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东丽

务本一村

    发布时间:2019-11-13        

村情简介:务本一村,清朝末年建村,曾用名小马场,“文革”时曾更名东方红村。有829户,2220人,耕地1700亩。东至天津自行车分厂,西至务本二村,南至务本三村,北至津塘公路。

村名的由来

务本一村原属于务本村。北宋年间,务本村一带已有人烟。清朝末年,渐渐发展为自然村落。民国初年,人口渐渐多了起来。当地人觉得村子要发展,首先得有村名,所谓“名不正而言不顺,言不顺而事不成”,将村名以养育村庄的母亲河“务本河”命名,叫作“务本村”。此时村庄大约只有200人。

民国时期,时局动荡、多方混战,各军阀为了巩固自身利益,纷纷划地、圈地来巩固势力范围。冯国璋的部下曹锟看中了务本村广袤无垠的大片土地,占为己有,并建跑马场,在此处养马、训练陆军。务本村因此被称为“小马场”。“文革”后又更名为“务本村”。

1982年12月,“务本村”人口达到几千人,为便于管理一分为三,分别命名为务本一村、务本二村、务本三村。

讲述人:刘茂成,66岁,村干部

整理人:曹一鸣

务  本  河

在务本村曾经有位读书人,姓孙,日日悬梁刺股、寒窗苦读,一心想着能在科考中拔得头筹,封妻荫子。他的妻子刘氏,勤劳地纺纱织布,侍奉公婆,常陪其左右。不久,孙姓读书人参加县试,中了生员,取得了乡试的资格。接着,他又中了举人,准备参加京师的会试。临行前,他打点好行装,带足了盘缠,叮嘱妻子要照看好全家老小。

孙举人虽然踌躇满志,但此次赴京考试却名落孙山。他觉得无颜回家,同时京城烟柳繁华,也让他流连忘返,于是在京城乐不思蜀。

突然一天收到家信,信中说他的妻子刘氏身患重病,父母催他尽快回乡。孙举人连夜往家赶。到家后,其妻已离世,天人永隔,无缘再见。孙举人痛苦万分,开始反省自己的错误。安葬好妻子后,他开始奋发读书,精心准备第二年的会试。功夫不负有心人,此次考中了探花。

后来,孙举人在京师谋到一份官职,将父母接到京城赡养,唯一的缺憾是无法弥补对于妻子的愧疚之情。他记起妻子刘氏很喜欢侍弄花草,于是差人买了几十株小柳树、杨树,围种在妻子坟墓四周,以“柳”谐音妻子姓氏刘,来纪念他的妻子。几年之后,杨柳成林,遮天蔽日,这里形成了涓涓溪流。又过了几百年,溪水变宽,形成一条河,犹如一条玉带,环抱着村庄,蜿蜒流过。

民国时期,这条河流被当地居民称为“务本河”。“务本”二字源于《论语·学而》“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用以告诫子孙后代,为人要正直、仁爱,有孝悌之心,这是立身的根本。

讲述人:刘茂成,66岁,村干部                

整理人:曹一鸣                                                                   

从评剧团到小车会

务本一村曾有个风靡一时的评剧团。1953年前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出生的文化人刘昆,带领爱好评剧的村民自发组成评剧团。评剧团成立初期约有30余人,刘昆任编剧。评剧团属于公益性质组织,演出不收取任何费用。演出的剧目有《小女婿》《小二黑结婚》等,很受群众欢迎。但剧团的受众面比较窄,大部分是40岁以上中老年的村民,影响了剧团的进一步发展,四五年后,剧团宣布解散。

1958年左右,评剧团70%的团员和一些村民组织成立小车会,名噪一时。与评剧团相比,小车会受众面广,老少皆宜。逢年过节的时候,小车会的成员会走家串巷,绕村子一周,表演节目,诙谐幽默。特别是正月十五那天,村子里张灯结彩,男女老幼都从家里出来,站在门口等着小车会的演员们经过自家门前。

小车会表演时,一人推着彩纸装饰的小推车走在最前面,小车上载着青年人扮演的老太太,神态、动作惟妙惟肖,逗得大伙儿捧腹大笑。小推车的后面跟着各种滑稽扮相的演员,有的扮演背媳妇儿的猪八戒,有的扮演梁山伯与祝英台,有的表演踩高跷,有的假装在行进过程中跌倒,给村民带来无限欢乐。队伍中还有敲锣打鼓、掌握行进节奏的鼓手,他们为行进的队伍打着节拍,掌握着行进的步伐。小车会总人数约有二三十人之多,每次表演都热闹非凡。

改革开放后,小车会社团也解散了,但是村子里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还是会举办拜年等庆祝活动。

讲述人:刘茂成,66岁,村干部

整理人:曹一鸣

私塾老师卢志农

卢志农(生卒年月不详)曾是务本一村的私塾老师。他教书教了大半辈子,受人爱戴,为村民们所景仰,村民们都尊敬地称呼他为卢先生。

卢先生的家族是由远乡迁来务本一村。卢先生在现务本一村和务本二村的交界处办了私塾,招收不同年龄层次的学生,专门讲授《三字经》《百家姓》《增广贤文》等儒家启蒙经典。他讲课认真细致,办学严格,而且身体力行践行着儒家思想的传统——“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他不以办学招生来谋利发家,对于经济困难的学生予以减免学费。

有户人家,碰巧遇上荒年,农田几乎颗粒无收。虽然这家人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继续跟从卢先生学习,但没有钱付学费,就告诉卢先生,自家孩子不念书了。卢先生觉得很奇怪,便问那个学生,得知是由于他家里没有钱负担学费。卢先生二话不说,免除了那个学生的所有费用。村里人知道了这件事情,都很感动。于是,有的学生家境较好,看到卢先生生活不那么富足,就从家里拿来粮食和钱,带到私塾给卢先生。先生不收,那家就硬塞给卢先生,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学生们都将卢先生当作自己的亲人。卢先生教了一批又一批学生,育人无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府从各地的师范类学校招收教师,在全国各地兴办学校。卢先生所教过的学生,纷纷转入小学继续接受教育,入私塾的人数越来越少,私塾教育由此衰落。卢先生因此不再开办私塾,改行在村里开了间杂货铺,以维持生计、养家糊口。但是,杂货铺的生意却不兴旺,卢先生生活日渐窘迫,70余岁时与世长辞。因为卢先生的缘故,他的后人在村里备受敬重。

讲述人:卢玉瑶,81岁                                                                                                                                               

刘茂成,66岁,村干部                                                                                                                                      

整理人:曹一鸣

战时防空洞

1962年,撤退至台湾的蒋介石集团依仗美国提供的先进武器,看到大陆刚刚遭受三年自然灾害,民不聊生,便蠢蠢欲动,不甘偏安一隅,异想天开地想要“反攻”大陆。这时候的台海两岸局势紧张,危机四伏。

党中央下达指令,要求农村地区“深挖洞,广积粮”,做好战略防御措施。

为响应中央号召,务本一村修建了很多防空洞。有的建在村口,有的建在自家后院,有的直接修筑在自家里屋。防空洞洞口不大,但进去后里面很深,可以容纳全家人。如果有敌机来此地骚扰、巡视,村口会拉响警报,村民则能够快速躲进防空洞避难。

不过,随着后期政局的日趋稳定,这些防空洞并没有投入实质性的使用。20世纪90年代,缘于防空洞深处地下、冬暖夏凉的特性,一些村民常常将瓜果(西瓜、香瓜、苹果、梨、黄桃、葡萄等)贮存在防空洞里,进行日常保鲜。

后来,家家添置了冰箱,战时防空洞就渐渐废弃不用了。

讲述人:刘茂成,66岁,村干部

整理人:曹一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