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赵宝山—“东丽故事”多姿多彩

    发布时间:2019-11-28        

《今日东丽》举办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东丽故事”征文,其结果可以用四个字概括:圆满成功。

阅读这数十篇应征作品,就像阅览多姿多彩的美丽东丽大地、幸福东丽人民、新的东丽时代、光明东丽前程;就像聆听悦耳动人的喜庆颂歌、快乐颂歌、赞美颂歌、感动颂歌。

《一条大河波浪宽》记载了一个重大的事件,“1955年,毛泽东主席就东郊崔家码头村妇女参加农业生产,作出批示:‘为了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发动广大妇女参加生产劳动具有极大的意义’,鼓舞人们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和干劲兴修水利,改造农田,发展生产。”六十年后的东丽城市化日新月异,“当村民告别祖居的老屋,住进环境优美、生活便利的高楼新厦,依然能与母亲河海河为伴,心中有无限的欢喜。被命名为海颂园、海雅园、海润园等一系列‘海’字打头的住宅区,蕴含着人们对于海河难以割舍的情怀。” 

改革开放思想解放。1979年一篇描写工厂改革的文学作品《乔厂长上任记》诞生,立即遭到某市大报的批判围攻,批判者中有文学界研究所的专家,定性为“反党小说”。这时东郊(丽)群众文学队伍勇敢地站出来,出刊《东郊文艺》专号,针锋相对展开反批判。“东丽故事”《报恩人民 献身文学》对此作了有声有色的颇有自豪的描述。《东郊文艺》专号在全国第一个吹响了正面评价《乔厂长上任记》的号角。后来《工人日报》发表陈荒煤等文学名流肯定《乔厂长上任记》的文章,上海《文汇报》发表社论《欢迎乔厂长上任》。当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评奖,《乔厂长上任记》荣获第一名,载入新中国文学史,成为作者蒋子龙的成名作,其“改革文学”系列创作从此发端。2018年党中央、国务院命名蒋子龙为全国“改革先锋”,而东丽文学群体则是维护“改革先锋”的先锋。所以,东丽“文学大区”崛起于“改革开放”新时期不是偶然的。涌现出数十位国家、省市级作家的东丽区被誉为“批评家、诗人、小说家、散文家成龙配套的极为突出的文学高地”,成为东丽区文化建设的一座里程碑。

《两度寒暑写默生》记下了这样一段话:“三十年代的文稿中现在讲,天津曲艺界的名人,我几乎都给他们写过传,天津戏剧界的我也写过许多‘家’,梅兰芳、孟小冬、马连良、金少山、程砚秋等等,我都为他们写过剧评文章,都专门采访过他们。”说这话的就是我们东丽的老乡──当年的文化记者李默生老先生,一代文坛巨人郭沫若都赞扬李默生的剧评文章。为了抢救性地挖掘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这位热心的作者四处寻访线索,终于在天津市图书馆收藏的“三十年代的旧报纸、杂志做成的微缩胶卷”上有所发现;“我用了整整两天时间查到了李默生的文稿三十余篇,并录下了全部的标题、年月、出处和梗概。”还有无数次地采访李默生老先生的记录,作者兢兢业业“整整两年的光阴,700多个日日夜夜,不时进入老人的故事里,分析、琢磨、核实、提炼”,几度易稿,终于完成一部纪实性人物传记《默生春秋》,为了研究探索东丽文化渊源作出了独树一帜的贡献。

《致敬,东丽文化气象》的作者显然是一位新闻工作者,开头一段以宏观的新闻视野,把自然现象衬托的社会现象作了概述;“深秋的东丽,秋兰飘香,天朗气清。秋日秋风,秋草秋水,把东丽的文明气息浸透得越发浓厚。”这是一篇信息量很大的通讯,其中 “厉害了,东丽有了科学‘小院士’”,公布了这样的可喜的信息:遵循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要让科技工作成为孩子们尊崇向往的职业,给孩子们的梦想插上科技的翅膀,让未来科学的浩瀚星空群星闪耀。”“十几年来,东丽区十分重视娃娃的科普意识的培育与激发,借助科学小实验和小发明,让学生们发自内心的喜欢和热爱科技,让他们真真切切地感受着科技的巨大力量。在全国科普比赛中,东丽区已连续十年获得大奖和一、二、三等奖;在中国少年科学院‘小院士’评选中,东丽区新立村小学的十名学生折桂入选。”这些“小院士”都是科学的希望之光,如果他们以报告文学主人公的身份出现在《天津日报·今日东丽》副刊上,也会把副刊照亮。

这次应征作品中,有些篇以文采见长。《娟子的新店铺》描绘了一个生动的经商女子的形象。选取人物与城市化建设发生利益冲突的对立又统一的过程,将类似小说情节的线索引入散文写作,产生了耐人寻味的阅读效果。其间娟子与作者的对立又统一,不仅丰满了人物性格,而且刻画了作者自己有情有义的形象。

《一条路与城里的距离》,这条路就是与作者的家乡相依相傍的津塘公路。作者是一位诗人,以充满诗情画意的语言赞美这条路旧貌换新颜:“这条路,连着过往的岁月印记,映衬着时代的斗转星移,更奔赴着未来的精彩与诱惑。路上,幸运的我们,送走了多少春夏秋冬,送走了多少饥馑和贫穷,迎来了多少宽敞与平坦,走来了多少福气与崭新……现如今,路两边的村庄已变成林立高楼,穿戴时尚、精神抖擞的新时代新市民,正迈开大步丈量着幸福的长度、时光的温度。”

《花园 果园 校园》把自然风景与社会风景亲切相连,发出赞叹:“驻足繁花似雪的梨树旁,对唐代诗人岑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形象比喻多了一份崇拜。雪似梨花,梨花如雪,可谓美哉,妙哉!美就美在适逢三月五日,是毛泽东主席为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题词纪念日。洁白的梨花啊,你开在三月,不正是雷锋一生为人民服务纯洁心灵的象征吗?妙就妙在‘三八妇女节’来临,老师们正在校园内进行各种趣味体育比赛。色彩鲜艳的运动服,在白色梨花的映衬下,愈加活力四射,夺目耀眼。”全篇花园、果园、校园三园相扣,美不胜收。

《又见家乡蓝蓝的天》在列举了人们自觉拥护并实践蓝天保卫的例证,突出地描写了一位中学生:“那天下午放学,寒气逼人,我见到逆风走在路上的一位中学生,他发现路边一个中年男子,把一堆垃圾点着,气味难闻的浓烟,滚滚地向晴空升起。这事放在以前顶多有人朝点火的人骂两句,没人理会这种‘常态’。可现在,年轻人的责任感越来越强了,他绰起手机拍下并立马拨打‘12345’举报。我问他为什么要举报,他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是蓝天铁杆的‘粉丝’,不容任何人糟蹋它。’回来的路上我耳边不由响起那句箴言‘青年兴则国兴,青年强则国强’,心里热乎乎的。”写得有正气有个性。

《乡愁,定格在老人的镜头里》选材独特,写的是张宝海老人拍摄“流逝的老家”村容村貌留下乡愁的事迹。“空客A320项目落户东丽,即将征用么六桥回族乡流芳台村全部土地。祖祖辈辈在土地耕种希望的纯朴农民们面临撤村搬迁,尤其那些老人们更是眷恋脚下养育几代人的土地,内心有些不舍。应当时流芳台村委会的邀请,张宝海和老友刘金镇不顾年事已高,不怕风吹日晒,扛着摄像机,迈着蹒跚步子,走遍村庄每个角落,拍摄大量素材。最终,他们用三年时间制作了时长达78分钟的大型纪录片《流芳溢彩》,受到村民好评。农历新年这一天,村民们在搬入华明新市镇举家团圆之际观看这部纪录片时,很多人流下了眼泪。此刻,张宝海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这篇散文也留下他“挎着沉重的设备在老村新城间穿梭的身影”,这是一曲独特奉献之歌。

《遗落在村庄的脚印》是一首写时代变迁的诗。以诗的容量写“变迁”很难。诗人以旧村庄的一个典型现象“我蹒跚学步时/留下的第一行脚印/是深陷在泥泞的车辙里”对比老年岁月“走在宽阔的大道通衢/不再续写踩在泥窝里的履历”,已经令读者感受到了时代的高新巨变,且在享受新生活时难忘“踩在泥窝里”的乡愁。有难忘,就是诗的成功。

这篇散文《妈妈》完全是从儿子爱妈妈的视角,写妈妈的家庭生活、性格,“我们母子相依为命,横下一条心一定要过上好日子。”“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妈妈脸上的笑容也一天天多了起来。原来除了上班从不出门的妈妈,现在每天早上都和楼里的老太太们一起去健身,开开心心从清晨就开始了。”聪明的作者通过写妈妈,深情地写出了时代的气息。

总之,这一批应征的“东丽故事”都是东丽发展的成功,美好生活的证明,都是东丽人民的心声,都是东丽大地的风景。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