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东丽

李庄子村

    发布时间:2019-05-27        

村情简介:李庄子村,清道光年间(1821—1850年)建村,曾用名田子,“文革”时曾更名红卫村。有534户,1572人,除汉族外,有回族7人,耕地面积1240亩。位于街道办事处西南2.7公里,东与杨家泊和西窑接壤,西邻下翟庄,南靠海河,北至津塘公路。2007年,随着污染搬迁项目的启动,村民们统一搬迁到无瑕花园,主要居住在森淼里、民惠里、华盛里小区。

村名的由来

李庄子村是由田子、蛤蟆湾、喜鹊窝、李家庄四个小地方合并而成的。在这四个地方中,田子的历史最久远,可以追溯到清代道光年间。道光年间田子还是一块杂草丛生的荒地,田氏族人看到此地既有荒地可以开垦种粮食,又临近海河,农闲的时候还可以下海捕鱼,水陆交通十分便利,于是在这里安家落户,繁衍生息。由于田氏族人第一个来到这里开荒,所以被称作“田子”。

随着周围荒地不断被开垦,越来越多的人迁入此地,后来迁来的人居住在离田   子不远的地方,于是在田子周围逐渐形成三个人口聚居地——蛤蟆湾、喜鹊窝和李家庄。

蛤蟆湾因为临近海河,临海的土地被海河的潮水长期冲刷,形成一个个凹陷,渐渐地形成许多小湾,湾内有许多蛤蟆,每到夏天夜晚,蛤蟆的叫声此起彼伏,于是村民们便把这个地方叫作“蛤蟆湾”。

喜鹊窝是因为传说此处经常有喜鹊在树上筑巢,整天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于是村民们便给此处起名叫“喜鹊窝”。

李家庄里住的村民以李姓为主,李姓村民同宗同源,都是一个李姓大户的后代。这个大户因为逃荒,带着一族老小来到李家庄所在位置,在这里安家建房,买田种地,于是被称作“李家庄”。李家靠种田渐渐富裕起来,买了越来越多的地,周围的穷人都渐渐听说:李家庄有个老李家,钱多地多,需要雇大量的人去种地。于是穷人们卷起铺盖,往李家庄去打工。老李家的主人心肠好,并且自己家正好有地需要人耕种,再加上财大气粗,所以对来投奔的穷人们都来者不拒,将这些穷人雇作长工种地,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在李家庄定居。

随着海河水位不断上涨,河水渐渐淹没了靠近海河边的李家庄、喜鹊窝、蛤蟆湾的土地,于是三个地方的村民举家迁移到地势较高的田子里居住,由于这些村民中李姓人口众多,所以将“田子”改名为“李庄子”。    

讲述人:彭宗海,82岁                                                    

许德明,78岁                                                      

许德海,75岁     

许树亭,72岁                                                        

赵凤平,54岁                                                      

许作虎,46岁  

整理人:陈天诺      

王  八  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村民在农闲时没有事儿可做,觉得天天闲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便想出一个既可以自娱自乐,又可以锻炼身体的好方法——办个村里自己的花会,于是“王八会”应运而生。之所以叫“王八会”是因为花会表演队中有一名演员背上背着一只乌龟道具进行表演,村民们便打趣将花会称为“王八会”。

“王八会”表演队的队伍一般有二三十人,每到表演的时候,演员们穿上各色戏服,有的头戴玉冠,有的手持绸扇,有的挥舞长枪,脸上涂上鲜艳的彩绘,画上脸谱,扮作各种人物,这些人物角色有傻妈妈、傻儿子、青蛇、白蛇等。同时队伍尾部还有两名队员敲着手锣和腰鼓伴奏,前面的队员们浓妆艳抹,踩着锣鼓的节奏前进,模仿自己所扮演角色的各种神态和动作,队员们夸张的妆容和逗趣的表演往往引得观看表演的村民们哈哈大笑。

“王八会”在村里进行表演时,若行走的是小路,队员们则排成一列行走表演;若行走的是大路,则分成两列。“王八会”表演队途经的很多人家会自发地在门前摆张桌子,放上几碗茶水和点心来慰劳队员们。作为回报,队员们会在此稍做逗留,多表演几下以示答谢。

由于种种原因,“王八会”办了几年就消失了。不过村民们还一直保持着热爱文艺的传统。

讲述人:彭宗海,82岁                                                       

许德明,78岁                                                        

许德海,75岁                                                       

许树亭,72岁                                                        

赵凤平,54岁                                                      

许作虎,46岁  

整理人:陈天诺           

日军侵略与李庄近代化

李庄子村虽地处海河沿岸,但散布于海河沿岸几十处村落、渡口中,算不得隘口要津,所以在日占初期,除了偶尔的例行检查,日本军人轻易不会出现在村内。但村民对日本人却并不陌生,日本技术人员几次到村中修建近代化设施,当然,最熟悉的当属海河上频繁往来的日本船只。

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曾经活跃在海河水域的英美列强船只纷纷消失,与此同时,出现的是大量日本船只。彼时的李庄子村中,也有几条小船,但与规模庞大、乘风破浪的日本船只比起来颇显寒酸。几乎每日,村民都能看到日本大船经过,船桅杆上高悬着太阳旗,船身上漆着“XX丸”,碰到中国人所驾驭的小船,日本船只经常会猛然加速掀起巨浪,将中国船只拍翻,每当此时,村民在岸上都可以听到日本水手的嘲笑声。村民一方面恨日本大船在海河中兴风作浪,动辄就用大船掀翻中国人的小船或舢板,但另一方面对于日本船只现代化的程度又颇为佩服。

随着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不断侵略,小小的李庄子村终究也难逃日军的魔爪,日军利用汉奸维持会、米谷统制会大肆进行经济掠夺。与此同时,日军为提高生产效率,减少耗能,达到进一步掠夺中国资源的目的,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动了村里近代化进程。

日本技术人员到李庄子的第一件事,便是改良水稻种植技术,日本人雇佣大量农民,与其说是雇佣,倒不如说是半强迫农民为其劳作,日方以远低于市场价的钱财迫使村民为其开垦荒地,并组织村民进行科学耕种,之后再以低于市场价格的钱财强制“回购”稻谷。秋收时节,村民发现在这些日本人指导下的水稻亩产竟然比以往提高了五六倍,但还不待村民庆祝,汉奸便来到村中支使村民将水稻收割装车,运往军粮城机米厂加工。

不久村人更被汉奸通告,皇军一旦发现谁偷吃稻米,就用刺刀将其挑杀。日军在村里实行粮食配给制度,交出去的是稻谷,换来的是日方制作的一种以杂粮为主的混合粮食,不仅难以下咽,数量还有限,村民常常食不果腹,不得以冒着生命危险偷吃起了稻米。村民每次吃稻米前,除了安排人放哨探查日本军人动向外,还要预先挖出一个大坑,埋锅造饭,偶尔日本人寻着袅袅炊烟而来时,村民急忙将稻米、锅灶埋入深坑,等日本人一走再将锅灶挖出。

日本技术人员不但提升了水稻技术,还在李庄子村一带修建了十三拱桥、小锅炉、洋闸,甚至今日的津塘公路亦是对日本人当年“垫车道”的升级。当年日本技师修好小锅炉后不久,由于缺乏维护外加村民使用不当,小锅炉停止了运转。村民生怕日本人知道小锅炉停运后,会一怒之下责罚大家,便偷偷筹钱乘小船逆流而上,请来市里的中国技工对小锅炉进行维修。这种核心技术日本人又怎么会教给中国技工,中国技工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让小锅炉再次运转。

村民干脆死马当活马医,遍招附近一带的能人异士前来修小锅炉,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久日本人从汉奸口中听说小锅炉坏了的消息,便派了一名工程师来维修。日本工程师一到小锅炉可乐坏了,不知道哪儿来的神汉巫婆也跑来“修”小锅炉,小锅炉被贴了一圈神符,巫师正在旁边运气发功替小锅炉驱鬼呢。巫师替机器驱“鬼”,不但没能让小锅炉再次运转,还将村民们最忌惮的日本鬼子“驱来”一事,一度成为村民饭后谈资。日本工程师半个身子探入锅炉,不出十分钟,村民就听见小锅炉再次运转的声音。

讲述人:彭宗海,82岁                                                   

许德明,78岁     

许德海,75岁    

许树亭,72岁                                              

赵凤平,54岁                                                

许作虎,46岁  

整理人:冯牧野                        

名噪一时的五一阀门厂

李庄子村曾存在一个名噪一时的五一阀门厂,只不过现在已经渐渐不为人所知晓。五一阀门厂从20世纪60年代初起步,到90年代发展到最巅峰,后由盛转衰。90年代五一阀门厂的工人有将近200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时整个天津市所使用的水龙头阀门,有三分之一都来自五一阀门厂。阀门厂生意最好时,厂里每夜灯火通明,工人们加班加点地生产阀门,几台制造阀门的机器彻夜不停地运转,每天清晨,装货的大卡车必定准时停在工厂门口,工人们把一大筐一大筐崭新的阀门装上车,运送到天津各个区县。

提起兴办阀门厂的缘由,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故事。60年代初的某一天,村里突然来了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年轻人,村民们上前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个年轻人是从市里来的,其老家是李庄子村,此次是来投靠亲友。

有一次,村民们一起去田里给麦苗松土,年轻人也跟着大家一起下地,一到地里,只见年轻人拿起锄头对着麦苗就挥了下去,一锄头直接斩断了一溜刚刚长出新苗的麦子。村民们赶忙喊住他:“大兄弟,我们今天是来松土的,可不是来锄苗的啊!”旁边的村民也急忙把手里的抓钩(注:松土用具)递给他,手把手教他松土的方法。但是没在地里干多久,年轻人好像和谁赌气似的,把抓钩一扔,坐到田垄上。一起在田垄上休息的村民便和年轻人攀谈起来,这下大家才知道他为何会从繁华的市里回到落后的村里。

原来年轻人上过技校,毕业后分到市里的阀门厂工作。本来前几年在厂里工作很好,谁知今年厂里要将年轻人下放到邯郸去,由于不愿意离开家乡,年轻人便从厂里辞了职,回到老家种田。本想着种田很容易,就是锄地插秧收割的事,没想到今天下地一看才发现种田也是个技术活,一时之间还不能很快学会,年轻人越想心里越堵得慌,只好垂头丧气地坐在旁边。

听完年轻人的遭遇,村民们十分感慨,纷纷安慰年轻人让他振作起来。这时,有几个村民问道:“大兄弟,你说市里的阀门厂能赚很多钱,你又学过那么多的技术,我们村有这么大块的空地,我们乡里乡亲一起出点钱,是不是可以在村里开个阀门厂呢?”年轻人和村民们一合计,觉得这个想法十分可行,于是当晚就找村领导商量这件事,而村里正好也有发展工业的打算,大家一拍即合,说干就干。

万事开头难,何况又是在条件简陋的农村,村民们世代都在土里刨粮食,没知识没文化,突然要开办一间工厂,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但村民们并没有放弃开办阀门厂的想法,而是你一毛、我两毛地凑齐了买原料、机器所需要的资金,从市里买回别的阀门厂淘汰的皮带车床和制造阀门的生铁,又在村里找了几间闲置的破土房,选出村里十几个头脑灵活的村民作为工厂的第一批员工。由于这个年轻人是属于村里第五生产大队,阀门厂所占用的地属于村里第一生产大队,于是村民们将阀门厂起名为“五一阀门厂”。

为了尽快掌握技术,员工们终日不歇地在土房子里学习怎么看图纸,学习如何操控机器、学习阀门生产的“锻、车、磨、刨、铣”等程序,自己慢慢摸索,依葫芦画瓢,又请市里的工厂帮忙加工零件,几个月后,“五一阀门厂”第一批阀门成品生产出来。李庄子村因此成为附近村庄中较早开始走上工业化之路的村庄。

第一批阀门生产出来之后,村民们让村里最能说会道的村民背着阀门前往市里各个单位推销。由于阀门在市里本来就是供不应求的商品,而村里生产的阀门价格也比市里阀门厂生产的同质量的阀门便宜许多,所以“五一阀门厂”物美价廉的阀门一举抢占大量市场。一时间,“五一阀门厂”在市里声名大振,阀门订单纷至沓来,产品供不应求。

阀门厂继续购买机器,不断扩大生产规模,同时四处取经,请专家来指导生产。当时许多外省的阀门厂都慕名而来,到厂里观摩学习。发展到90年代的鼎盛时期,厂里根本不需要派销售员去各处推销,每天早上工人们一上班,就会看到来自各个单位的业务代表们早就站在厂子门口等着交定金购买阀门。

90年代后期,厂里最初的技术骨干卷款逃走,阀门厂资金链断裂。巨大的债务将阀门厂压垮,只好停产倒闭。当还完债务时,村里已经没有能力再重振“五一阀门厂”当年的雄风了。

讲述人:彭宗海,82岁                                                    

许德明,78岁                                                    

许德海,75岁                                                     

许树亭,72岁                                                       

赵凤平,54岁                                                     

许作虎,46岁  

整理人:陈天诺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