去稻田里给人家挠秧除草,日工资八毛钱。每天徒步往返20里路,一干就是一个多月。早晨,我带着午饭坐在田埂上吃,舍不得在农场食堂里买。正值盛夏,我们顶烈日、冒酷暑,不顾蚊叮虫咬、汗流颊背,才挣了20多元钱,可谓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为了赶农时,早一点除空地里的草,农场的管理人员不顾我们年龄小、体力差,经常监督我们劳动,怕我们偷懒,使劲儿催促我们干活,不时说话既严厉又刻薄,让我们的自尊心很受伤害。

1969年春,16岁的我辍学回生产队劳动挣工分。第一次参加繁重的东碱河河道清淤,两个人抬着上百斤的污泥从河底的台阶一步一步运到河岸上。每天,从早到晚重复着机械的动作,肩膀上的皮磨肿了、磨破了,还得接着干。接着,我又被生产小队派到天津卷烟厂杨台仓库出“外勤”(就是生产队承包烟厂的土方活),用小车拉土垫仓库地基。一天,往返跑几十里路,吃三顿饭没有油水,只管吃饱。睡在野地用苇席搭个简易帐篷里, 我躺下就睡着了。

最难忘的是1969年的插秧季节。夜里2点起床,我骑自行车到30里外的宁河县潘庄镇起秧苗,然后又骑车回地里插秧,一直干到晚上9点,连续19个小时,累得直不起腰来,困得睁不开眼,至今记忆深刻。

近距离接触农民工是1998年家里装修新房。我尊重农民工 ,觉得他们出门在外不容易,就把家里的旧衣服送给他们,时不时地给他们买个西瓜解渴,做顿好饭改善他们伙食……他们受到感动,装修也认真负责,保质保量。我们关系处得很好,有的工人师傅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

小区做保洁的王师傅是齐齐哈尔人,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得到业主们的一致赞扬。我多次把衣物和废旧物品送给他,还经常与他聊天拉家常,逐渐成为了好朋友。

每当,我看到农民工和他们住在装着空调的临建住房时,就想起年轻时的我,换句话说,就是当时的“农民工”。所以,千万别瞧不起农民工,我们就是农民,我们就是农民工。我觉得尊重农民工,就是尊重劳动者,尊重我们自己。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