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李晹—津北公路秋景(外一篇)

    发布时间:2019-11-07        

津北公路

津北公路向东延伸,北侧是机场跑道,南侧是高速公路,它像针一样划过速度。只是,北侧的刻度在云中,而南侧的,是印在路面上的一个个数字,速度有时也能被捕获,被固定住的速度没有任何意义。

这条路从来都是喧嚣的,轰鸣声来自发动机,可能是汽车的,也可能是飞机的。只是,没有一个声音能够长久停留,匆匆而来又离开,声音有要奔赴的地方,那个地方,孤独狡猾地无处不在,却又善于伪装。

大路两侧的芦苇哟,生长出了自由的姿势,嚣张而随意,挡住了窥探玉米的眼睛。只是,玉米并不稀罕一双眼睛的检阅,只等待一只收获的手,我不曾生活在土地上,対土地有种与生俱来的生疏,这是一种罪过。

每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向东行走,我的家在西边,不论走向哪里,我都是个追赶太阳的人。只是,我的坐标不是太阳,而是家的方向,我喜欢归家的时候,脚踩在大路上,依旧顶着的那轮夕阳。  

小池塘

梧桐的叶子会有多少种颜色,可能只有雨水知道。从嫩绿到枯黄,每一场雨都像个阴谋,深知故事的结局只有一个,当叶子飘落的时候,那发出的最后一声叹息,告诉池塘,秋天是不可阻挡的。

小池塘的周围并不只有梧桐,最温柔的芦苇呀,随风飘动的时候像恋人一般,我想用那睫毛般的穗子扫过你的脸,却在靠近你的刹那弯折了细长的茎,靠近吧,彼此,请不要倔强地挺直腰板。

我沿着池塘踱步,一步,两步,三步,轻柔地与芦苇握手,原谅我不能一一喊出杂草的名字,我记得你们,在池塘边,就像我记得有鱼曾从脚下游过,秋天过去后,你们还会是这个样子么?

她羡慕在池塘边的人,多么美好的景致,水面随风飘荡,我摇了摇头,告诉她有人来自大湖两岸,湖水击打岸边,声音深邃空灵,充满了盛情邀约,后来,我去了海边,再也无法忘记海浪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