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盛选禹——雨中的荷塘

    发布时间:2019-07-04        

倾心仰慕清华园,从学习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时就有了。那时,只觉得能到荷塘去转一圈,看看这千古名篇所描绘的荷塘,是个奢望。

后来,自己也成了清华园的一员,也曾走小路,多次走在荷塘,甚至专门在夏夜月下去看荷塘的花,可是总体会不出朱老先生写的那个美感,总觉得零零落落的。也许靠岸边的荷花被游人、淘气的孩子、还有恋爱中的同学拔去了太多吧,而荷塘中间,虽然茂密些,却是只可远观,在月下,是不甚分明的。也曾听到热闹的树上的蝉声和水里的蛙鸣,但被岛上跳舞的舞曲和热闹的人群掩去了不少。

白天的时候,再看荷塘,总觉得瘦了很多,一眼就望到了对岸,中间的荷叶荷花,虽说也在风中摇曳,可是对岸柳树枝的摆动,却显得更像美人的腰肢。那条朱先生描写的曲折的小煤屑路,会有很多的学生,也有很多外地的游人。朱先生自己欣赏了荷塘的美,然后引来如许的人,大家却没了欣赏荷塘宁静的资格。

曾去圆明园和颐和园,感觉那里的荷花才可以欣赏。那里是大家闺秀,有大的风范,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而荷塘,却只能是个小家碧玉,偏安在清华园,更何况,清华的东门,一群钢筋混凝土的结构,夺去了很多的注目。

人说,看景不如听景,也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可是不经意间,却让我欣赏到了荷塘的美,体会了淡淡的清香。

那是个初夏的早晨,下了一夜的雨,早晨也没有停。我撑着伞,匆忙去西门外面乘公共汽车,赶近路,就走了荷塘。

耳边只有哗哗的雨点声,打在伞上,打在树叶上。远处,雾蒙蒙的,都被雨水掩藏着,看不清楚岛上的树,像中国山水画上留白处与远处风景相接的地方,我不去看它。一夜的雨水,荷叶被水洗得很干净,荷叶的中间,会慢慢落进雨点,开始几点,像珍珠,晶莹剔透,在上面滚来滚去;像淘气的孩儿,不安生半分;又像是天使,为终于下到凡间而在欢呼。我觉得他们更像天使。你看,落的雨点更多了,那珍珠天使就很快地涨大,似乎要在我面前变成安淇儿。可是更淘气的荷叶是不想它成为天使,夺了自己的妩媚,就摇一下自己的腰肢,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轻轻地低头,把珍珠倒进了荷塘。接着又会有新的珍珠落进荷叶。

荷花是这里唯一的主人,仿佛只有在这时,她们才站得很高,有粉红,有洁白,玉立在雨中,雨点儿让她们更妩媚。好像在她们脸上涂了一层或浓或淡的粉,全部落进荷塘了。那花儿,好像自己也要嫩得出水了,像小孩的脸,真想去亲一口。可是,不行的,花儿会轻轻地摇,一个摇,大家便跟着摇。我笑,她们被吓到了,却跳起舞来。

你可以不顾伞上的雨点落在身上,尽情地欣赏这满塘的亭亭的舞女的裙,只有雨陪伴你。路上没有行人,也许时间太早,年轻的学生,还在梦乡里,梦着考高分,梦着情人,梦着远方的父母,却不会来欣赏这雨中的荷塘。

远处偶尔跑过一辆轿车,速度很快的,于是就有路边凹里的积水,被砸起来,像个跳水的运动员,带着些泥点,就钻进荷塘了。它们的入水动作,没有丝毫的浪花,也许到奥运会,能拿跳水项目的满分。可是,也有调皮的,技术不过关,跑来混事情,就淘气地跳在舞女的裙上,把那些美丽的裙子弄脏了。可是,不怕的,小天使会把舞女的裙洗干净,于是这荷塘又是洁净的了。

还要匆忙赶车,暂且把这一荷塘的舞女的裙,一荷塘的荷花,寄放在这里。只带走荷塘的清香,还有淘气的藏在我衣服里面的水珍珠。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