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张松新—将校园 写进“东丽故事”

    发布时间:2019-11-28        

那是在新中国成立第九个年头,三月的春风送我依偎在父母的怀抱。

“玉芝”是父亲按照家族女孩“玉”字辈儿,给我取的名字。父亲以《说文解字》中“芝,仙草也。”寓意五男一女的珍贵。母亲却给我取名“松新”让我随了哥哥们的“松”字辈儿。父亲说:“也好,咱闺女名字里不论是‘芝’,还是‘松’。出生于万物复苏的季节,注定与花草树木有缘啊!”

童年,在故乡赖以生存的土地上,春摞榆钱,夏采桑叶;秋打兔菜,冬割苇草。年复一年,终于背上书包进入小学校园。

喜欢读书习字,更喜欢这里土坯教室前,成林的枣树自然圈起的“围墙”。课上精神专注,课下玩得不亦乐乎:教室前,喜看鸟儿在枣树上叽叽喳喳嬉闹;教室后,聆听青蛙在稻田里呱呱逍遥。参加生产队劳动,踩踏麦苗发墩;学农基地泼水,分秧插秧挠秧。

上了中学和东郊师范,校园有了规矩的砖砌围墙,好在挺拔的白杨树依墙伟岸成行,使校园氤氲着无限生机和青春的力量。难以忘记天津师专进修的两年,课余时间与同学结伴到附近的人民公园里读书,闲倚僻静的古典长廊,享尽花香、草香伴书香的快乐时光。

师范毕业,我如愿走上了三尺讲台。植树节,我与学生们一起种下了有生以来第一棵树。从此,土生土长的我,随着年龄的递增,愈加深爱集生命与灵性为一身的花草树木。课间休息,与学子们眺望窗外的田野风光,曾为鱼塘粼粼,蒹葭摇曳,树木葱茏,鸥鸟翱翔而欣喜若狂,也曾以《窗外》为题,惋惜被楼房占据的绿地池塘。曾因“东丽公园”刚刚落成,急不可待地带着学生领略其间的自然风采,启发孩子们模仿《苏州园林》一文,运用说明文的方法,向大家介绍东丽公园的模样。还曾遗憾校园内大片的月季花被连根拔起。时日不长,花园改成了菜地:小葱玉立,萝卜招手,大白菜一轮一轮叶片紧抱。于是,我的笔下诞生了散文《校园那块菜地》,热情表达了对校园内独特景致的赞赏。

回首在党的阳光沐浴下,我从校园里成长,又回到校园培育祖国的栋梁。三十三年的教学生涯,学校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无不牵动着我的情愫。退休后返聘于花园、果园和校园融为一体的立德中学,委实难掩我的赤子衷肠:轻轻捧起脚下旋舞的落红,想起黛玉葬花的至纯至情。漫步一朵一穗组成花瀑的紫藤萝长廊,体味紫气东来的大美吉祥!一树树如雪的梨花,再现了古代诗人不朽的诗行。春华秋实变幻着多姿多彩的景象,将立德人勤奋、务实、敬业、严谨的校风校训逐一描画得意气昂扬。

书写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东丽故事”,让年逾花甲的我仿佛又回到了美丽的校园──我的第二故乡。怎奈我才疏学浅,难以描尽校园的“美妙”。在此借用才女周童在《她说:你,是反映自然之美的镜子》一文中的经典语句“当人的气息、气质与自然景物达到彼此融合……而这种相互融入式的美感,与个体散发出来的气质息息相关。”可见,美丽的环境育人,心灵美的人与环境相融相关。衷心地祝福我“故乡”的同仁与可爱的学子们:靓女,兰心蕙质;帅男,玉树临风!祝福我们伟大的祖国和谐自然,吉庆美满;青春不老,魅力永远!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