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朱启娴——聆听天籁之音

    发布时间:2019-09-12        

上个世纪中叶,拥有一台电子管收音机,还是很奢侈的事情,从广播里传出来的声音非常丰富,有老年人爱听的戏剧,有成年人爱听的新闻,有年轻人爱听的体育转播,有孩子们爱听的小喇叭广播,可我独爱听每段节目与节目间的过渡曲,像《喜洋洋》《彩云追月》《春江花月夜》等,百听不厌。那中国民乐特有的音符,揉弦后产生的曲曲弯弯的、柔软的余音,真像《列子·汤问》所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从乐曲里,我欣赏着由各种高低、粗细、强弱、快慢、长短不同无限变化的音符,组合成不同的声调、音色、拍节、节奏,这些虽然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但确实触动我的心弦,净化我的灵魂。我经常盼着那些正规的节目快快结束,好播出一首我喜爱的曲子,陶醉其中。 

上中学后,我每天早出晚归,听广播的机会就不多了。上大学后,我住校,就更没有机会听广播了。无奈,我硬是从本来就不多的伙食费里省下钱,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动手组装了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大二那年,“文革”风暴席卷全国,广播里除了八个“样板戏”之外,很难再听到其他的文艺节目。

听说,学校邀请中央民族广播乐团的演出队来校演出,同学们特别兴奋。晚饭后,大家早早来到学校礼堂,翘首盼着。大幕拉开,台下鸦雀无声。我睁大眼睛,竖起耳朵,乐队由一名二胡演奏者开场,委婉清丽的乐声尤如点点雨滴,滋润人们的心田。当前两首歌颂红太阳的乐曲演奏后,全场报以热烈掌声。此时,一伙人冲进礼堂,他们打着不许宣传封、资、修的幌子阻扰演出。至此,演出被迫终止,但中央民族广播乐团那高超的演奏水平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春雷一声震天响。1976年,“四人帮”被彻底粉碎了。1978年12月,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提出实行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政策。从此 ,中国打开国门,引进了许多先进的科学技术,也打破了束缚人们思想的精神枷锁。我的半导体收音机里,又传出了久违的悠扬、舒畅、委婉、和谐的民族乐曲。后来,从日本引进了磁带录音机、随身听,小小的一盒磁带可以存储大量乐曲,可以随时随地播放,简直太便利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科学技术不断进步,大哥大、PP机还没有用上,MP3和普通手机还没有用熟,智能手机便横空出世。一部小小的智能手机里,除了能打电话,还能发微信、听广播、看视频、上网购物……无所不能。这里能找到我爱听中央民族广播乐团演奏所有的音乐,《高山流水》带你走进万壑空山,去体会到那山的高耸和水的流动及山水间缠绵的声音,它们在听者中寻觅知音,向知音者传送着细腻的柔情。《春江花月夜》带你来到万籁俱寂的江畔,在银色月光下,只有那江水一会儿轻柔平稳、一会儿湍急奔放。而每听到《彩云追月》时,仿佛看见白云里穿行的月亮,想起逝去的祖母讲嫦娥奔月的故事,我便潸然泪下。我喜欢听《渔舟唱晚》《瑶族舞曲》《金蛇狂舞》等歌曲,这些歌曲伴着我一天天老去。

时代在变迁,人们生活越来越美好。如今,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国家大剧院聆听一场中央民族广播乐团演奏会,聆听这天籁之音。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的梦想就会实现的。我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