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疏香——娟子的新店铺

    发布时间:2019-06-27        

一九七六年,小学一年级的娟子被选为少先队员,当时还叫“红小兵”,因为是第一批,人数很有限,那可是无上的光荣。可是这个神圣的希望在娟子的手里还没有被焐热,就破灭了,因为她出身富农,资格被取消了。

其实,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哪懂得出身是什么,然而,我们恰恰是在那个年龄,因为娟子的入队问题而懂得了出身的概念和它的重要性。娟子不但没有入队,还被幼小无知的同学们孤立起来。她的性格越来越内向,变得少言寡语。再也看不到她和同学们一起跳皮筋、扔沙包了,小小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雾霭,灰暗了。

上初中了,出身已不再重要,不知是阴影尚在,还是她已习惯了独来独往,她很少和同学们闲聊。除了课上偶尔回答问题以外,安静得几乎让人忽略了她的存在。

对于害羞的同学来讲,如果因迟到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教室,接受全班四十多双眼睛的同时审视,是最难为情不过的了。正因如此,娟子很少迟到。印象中,她仅有的一次迟到是在一个飘雪的早晨,当她不安地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几乎全班同学的眼睛都为之一亮,大红的围巾斜搭在她的肩上,挂满洁白的雪花,本来很白皙的脸冻得粉红粉红的,楚楚动人,和同学们青一色的条绒棉袄相比,她那件齐膝的黑呢半大衣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同学们的眼神都很惊异,刚刚意识到,班里居然还有位这么漂亮的女同学,就连正在讲课的年轻男老师都忘情地愣了好一会儿,甚至忘记发话让她回座,那局面令娟子羞得不知所措。

娟子漂亮又文静,像个大家闺秀。可她始终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们很难走进她的内心,像是两个世界的人,虽是同学,但无法沟通。

初中毕业,她没再继续上学,就这样,没有留言、没有告别,我们的分别很是平淡,可她留给我的印象极为特殊,我时常在脑海里想起她。

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前不久,我上班必经的一条店铺林立的小吃街上新开了张一家熟食店,时常听到老板娘很专业的吆喝声,刚出锅的熟食酱货的香味带着我熟悉的乡音,令我感觉非常亲切,不由自主地朝小店走去。我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像是娟子,可那银盆般的大脸、发福的身材、豁亮的嗓门又与那个安静得几乎让人忽略了她的存在的女孩儿反差极大。我带着疑惑在店门口站了好久,只见她身手麻利地从热气腾腾的煮锅里捞出色香味俱佳的肘子、猪蹄类的酱货,那纯正的香味简直就是挡不住的诱惑,引得顾客进进出出,生意真红火。她抬手擦汗时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我,一眼就认出了我,叫出了我的名字。真是娟子,她把顾客扔给身后的丈夫,将我拉到一边聊开了,丈夫、孩子、房子、生意……她的举止与我曾为她设想的温柔美丽的少妇形象大相径庭,但看得出,她过得很舒心很满足,那张美丽的脸因兴奋显得更加生动。她好像要把过去没讲的话都讲出来一般,让我感觉不到一丝的生疏与距离,自然产生了一种亲近感。为此,我时常感叹岁月会让人有如此之大的改变。以后,我时常走进这家小店,边买东西边聊一会,感受着她骨子里的豪放、直爽的一面,感受她勤劳经营小店铺的乐趣。有时我也会想,如果不是“红小兵”事件,她的人生可能会是另一种样子。

区内搞城区规划,娟子的店铺要因道路拓宽而拆除改建。

那一日都夜里十点钟了,电话铃突然想起来。原来是娟子,她情绪非常激动,气鼓鼓地发着牢骚:“我选个铺面容易吗,刚扎下根,创下牌子,又得搬,这损失大了,搞建设也得顾及老百姓的肚子,这一拆,少说也得一年半载才能建好,让我们摆地摊、喝西北风去……”我给她讲了区内进行城市化建设的宏观规划以及相关政策,劝导的话说了一箩筐,却换来她的不耐烦,非说我是吃皇粮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怨我不想为老同学讨个公道。还说,不但自己不搬,还要联合其他店铺去政府上访,争取更多的拆迁费。

我知道,不管她怎么顽固,最终的结果依然是由相关执法部门依法拆除店铺,到时候她的损失会更大的。怎么办呢?那一夜,我辗转反侧。突然,想起了前不久我在城建规划会议上采访时看到的城镇规划展示图,其中一张就是这条街道的规划效果图。

第二天一早,我从网上下载了那张彩色效果图,匆匆赶到娟子的铺子。一改往日我熟悉的酱香味,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呛人的紧张的火药味,小小的店铺里挤着近二十人,声称要去找上级领导讨个说法。我左劝右劝,娟子铁青着脸,根本就不用正眼看我,看样子她是真的要带着人去上访了。实在是劝不动了,我也急了:“真后悔交你这样的朋友,只知道自己挣钱,不懂得顾全大局,当初没让你加入少先队就对了,你还真不够格。”被我这么一激,她铁青的脸突然抬了起来,瞪着我大声说:“你走吧,我不用你做什么!”第一次被人这么不客气地逐出门外,我真的有些恼羞成怒了,我将那张效果图甩在她店铺的柜台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坐在办公室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回想起她刚才的眼神,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是愤怒?委屈?我怎么也猜不出,我后悔了,拿出这么牵强的一个理由来刺激她,不但不会起到好作用,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我办公室的窗户正对着政府大门口,这一天我真是坐立不安,朝政府大门口看了无数次,生怕在那里看到娟子的身影。直到下班,娟子也没有出现,我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下班了,我匆匆收拾了东西回家,其实我是很想在路过娟子小店时看看她在做什么。老远我就看见小店门口围着好几个人,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我的心不禁又是一颤,不知她又在搞什么花样。我快步如飞地走过去一看,原来墙上贴着的正是我扔在娟子柜台上的效果图。再看娟子正一声不吭地收拾着东西,不知是真的不知道我来,还是有意回避,她始终没有抬头。

一星期后,伴着挖掘机作业时的轰鸣声,娟子的小店和街上所有的店铺一起被夷为平地,小吃街变成了热闹的建设工地。

恰巧,我的朋友有一个位置相当不错的小货亭要转租,我便帮娟子联系了一下,她很高兴地搬了过去,生意毫不逊色。

每次路过她的小店,看着她一脸的灿烂,心里也有说不出的开心。她说,一想起半年后就能搬回去,想象着漂亮的街、宽敞的路、统一规划后干净整齐的店铺,就想笑。她还说,有老同学真好,真心实意地帮她。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