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

书写跤坛文学的自信与担当

作者:张轶娜 秘茜     发布时间:2019-10-25        

姚宗瑛(右一)与赵宝山老师就文学作品进行交流

一个精通中国式摔跤的人写中国摔跤题材的文学,这不单是中国跤坛第一人,又是中国文坛第一人。他从“摔跤”这个熟悉的领域切入,创作了《跤坛风云》《跤坛风尘》《跤坛风流》“跤坛三部曲”,引起文坛与跤坛的轰动。之后,又陆续创作了散文集《岁月无痕》和长篇小说《天时》《赌跤》。更可喜的是《赌跤》入围2019年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这是天津的骄傲,更是东丽区文学成就的体现;这位一直以“文学”的方式,为振兴中国式摔跤“鼓”与“呼”,就是东丽作家──姚宗瑛。

2018年,年逾七旬的姚宗瑛创作了第五部长篇小说《赌跤》,该书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同年5月,在“2018书香天津·春季书展”的《赌跤》签售现场,购书者早早排起长龙,有习武摔跤的武林高人,有活跃在文坛一线的文化名人,但更多的是素未谋面的读者,许多人连买带捎几十本,瞬间出版社带来的几百本书抢购一空,令姚宗瑛感动。

《赌跤》展现了天津卫跤坛好汉不畏强暴、侠肝义胆的民族气节和爱国情怀,是姚宗瑛继“跤坛三部曲”之后,又一部塑造跤坛豪杰的长篇力作。这部30万字的章回体长篇小说,倾注了姚宗瑛大量心血,延续着他对中国式摔跤的热爱,讲述了鲜为人知的跤坛故事,弘扬中国式摔跤这项传统运动,用他厚重的笔墨书写跤坛文学的自信与担当。

究竟姚宗瑛是如何走上文学之路,又如何在文学与摔跤之间穿针引线呢?让我们一起走近东丽作家──姚宗瑛。

想当作家,那是痴心妄想

年少时,姚宗瑛爱读书,尤其爱读经典名著、武侠小说、人物传记、百科全书等等,甚至连小人书都是他涉猎的范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这句话在姚宗瑛身上得到了充分的验证。一次上语文课,姚宗瑛看到同学们的书桌右上角都摆放着作文本,这才想起自己忘记了老师留的作文作业。他知道下课后就要交作文,立刻边听课边补写作文,连草稿都没打,直接往作文本上写。这次作文,全班只有两人90分,他是其中一个。同桌不无调侃地说:“姚宗瑛,将来你能当作家。”姚宗瑛心想:当作家,那是梦想、幻想,甚至是空想、痴心妄想。不过,那时姚宗瑛确是一棵写作的好苗子。

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1962年,高考落榜的姚宗瑛,到东郊区增兴窑大队插队务农。增兴窑村菜粮兼作,一年四季都忙。即便是冬闲也因为挑河打堤、挖沟积肥变为冬忙,姚宗瑛整天累得七死八活,哪儿还敢奢谈当什么作家!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又打开了一扇窗。姚宗瑛的三哥是摔跤运动员,他从小在三哥的熏陶下也好摔跤。务农期间,姚宗瑛利用劳作之余,每天雷打不动地就是练摔跤。农忙季节,生产队五点上班,他把闹铃定在四点,练功一小时后再去干活。晚上,他不是去天津第二文化宫,就是去大直沽跤场摔跤。临睡前,他还要练功。即便三九天,他也要练出“三番汗”之后才回屋睡觉。

在插队的13年间,姚宗瑛吃苦耐劳,刻苦训练,不仅得到了河东区摔跤队教练王宝禄的指导,还拜了跤坛义侠白宝森为师,跟随名家学习摔跤,在一招一式中领悟中国摔跤的最高境界。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姚宗瑛持之以恒地练摔跤,频繁参加各类摔跤赛事,逐渐得到了成长和历练。他曾在天津市摔跤比赛中,赢过重他一个级别的天津市冠军,打败过同级别的河北省亚军,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优秀跤手。可惜,“文革”风暴席卷全国,姚宗瑛的摔跤黄金时代连同当健将的梦想付诸东流,成为终身遗憾。

摔跤梦,破灭了,生活还要继续。1979年,姚宗瑛通过刻苦努力,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万新庄中学国办教师资格,从此弃跤从教。第二年,姚宗瑛看到同事参加文学活动,勾起了他写作的欲望,也点燃了他的文学梦想。于是,他向同事提出也想参加文学活动。同事没言语,那眼神分明透着不屑和惊诧,从生产队出来的“泥腿子”,业余爱好是摔大跤,怎配步入高雅的文学殿堂!那蔑视的眼神,至今姚宗瑛记忆犹新。同事不帮忙,姚宗瑛就自己投石问路。他把学校欣欣向荣的景象写成了散文《万新庄中学的春天》,寄到了《东郊文艺》编辑部。不久,这篇作品发表了,当时编辑还给这篇文章写了“编者按”,让他兴奋不已。

记得一位企业家这样说:“一个人要实现自己的梦想,最重要的是具备两个条件:勇气和行动。”正是这份勇气和行动,让姚宗瑛一发不可收,陆续发表了《手足深情映千春》《月牙河情思》《情系中国跤》《精气神》《江湖摔跤人》等多篇文章。他重拾手中的笔,尽情抒发自己的情感,在文学路上不断追逐着自己的文学梦。

“我享受着文学带来的快乐。”

选择文学,便选择了一条寂寞之路。姚宗瑛在这条路上,如孤独的旅者默默地行走着。

多年来,在姚宗瑛的内心有一团文学创作的火苗在燃烧着,不断驱使着他要用笔写出来。写什么呢?写他景仰的人,写他刻骨铭心的事,写他割舍不断的跤坛情,写他无法忘怀的摔跤人的义。姚宗瑛说:“我不能在跤场上厮杀了,就纸上谈兵写摔跤。” 1984年,姚宗瑛的处女作小说《出山》发表在《新港》杂志上。当他看到用心血和汗水写出的文字变成飘着墨香的铅字时,已是“漫卷诗书喜欲狂”了。

“以前,摔大跤的大都是蹬三轮、赶大车、扛大个的苦大累,他们缺少文化,会摔跤写不了摔跤。作家中又多是斯文人,极少有人懂摔跤。我是摔跤的出身,有点文化,我要写出跤场上的苦与乐、情与恨,以跤手之心,写跤坛之魂。”

1984年,姚宗瑛任东郊区校办工业公司经理时,用8年的业余时间写下了24万字的长篇小说《跤坛风云》,先在东丽区《群众作家》杂志上连载,后在《天津工人报》连载。1992年,《跤坛风云》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读者众多,好评如潮。

读者喜欢看姚宗瑛创作的跤坛作品,这给姚宗瑛的创作注入了无穷的动力。继《跤坛风云》之后,他相继创作了长篇小说《跤坛风尘》和《跤坛风流》。《跤坛风尘》在《天津农民报》连载后,1997年由百花出版社出版,当年获天津市“文化杯”长篇小说一等奖。已故著名作家冯育楠评论《跤坛风尘》:“摔跤之技人们耳濡目染司空见惯,大家过于熟悉的东西难以产生吸引人的魅力,著书立说谈何容易!……翻卷偶看,很快沉浸于作品那跌宕起伏的故事长河中,我不得不为他笔下的跤坛群英拍案叫绝!”

随后,长篇小说《跤坛风流》在《今晚报》报以《跤王》为名连载,反响热烈。一次,姚宗瑛外出打车,遇到一位司机师傅正专注地看《今晚报》上连载的《跤王》。一路上,姚宗瑛饶有兴趣与司机师傅攀谈起来,当听说自己车上坐着的就是那个写《跤王》的人,下车时,司机说什么也不收他的打车费。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

由蒋子龙作序的《跤坛风流》2000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至此,姚宗瑛的 “跤坛三部曲”,填补了我国长篇小说摔跤题材的空白,并被中国现代文学馆和天津体育博物馆分别收藏。

评论家夏康达曾这样评价姚宗瑛的“跤坛三部曲”:他挖了自己的一口深井,坚守自己的传统信念,在全国颇具特色,摔跤题材的小说,群众喜闻乐见。2001年,姚宗瑛被吸纳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被称为跤手撰写跤坛长篇小说的第一人。

“跤坛三部曲”受到了专家的充分肯定,也得到了读者的认可,更是摘得一个又一个的文学奖项。

然而,又有谁知道姚宗瑛在文学创作中经历了什么呢?

写作要耐得住寂寞和孤独。姚宗瑛喜好文学,像喜好摔跤一样。喜好的活再累也不觉得累,更不觉得苦。以前,姚宗瑛都是手写稿,酷暑怕手臂汗水洇湿稿纸,他戴上套袖写;严冬冻木了腿脚,他围上棉被写。长期伏案写作,姚宗瑛落下颈椎疼痛、手臂酸麻的毛病,甚至腕关节劳损、肿胀变形……他都咬咬牙挺过去,也从没有停下手中的笔。一部长篇小说几十万字,几易其稿,精益求精。姚宗瑛说:“这些付出都不算什么,因为写作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就跟人渴了要喝水,饿了要吃饭一样。所以,别人看来是苦事傻事,我却乐此不疲,享受着文学带来的快乐。”

“真怕老祖宗留下来的好玩意儿,传到我们这一代绝了根儿。”

自古,天津卫就以天子渡津的古城血脉,历经600年风霜雪雨,荟萃了神州各地的英雄豪杰,更孕育了众多的跤坛高手,也产生了不少关于摔跤的奇闻轶事。姚宗瑛说:“会摔跤的没有我这点文学功,而有文学功的又不大精通摔跤。写跤坛,我责无旁贷。”

姚宗瑛知道,跤坛前辈虽然有本事,却过着清贫的生活,甚至撂地摔跤卖艺换钱。摔跤人骨子里有一种“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精神,而有些人却说他们是“耍胳膊根儿”的,姚宗瑛要为其正名。“中国式摔跤是国粹之一,是文化长河中的一块瑰宝啊!我和跤坛‘老练儿’真怕老祖宗留下来的好玩意儿,传到我们这一代绝了根儿。”

2003年姚宗瑛退休了。退休后除完成了一部描写城乡接合部农民命运的长篇小说《天时》外,还是放不下“跤坛”,于是,他又创作出30万字的鸿篇巨作《赌跤》。该书以跤求存、以跤会友、以跤看德、以跤传承、以跤惩敌,以一个“跤”字贯穿始终;姚宗瑛用文字呈现了一幅中国式摔跤的生动画卷,这代表着津味武侠小说的强势回归,更是适应时代特色的充满正能量的小说。

《天津日报》副刊编辑写了《跤手写跤魂》作为《赌跤》代序,“整部《赌跤》,读起来令人荡气回肠,读者始终被书中人物命运所牵引,小说中的正反两方面人物交锋,自始自终处于针锋相对的状态,正义必定战胜邪恶,这便是小说内含着一种精神:文以评心,武以观德。不管习文的练武的,都要有中国人的良心,良心是摔跤人的魂。”2019年5月,《赌跤》入围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并在《文艺报》上公示。这是对姚宗瑛文学路上辛勤耕耘的再次肯定。

著名作家蒋子龙一直关注姚宗瑛这个津味武侠小说作家的成长和成熟,曾这样评价:“他的文字风格也带着摔跤手的迅捷和硬朗,实打实,硬碰硬。但刻画摔跤和搏击场面,却纯熟而精到。一招一式都可以演练出来,喜欢武术和摔跤的人,完全可以把此书视为趣味教材来读。”

姚宗瑛爱摔跤,爱得这样痴迷。他写了不少为振兴中国跤“鼓”与“呼”的文章。尽力《为跤坛豪杰扬名》,宣传《我爱中国跤》,畅述《中国式摔跤的联想》……之前,增兴窑跤场请姚宗瑛去当教练,他欣然而往,无偿传技,不取分文。他还上电视表演和解说摔跤,为摔跤的纪录片撰稿。总之,他要努力弘扬中国式摔跤,创作出更多现实题材作品,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正能量的精品力作。

托尔斯泰说:“一个人若是没有热情,他将一事无成,而热情的基点正是责任心。”姚宗瑛立志用自己的血性文字,为跤坛著书立传,传承中华体育之脉,书写跤坛文学的自信与担当。已经76岁高龄的姚宗瑛,老年生活特别充实,打乒乓球,指导摔跤,老当益壮,每天4小时的写作时间更是雷打不动,“文学”已经融进他的血液中。

姚宗瑛常说:“我这个摔跤汉子能在高雅的文学殿堂上立足,要感谢专家、师友的不吝赐教,要感谢东丽‘文学大区’这片沃土对我多年的培育,更感谢我文学路上的领路人对我的细心扶植。”如今,姚宗瑛通过勤奋努力,实现从跤手到作家的一生跨越。我们衷心祝愿作家姚宗瑛这棵长青树,在文学路上永远长青。

编后:

姚宗瑛为人正直,心地善良,性情豪爽。不管做什么事,他都脚踏实地,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一步一个脚印去实现自己的目标。他练摔跤,不叫苦、不怕累,敢打敢拼,骨子里透着不服输的劲儿。他写文章,心静如水,不被纷繁的世界所动容。对待文学,他如虔诚的朝拜者,怀着一颗敬畏之心,在文学路上默默耕耘着。他不忘初心,凭借一摔跤人的侠义心胸、英武之气,用心用情写出中国跤坛之魂,勇攀文学创作的一个又一个高峰。

 

热点新闻