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张悦华——刺秦

    发布时间:2019-07-11        

深秋,掌灯时分,村支书老秦还在大队部伏案思索着什么。

忽然,一个黑影闪进了大队部,举木棒照着老秦的后背就要砸。

老秦头也不回,大喝:“马武住手!”

马武瞬间石化,呆愣在原地,心想他怎么知道是我?

老秦一边转身回头,一边摘掉老花眼镜,面对着雕像一般的马武乐呵呵地说:“我从老花眼镜里早就看到你的人影儿了。愣头青,砸坏了我你能落好吗?说,什么事儿?”

村支书没怪他,马武反倒不好意思,把木棒戳到脚边,急火火地说:“我要承包一块果园,我家孩子多,经济条件不好,想通过栽种果树,卖果子脱贫致富!”

老秦说:“你的想法非常好,可是现在地都分下去了,连最差的土地都承包下去了!”

马武这下子又急了,指着老秦支书说:“我早和你说我要承包,怎么不等我回来就完事儿了?”

“全村男女老少2000多口人,规定了上午9点投标大会开始,那就是上午9点,不能因为一两个人缺席就改时间。你为啥没来,这么大事都不上心!” 老秦也很生气。 

说到这,马武的眼睛里掠过一丝伤感:“本来是要投标的,可老娘突然摔倒了,急着送医院,就没赶上投标大会!”

“哦,你老娘怎么样了?”老秦有些意外。

“小腿骨裂了,在家养着呢!”顿了顿,马武提高嗓门,“你问这些废话干什么,我今天来,就是要承包上等果园的,没空跟你扯别的。你秦支书承包的果园肯定是村里最好的,赶紧给我让出来!”

村支书看着气急败坏的马武说:“行啊,那你就先跟着我去看看。你年轻,有上进心,愿意栽种果树我就让给你,前三年的承包款我已经交了,你就负责开荒种地就行了,只要人勤地就不会懒!”村支书的态度反倒让马武不知所措!

马武跟着老秦支书,绕来绕去,走到村西的乱葬岗子,停下了。马武正纳闷,老秦支书说:“到了,这就是我的承包地。”马武一愣,山坡上稀稀拉拉的几棵树,在月光下看得分明。本来就是山区,这十亩地的地面坑坑洼洼,又有好多坟茔,荆棘丛生,杂草遍布,几声乌鸦叫,令人毛骨悚然。原来这就是他的“最好”的承包地。

路相当难走。马武闷头跟在老秦支书身后,绕整个承包地转了一圈,发现眼前60多岁的老书记,头发在月光照射下更加花白了。深秋时节的山风很凉,老秦支书的头上却冒汗了。他的步履有些蹒跚,一边扒开荆棘,一边指点着马武,哪些地方该栽些什么树,树的间距大概多少……马武心里的怨恨已经随着艰难的步子一点一点消散了。原来,老秦支书把没人要的最差的山地承包了。

突然,老秦支书一个趔趄,身子向山崖边倒去,马武立刻拽住他的手,把他拉到了安全地带。惊魂未定的老秦支书搂着马武的肩膀:“这机会难得,不打算刺杀我啦?”两个人喘着粗气,对视一下,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心地笑了……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