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东丽

兴农村

    发布时间:2019-01-11        

村情简介:兴农村,原名七车地,又名高丽圈、高丽台,“文革”时曾更名红光村。有236户,726人,土地面积1987亩。东邻永兴村,西北接大安村,南接苗街村。2012年春季开始,村民陆续搬迁到军粮城新市镇军秀园、军丽园居住。

 

村名的由来

  清朝末年,清朝交涉司官吏何怀德在兴农村所在地方置地种稻,因用七辆马拉水车拉水浇地,故名七车地。数年后,人口稳步增长,村庄逐渐兴旺起来。1937年,村民在日本人的压迫下为日军种粮,村名改为兴农农场,由来自朝鲜的一金姓人管理,故又名高丽圈。在朝鲜人的管理下,兴农的水稻种植业不断发展。日军战败前,七车地和高丽圈作为村子的通称被沿用下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高丽圈”这样带有日伪时期气息的村名不适合继续使用下去。村民们一致认为“兴农”最能够体现出村子悠久的农业发展史,于是取“兴农农场”中的“兴农”二字作为村名,沿用至今。

  兴农村子不大,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只有200多人,现在逐渐增长到700多人,但兴农的经济却在改革开放后飞速发展,真正实现了“兴农”的梦想。

  注:1996年版《东丽区志》载,兴农村民国初年建村。 

 

  讲述人:崔云山,81岁      

整理人:王   伟           

 

蛇  神  庙

  1939年,一场大水席卷了天津大部分地区,兴农村也未能幸免。洪水汹涌异常,众人乱作一团,所见之地已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村民们纷纷逃往各处,希望能尽快寻一处高地容身存命。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水势仍在不断加大。村民们在水中奋力前行,由于道路不平,再加上大水冲刷,时有村民不慎落入水中,沿途少壮便奋力将其救起。

  就在此时,忽听一声惊呼“有大蛇”,村民们循声望去,果然见到一条碗口粗的大蛇,由远及近,蜿蜒游来。村中妇女见到大蛇后大惊失色,赶紧将孩子护在怀里。村中一长者素来德高望重,挥臂示意众人不要擅自行动,停在原地观察大蛇的动向,只见大蛇向远处游去,眼见快出兴农村境内,长者突然高呼:“大家快随着大蛇逃命。”村民们听到老人的喊声,慌乱之中来不及多想,纷纷向大蛇游走的地方逃去。村民们越往前走水势越小,最后竟然走到一片开阔的高地。

  原来,长者观察到大蛇身躯庞大,又没有全部没入水中,所过之处水面略有浑浊,想必这大蛇是沿着地面蜿蜒爬行,而非在水中游弋,才会造成水中泥土掀起,水质浑浊,料定跟着大蛇就能到高地。村民们跟着大蛇躲过一劫。为了感激大蛇的救命之恩,洪水退去,村民在村中修建了一座蛇神庙。该庙在“文革”时被拆除。

 

  讲述人:崔云山,81岁     

整理人:王   伟           

 

高丽圈的高丽人

  自中日甲午海战后,朝鲜逐渐沦为日本的殖民地,不少朝鲜人为摆脱日本殖民统治逃亡到中国及其他国家。他们中有不少人参加了东北抗联,积极同日军作战,但有一些朝鲜人因长期受日本人奴化教育,在抗日战争期间成为日军侵华的帮凶,作为“大日本帝国”的二等公民,被当作“日本开拓团”的一员,派遣至日本占领地区服务。

  抗日战争爆发后,为了能更好地管理占领区,除扶植伪政权外,日本人还从朝鲜带来很多为日本服役很长时间的朝鲜人,雇佣他们管理其在中国的占领区。于是,在被占领的很多村子里,出现了日本人地位最高,朝鲜人次之,中国人地位最低的现象。直接管理中国人的是朝鲜人,他们作为二等公民,丝毫不顾同被奴役的命运,对中国人不留情面,压迫的手段也是多种多样。

  朝鲜人管理兴农村时期,克扣粮食威胁村民干活的事情时有发生。在那个年代,虽然兴农的水稻产量非常高,但中国人的食物却被严格限制,一点稻米都不能吃。每到收获季节,水稻收割后直接送到军粮城机米厂,机成米后运往前线充当日军军粮。如果发现中国人吃稻米,日本人便会将其逮捕,当着全村人的面进行鞭打,最后残忍杀害。不让村民吃稻米,但也不能让村民都饿死,所以日本人在其他地方调拨玉米面和高粱面,让村民每家分一点来维持生计。日本人分配的食物量非常少,根本吃不饱,为此,村民们只能靠吃野菜接济生活,遇到灾荒年景,甚至要靠吃树皮度日。

  同为被压迫民族,朝鲜人非但不同情村民,还与日寇狼狈为奸,使尽手法对村民进行迫害。他们对日本人毕恭毕敬,对中国人却是另一副丑恶的嘴脸,甚至用棍棒殴打中国人,所以被称为“高丽棒子”。朝鲜人在兴农的人数并不多,主要负责看管农场,防止中国人因为不服管制而发生反抗事件。他们仗着手里握有一点权力,便作威作福起来。每到发粮食的时候,总是慢吞吞地,平时同他们有过节的村民总被排到最后,得到的粮食也最差。朝鲜人总是认为村民们干活不积极,或者对他们有意见,所以刻意拖延发粮时间。村民们饿着肚子,敢怒不敢言,只能派代表去跟朝鲜人商量、说好话,直到达到他们提出的条件,朝鲜人才会组织发粮食。

  有一年,朝鲜人组织插秧,村民们从早干到晚,极其困顿劳累。朝鲜人可不管这些,为早日完成日本人下达的任务,故意延长上工时间,不让收工。好多上年纪的村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朝鲜人却认为他们偷懒,上去又打又骂。村里一个张姓小伙子年轻气盛,实在看不下去,找朝鲜人理论,提议让老人们先休息一下,剩下的活由年轻人来干。朝鲜人哪里听得进去?不由分说,拉过小伙子就是一顿暴打,然后将近两天不给他饭吃。就这样,一个壮年小伙虽没死也被折腾得只剩下半条命。

  后来,抗日战争胜利,随着日军撤走,大部分朝鲜人也回到了朝鲜,只有少数留下来在中国生活。兴农村现在也有几个朝鲜人,但过去这么长时间,大家也都不谈曾经的事情了。

 

  讲述人:崔云山,81岁     

整理人:王   伟            

 

敢想敢干的王成功

  在兴农村,没有不知道王成功(1931—2004年)的,他是兴农村的老书记、天津市劳动模范,也是兴农村的致富带头人。在王成功的带领下,兴农村不仅实现了从以农业为主到以加工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变革,而且还从军粮城地区比较落后的小村变成“好地方”,从原来没人敢嫁的“稻子沟”转变为现在备受远近姑娘们青睐的“黄金地儿”。

  20世纪50年代,王成功开始参与村务工作。“大跃进”的时候,他是一队的生产队长,他所在的生产队,历来都是村里完成任务最快最好的。那个年代,大家都是挣工分,整个村子是你穷我也穷、大家一起穷的状况。王成功看不惯这样死气沉沉的氛围,在他的提议下,一队开始在农闲的时候搞一些副业,如编麻绳、编竹筐之类,做好之后,王成功就拿着到镇上去卖。渐渐地,一队和其他队的生产成绩拉开了距离,到年末算工分的时候,一队的平均工分比别的队高出很多,一队队员的日子也比别的小队好过很多。这样一来,人人都想着要去王成功所在的小队,但一些思想比较保守的村干部,私下却在议论王成功看似越轨的行为到底靠不靠谱。

  王成功的计划不断延伸,在把一队的副业搞得有声有色之后,开始琢磨着开一家汽车修理厂。有了这个想法后,他经常往天津市里跑,跟别人谈合作,还商量着买地皮、买设备。王成功做得有模有样,村里的汽车修理厂也逐渐现出雏形。一些村干部担心他这样做不符合规定,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于是三天两头有人到王成功家劝说,让他先等一等,不要这么着急建厂,万一出了方向性错误,后果不堪设想。可王成功正在兴头上,干劲十足,谁也拦不住他,不到一个月时间,建厂前期准备工作就绪。

  村干部们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王成功的厂子还没有正式建成,“四清运动”开始了,王成功被当成典型抓了起来,挨批斗,住牛棚,不让他与家人见面,家中财产被没收,家里不但没了主心骨,日子也一落千丈。在被批斗的时候,王成功依然没有断了希望,他时常安慰家人,苦难只是暂时的,扣帽子也是暂时的,总有一天,国家会鼓励大家做大事,挣大钱,苦日子早晚会熬到头。

  乐观的王成功一等就是十年,平反之后,他又当上了一队的生产队长。大家以为王成功挨了整,会老老实实地务农,不会再胡搞瞎搞。令村民们没想到的是,刚平反第一年,王成功就又开始带领一队的队员搞起了副业。他决心要从头做起,把十年前没有完成的愿望实现。

  到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王成功看到这个好时机,先是带领村民们购买了十几辆拖拉机,组成拖拉机队,到各个地方拉货。然后又筹划建立一个服装加工厂,把兴农和临近的村民都召集起来做服装加工业。乘着改革的东风,服装厂很快建成。

  80年代中期的王成功,是兴农村最忙的人,他为了厂子能有更多的订单,一个月有20多天都在外面跑业务。在王成功的不断努力下,建成初期的服装厂仅仅凭借生产口罩、胸罩和卫生巾等产品,一年的生产总值就超过了100万人民币,这在当时可以说是一个发展奇迹。

  服装厂一点一滴地红火起来,王成功也从一队队长变为村书记。兴农村原来以种植水稻为主,由于海河建闸后水源不通畅,改成种植旱季作物。为了解决水源问题,王成功联系了水利方面的专家,给兴农村兴修水利。经过一段时间,村里的各条水渠顺利地通上了水,村民们又可以种植水稻了。直到21世纪初,因水源不足,兴农村才渐渐由水稻改种旱田作物。

  兴农村发展的点点滴滴都与王成功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发展的关键节点上,往往都是王成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兴农村才能够更上一层楼。90年代初,服装厂在全国各地红火起来,兴农村的服装厂效益受到冲击,产值不断下降,经济转型刻不容缓。在进行长时间的考察后,王成功做出向钢材产业转型的决定。在他的提议下,村里建成第一家钢材加工厂。事实果然和王成功预料的一样,90年代中国钢材产业发展势头一片大好,短短两年时间,兴农的钢材加工厂便又增加了好几家,村民们依靠钢材加工富裕起来。

  进入新世纪,兴农村的钢材加工业在天津市已小有名气,效益最好的一年,销售额达到130多亿,为国家纳税5000多万。

  不幸的是王成功在2004年去世,永远地离开了为之奋斗的兴农村。

 

  讲述人:崔云山,81岁     

整理人:王   伟          

致富带头人王金柱

  世人都说,虎父无犬子。在兴农村,王家出了个王成功,带领村民致富奔小康,而王成功的儿子王金柱,继承了父亲敢想敢干的精神,在其父开拓出的成功道路上继续拼搏奋斗,将兴农村带上了一个新高度。

  1960年出生的王金柱从小就受父亲熏陶,对任何新生事物都有浓厚的兴趣。1976年王金柱在军粮城中学初中毕业后,回到兴农生产大队务农。在生产队里,他跟着父亲东奔西跑,积累了不少经验。王金柱曾在村第一生产队担任出纳员和保管员,之后便走上了创业之路。他初生牛犊不怕虎,以投资入股的方式,组建了一个小型服装厂,加工手套、工作服等劳保用品。为开拓市场,他每年要在沈阳住上8个多月,骑着一辆破旧自行车把整个沈阳城转悠遍。牛刀小试虽然没有成功,却也为日后积累了从商经验。

  为谋求发展,1987年王金柱冒着风险闯入北京组建起一个金属材料加工分厂,为首钢加工。虽然年产值不足40万元,但总算站稳了脚跟。一次偶然的机会,王金柱得知首钢准备建立中板厂生产中厚板,他预测这种产品会成为俏货,于是抓住这个难得的机遇,跟随首钢人一起到秦皇岛安营扎寨,亲历了建厂、生产的全过程,后来成为这个企业在华北地区的销售总代理,组建起天津市丽兴物资公司,专事钢材经销业务。这就是今天位于兴农村的丽兴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的前身。

  天津市丽兴物资公司建成之后,村民们看到了做钢材的甜头,纷纷前来向王金柱请教,希望能在王金柱的扶持下自己开办钢材加工厂。王金柱看到村民的热情,心里也十分火热,把自己几年来在外看到学到的都讲给村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年之内就帮助几位村民办起了钢材加工厂。村里的钢材加工业规模越来越大,王金柱带着几位有头脑的村民在外跑业务,谈生意。凭借以往的经验和诚实守信的本分,他慢慢地开始在业界小有名气,跟他合作的客户越来越多。

  兴农钢材业发展之路上洒满了王金柱辛勤的汗水。他凭着诚信进北京、闯太原,继而拓展到内蒙古、东北和华北等地,与多方建立了稳固的合作关系。1999年王金柱因公外出遭遇车祸,由于感染而患上骨髓炎,大夫建议他截肢。王金柱被迫从天津转到北京治疗,虽然没有截肢,但瘫痪在床3年。治疗期间,王金柱依然忙碌,他边治疗边用手机为企业联系业务,并学会操作电脑,住院部成了他的工作室。痊愈后,他的腿部留下了终生残疾,但王金柱不管是坐着轮椅还是拄着拐杖,仍旧一如既往地去拼去闯。2003年6月,王金柱与业务人员一起去太原钢厂联系业务,他自己拄着拐杖一步步地挪到地处三楼的办公室。

  王金柱带动了全村53家民营企业的发展,村中形成“钢材一条街”。22家钢材企业中有9家与丽兴结成联盟,联合进货和销售。“钢材一条街”不断发展壮大,2005年总产量达到45万吨,销售总额达20多亿元。一位外来客商听闻钢材销售额如此巨大,不禁感慨道:“兴农村”简直成了“兴钢村”。

  由于工作能力突出,对村里的贡献显著,在其父王成功退休后,村民们一致推选王金柱接任村支书。上任伊始,正值“非典”肆虐,王金柱沉着应战,一方面自己出钱组织人力买来药物分发给村民,采取措施抗击“非典”,一方面把企业生产安排得井井有条。结果,企业生产不但未受冲击,经济效益还一路攀升。

  2005年,为了改善村民居住环境,在王金柱的大力推动下,兴农村启动了五项工程。一是发动村民集资249万元,兴修村内一条1500米长的村中心路,并安装路灯,改造下水管道,在这项修路工程中,王金柱带头捐款60万元。二是大搞植树造林,绿化环境。三是进行户厕改造,达到一户一厕。四是为每户安装太阳能热水器,解决村民洗浴难问题。五是村委会投资50万元,兴建一处2000多平方米的休闲娱乐广场,配有老年活动中心、村民学校和残疾人活动室。

  2008年,因工作业绩突出,王金柱被评为天津市劳动模范。

  讲述人:崔云山,81岁     

整理人:王   伟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