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王树振——桐花飘香读宋词

    发布时间:2019-09-12        

暮春时节,桐花香飘四溢、沁人心脾,在梧桐树下徘徊流连,让人不觉忆起年少时在桐花满枝的梧桐树下读宋词的日子。

梧桐在华北地区十分常见,除了田野和坡岗的野生桐树,每家每户的院落里也都大量栽种,因为人们一直相信这样的俗谚:“种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因而,梧桐又被称为凤凰木──凤凰是何等高贵的鸟儿!作为择木而栖的良禽,庄子说它“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吃,非醴泉不饮”。那么,这能引来凤凰的梧桐,在我心目中自然也就吉祥而高贵了。 

春末夏初,不经意间桐花就开了,先是在枝头露出几串浅紫色的蓇葖,紧接着就有成簇的桐花绽放,一朵朵喇叭似的桐花倒悬着,在微风中摇荡,仿佛能听见清脆悦耳的声响。清明时节,花开正浓,一朵朵淡紫的花儿,开满了坡岗,挤挤挨挨地盛开着、摇曳着,挥洒着甜甜的花香,装饰着一树的清雅洁净。

清晨,站立梧桐树下,花香扑面而来,淡淡的清香中透着一股甜丝丝的味道。抬头仔细端详,花色后端微紫,前端由紫渐红渐白,一簇簇的,像极了倒挂的风铃,优雅而浪漫,绽放出一个淡雅别致的春天。晨风拂过,桐花轻轻摇曳,偶尔从枝头坠落,随风而去,仿佛词人的心境,恬静而又落寞,忧伤而又惆怅,慨叹着世俗的污浊,坚守着自己灵魂的高地。傍晚,花树香浓,芬芳醉人,混和着泥土的气息,在暮霭中氤氲。一家人坐在树下吃饭,与串门的邻居聊天,晚风吹过,送来阵阵清凉,抬起头,又是花开一树,异样的亲切与温柔。

春雨中的桐花,更是别有韵味。雨打芭蕉,平添愁绪,但淅淅沥沥的雨打在桐花上,也会让人生出一番落寞和惆怅。尤其是夜阑人静时分,看着窗外矗立的梧桐,不觉想起李清照的《声声慢》来:“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细细的雨丝悄悄地洒落在桐花上,仿佛在为她沐浴,而桐花欣然接受着这琼浆玉液般的洗礼,低垂着自己的脑袋,生怕雨水滴进了花心,惊扰了花蕊的一帘清梦。当清风徐来,朵朵绽放于枝头的桐花,在茫茫的烟雨中摇曳着柔美的身姿,传递出特有的雅韵和馨香。雨过天晴,朵朵桐花跌落了下来,坠在湿漉漉的地上,看着落地的桐花,空中低飞的燕雀,不觉想起晏殊的《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当最后一朵桐花由高空倏然坠落,当满树的桐叶如掌,随风沙沙作响,遮住夏日的曝晒,遮起一片阴凉,便知春天已到了尽头。

如今生活在都市里,想要再见到桐花的美丽,已实属难得,在梧桐树下读宋词的日子,更成追忆。唯有在寒酸的陋室,挑起一盏孤灯,翻看着发黄卷边的宋词,触摸着平淡寂寥的心境。朦胧之中仿佛又回到当年桐花烂漫品读宋词的日子,心里不知不觉地生出些许遗憾和怅然。忽然想起,是不是应该回老家看看了?去看看老家院子里的那株梧桐,是不是满树的桐花还在静静地绽放?去看看花香四溢的梧桐树下,是不是还有当年那个痴迷宋词的少年的影子?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