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东丽

小东庄村

    发布时间:2019-12-24        

村情简介:小东庄村,清光绪五年(1879年)建村,曾用名东小庄,“文革”时曾更名卫东村。有1099户,2365人,除汉族外有回族22人,满族1人,耕地3070亩。东至十三顷,西至东河,南至津塘公路,北至京山铁路。

村名的由来

清光绪五年(1879年),张八爷在小东庄设立一个粮店,名为“裕发号”,经营稻米贩运,又招募壮丁来此垦荒,保证粮店的稻米来源。从此之后,陆续有佃户在此地定居下来。

后来,清政府为缓解严重的流民问题,下令将包括小东庄在内的大片荒地“开渠三道,分地为排,出示招民认垦,开种稻田”,并“发给执照,内有‘永远为业’字样”。各地的农民纷纷前来垦荒,一些来自河北和山东等地的贫民来到此地,同“裕发号”的佃户一起,将大片荒地开垦成肥沃的良田。此地渐渐形成一个村落。因为此地在所有五十六个排地中位于东河以东,所以被称为东排地,初名东小庄,人数渐多后改名为小东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西房子村、南房子村并入小东庄,共同组成现在的小东庄行政村。

注:1996年版《东丽区志》载,小东庄村为清朝末年建村。                                                                                                                             

讲述人:刘印奎,74岁                                                                                                                                                             

孟繁志,66岁                                                                                                         

整理人:郝         爽

作恶多端的日本岗哨

京山铁路是连接北京和山海关的一条交通要道,可延伸到沈阳、哈尔滨,是连接东北、华北的重要干线。抗日战争爆发,日本人迫不及待地占领了这条他们垂涎已久的铁路,并在沿线地区设置了不少岗哨。京山铁路小东庄段当年设有岗哨,这些哨兵和其他日本侵略军对村民们犯下了难以饶恕的罪行。

岗哨设在小东庄村北,由四五个日本兵专门负责把守。日本兵刚来的时候战局还不太明朗,他们在值班之余就龟缩在哨所内,很少出来。后来随着国民党军队在华北、华东、华南地区的一退再退,所谓的“大东亚圣战”似乎已经胜利在望,日本在华北占领地区搜刮的各类物资也源源不断地通过京山铁路运往伪满洲国,一连串的胜利强烈地刺激了岗哨执勤日军的情绪。每当日本军列从这里经过,岗哨里的士兵就站成一排,向着他们天皇所在的东方兴奋地大喊:“板载(万岁)!板载!”癫狂之情溢于言表。

日本兵除了看守铁路沿线外,还要对穿越铁路的村民们进行检查,他们规定:村民要是想穿越铁路,必须携带所谓的“良民证”,不准在行李中私藏稻米、洋火等物品。每次有村民要过铁路去办事,他们总会借口搜查违禁品,将村民所带的物品翻个底朝天,要是村民露出一丝不快,他们上前便是一顿拳打脚踢。后来,这些日本兵们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虚荣心,要求经过的村民都要向他们鞠躬。碰到有些老人年龄大了,行动迟缓,腰弯不下去,他们便派一人强制将老人的腰弯到90度,老人往往撑不下去倒地不起,而一旁的日本兵却哈哈大笑,以此取乐。

村民们手无寸铁,面对装备着钢枪刺刀的日本兵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里咒骂这些鬼子早些完蛋。大家每天下地干活都得经过岗哨,只好绷紧神经,小心翼翼地祈求自己没触犯那些规定。可百密终有一疏,一次有位村民从东大桥办事回来,由于走得匆忙,将“良民证”落在了那里。经过岗哨时才想起来,他想自己上午刚被检查过,也许日本兵能够允许自己先过去。没想到日本兵见他拿不出“良民证”,根本不管他是不是本村人,一把将他推搡到一边,让他回去。村民比划着试图告诉他们自己上午刚从这里经过,一旁的日本兵见他不肯走开,不分青红皂白就用枪托砸了过去。这位村民躲闪不及,被砸中太阳穴直接倒地昏了过去。其余士兵见状纷纷效仿,枪托如雨点般砸在村民身上,最后将这位村民活活打死。随后,日本兵把尸体拖到一边,得意扬扬地向过往村民展示他们的“战果”。

抗战胜利后,这个岗哨的日本兵奉命向中国军队投降,后作为战俘被中国遣返回国。当运送这些日本兵的火车经过时,村民们都跑去观看,看到这些昔日里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皇军”士兵如今这般垂头丧气,心里真是痛快,纷纷欢呼庆祝。

讲述人:刘印奎,74岁

孟繁志,66岁                                                                                                                                                   

整理人:胡民东

聂四爷安电灯——真较劲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村里来了个叫横仓的日本商人,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如果把他放在人潮中,很难立即辨认出他是日本人。

由于当时日本正大举侵略中国,所以起初村民们对横仓都充满敌意。但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村民发现横仓并不似一般的日本侵略者那般狡猾邪恶,相反地,他总能给村里头带来许多长见识的舶来品,而且横仓很喜欢小孩,经常与街上遇到的小孩分享新进的糖果。所以,即使遭到家长三令五申禁止与横仓接触的警告,小孩子一见到横仓,依然会立马跑到他身边,向他要糖果。村里头有户农民,平时热心帮助街坊邻居,大家都叫他“聂四爷”。聂四爷也跟村里的其他人一样,对横仓抱有警戒的心态。

一天傍晚,横仓经过一户人家,发现小孩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做作业。横仓心疼地向小孩的家人建议道:“你们应该通上电,让小孩在明亮的灯光下学习。昏暗的光线会影响到孩子的视力。”孩子的家长认为横仓猫哭耗子——假慈悲,遂打发他离开。

横仓想给村民家里通上电,村民不理解,横仓就想让村里比较有威望的聂四爷起带头示范作用。不料,聂四爷张口就否决了这事。横仓知道大家的心思,没有强求,而是转向聂四爷家中的孩子,询问他们想不想在晚上也有个小太阳,不用担心走夜路,不必在黑漆漆里摸索,不靠煤油灯昏暗的灯光学习。小孩子被他所描绘的“光明”感动,憧憬着这样的画面。看着小孩眼里闪现的光芒,聂四爷不再执拗,勉强答应,不过有个前提条件,如果横仓没有实现他的诺言,从此他便不能与村中任何小孩接触。

横仓爽快地同意,立马干起活来。他请来自己熟悉的电工给聂四爷家里通电。没几天,聂四爷家里成功地通上了电。在电灯打开的一瞬间,聂四爷同他家中的老老少少一样都被突如其来的明亮所震撼,原来夜晚也能如此亮堂。小孩在电灯底下活蹦乱跳,嘴里不住地叫嚷道:“小太阳来我家啰,小太阳来我家啰……”聂四爷嘴上不说,但心里暗自嘀咕,居然把夜晚整出了白天样儿。

灯光的照耀,打破了夜晚的黑暗。家里的老少都对电充满了好奇,喜欢久久地待在有电的地方。聂四爷索性在自家的门洞、厕所等处都装上了灯泡,一共安了十几个电灯,心满意足地徜徉在光明之中。没料到,收电费时他却傻了眼。这事被村民们传为笑谈,大家还编了句歇后语:聂四爷安电灯——真较劲!                                                           

讲述人:孟繁志,66岁                                                                                                        

整理人:陈        金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